觀點投書:罷韓的政治語言,高雄人聽不膩嗎?

2020-06-03 05:30

? 人氣

作者認為,罷韓團體「仇恨值滿檔」,不顧韓國瑜「極力營造對話空間」的誠意。(資料照,黃信維攝)

作者認為,罷韓團體「仇恨值滿檔」,不顧韓國瑜「極力營造對話空間」的誠意。(資料照,黃信維攝)

台語俗諺說「龜笑鱉無尾」,過去綠營總是愛嘲諷韓粉偏激、不理性,隨著罷韓投票日逼近,雙重標準、仇恨動員、看到黑影就開槍,,綠營的脫序演出可謂是有過之而無不及。民主社會本來就應該尊重各自信仰,一再製造仇視對立、拒絕對話,堅稱唯有己方陣營才是絕對價值,這豈不是開民主倒車?

罷韓團體近來火力全開,韓國瑜任何作為都能挨罵,罷韓領導人尹立日前按鈴控訴韓市府砸錢發文宣,利用公帑反罷韓。外人不明究理也就算了,尹立身為高市府前文化局長,怎麼可能不知道花媽時代類似的市政文宣發得更多、做得更精緻,昨是今非的雙重標準,尹立根本只是在為罷免做宣傳。

尹立27日赴雄檢按鈴控告韓國瑜,指控距離6月6日罷免投票剩10天,卻「大撒幣、反罷韓又一個五千萬元」涉嫌違反選罷法及貪污治罪條例等罪。(圖/徐炳文攝)
罷韓領導人尹立27日赴雄檢按鈴控告韓國瑜,指控距離6月6日罷免投票剩10天,卻「大撒幣、反罷韓又一個五千萬元」涉嫌違反選罷法及貪污治罪條例等罪。(資料照,徐炳文攝)

罷韓團體烏龍爆料多 城市風聲鶴唳 

針對韓國瑜,罷韓團體的仇恨值滿檔,中山大學政治學教授廖達琪忍不住在臉書發文,說她收到罷免公告,發現其中的罷韓理由之一竟是「要讓城市恢復健康,首要清除病菌傳播者,而韓國瑜正是危害城市的病原體」,罷韓領導人自稱「四君子」,卻把韓國瑜貶為病原體,不禁讓人想起希特勒曾用「病菌」來比喻猶太人,令人不寒而慄。

此外,近來罷韓團體的烏龍爆料更是不勝枚舉。例如韓陣營號召支持者出來監票,罷韓方就解讀是找黑道監視投票者,警政署長甚至代表「罷韓國家隊」出手,語帶神祕「證實」確有收到類似情資。

問題是,有情資當然就去偵辦,警政署長喊話已經過去這麼多天了,警方也沒查出什麼東西來?是放著情資辦不出來,瀆職?還是能力太差?

最具代表性的烏龍爆料是,里鄰長發送選舉公報、投票通知書時,要求里民簽收,罷韓團體竟然以「韓式詐欺」來形容。沒想到,這名挨罵的里長出面自清,大家才知道其實他的立場親綠,只是為了避免投票通知單送丟,才逐戶簽名確認,過去5次大選,他都是採取同樣作法,結果,認真做事的人反被揪出來批鬥。

20191120-中山大學教授廖達琪20日出席區塊鍊記者會。(盧逸峰攝)
中山大學教授廖達琪曾在臉書發文,說她收到罷免公告,發現其中的罷韓理由之一竟是「要讓城市恢復健康,首要清除病菌傳播者,而韓國瑜正是危害城市的病原體」。(資料照,盧逸峰攝)

民主與民粹一線之隔 面對政治需理性看待 

國民黨立委蔣萬安曾脫口說出「韓粉不理性」,如今似乎也適合用來形容「罷韓粉」;大選後,韓國瑜力拚市政與防疫,要支持者不投票、不激化,更親自在議會道歉,他的所作所為極力營造與所有市民的對話空間,但罷韓團體就是不聽不看,繼續罵他「草包」、「罷就對了」,滿腦子相信只有罷韓才是進步價值。

民主與民粹僅有一線之隔,2018年市長選舉、2020總統大選早已結束,目前高雄整座城市卻依然到處充斥「光復什麼」、「守護什麼」的選舉口號,聽了這麼多、這麼久的政治語言,高雄人真的不膩嗎?

韓國瑜市長特別來到前鎮漁港視察防疫工作,同時慰勞船員在海上打拼的辛勞並致贈防疫關懷包。(圖/徐炳文攝)
作者認為,高雄市長韓國瑜極力營造與所有市民的對話空間,但罷韓團體就是不聽不看,繼續罵他「草包」。(資料照,徐炳文攝)

*作者陳若翠為高雄市議員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