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亂延燒全美各地!川普口口聲聲的「本土恐怖分子」──「Antifa」是何方神聖?

2020-06-02 18:30

? 人氣

美國反種族歧視示威演變成全國動亂,總統川普迫切找到「敵人」,他將矛頭指向「反法西斯運動」(Antifa),還高呼要將他們劃為「本土恐怖分子」(domestic terrorist),依照反恐法規處置。但法律專家認為此舉並不合憲,甚至可能找不到法源依據,實務上應該很難執行。

川普(Donald Trump)31日在推特發文表示:「美國會把『反法西斯運動』定性為恐怖組織。」

何謂「反法西斯分子」?

「Antifa」其實是「Anti-fascist」(反法西斯運動)的簡稱,實際上並不是具組織性的單一團體,而是反對法西斯主義運動人士的統稱。反法西斯運動在政治光譜上屬於左傾,通常主張反對種族主義、反資本主義,同時是社會主義甚至無政府主義的支持者。

在高度奉行資本主義與自由主義的美國,明顯左傾的勢力在政壇上並不吃香,美國過去與蘇聯的冷戰背景讓大眾對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等左派思想的接受度偏低,因此即使多數人都不認同法西斯主義,「反法西斯」卻往往被外界視為極左派的代名詞,貼上紅色標籤。

何謂「本土恐怖分子」?

美國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31日也表示,目前「暴力、激進的現象,已經綁架了和平、正當的示威活動」。巴爾稱,有些「外部勢力」正在悄悄暗渡自己重視的議題,又稱司法部已經與聯邦調查局(FBI)全國56個反恐小組展開合作,協助找出暴動者。

「涉入這場暴動的『反法西斯運動』與其他類似團體都是本土恐怖分子,必須以相關法規處置,」巴爾說。但他沒有提出相關證據。

根據FBI網站,美國對於本土恐怖主義的定義為:「個人或組織以暴力、犯罪手段製造國內混亂,以期促成政治、宗教、社會、種族或環境等意識形態目標。美國國會研究處(CRS)在2017年報告《本土恐怖主義概要》(Domestic Terrorism: An Overview)指出,美國聯邦政府沒有一分正式清單列明哪些團體是「本土恐怖組織」,但官方的恐怖分子觀察資料庫(Terrorist Screening Database)有將部分本土恐怖分子列為觀察對象。相關團體包含激進的動保或環保組織、無政府主義者、反墮胎團體、黑人分離主義團體等等,但最為人熟知的當屬於勢力龐大的白人至上種族主義組織,例如白人光頭黨(skinheads)、三K黨(Ku Klux Klan)、雅利安民族(Aryan Nations)等。

「反法西斯運動」缺乏統一組織難辨認

另一方面,羅格斯大學(Rutgers University)歷史學家布雷(Mark Bray)在著作《反法西斯運動手冊》(Antifa: The Anti-Fascist Handbook)中指出,反法西斯運動的共通點往往只有革命性理念與反權威特質,他們沒有一脈相承的組織制度,也沒有明顯的共同戰術,甚至連核心思想都只有「反極權、反右」等概念,簡言之就是一團想法相似、共同反對某種意識形態的群眾,因此並不容易被辨認出來,遑論被認定為「恐怖組織」。

布雷也認為,雖然許多反法西斯運動人士會積極參與示威,卻很難了解他們在示威活動中扮演的角色。除了反對法西斯主義之外,他們可能各自關注不同的左派或自由派議題,例如原住民權益、LGBTQ權益或是環境保護等等,面貌並不一致。

布雷形容反法西斯運動人士:「他們會在不同時間、以不同方式做出不同的事情,有時候確實會做違法之事,但其他時間不會。」

非裔美國人佛洛伊德遭警察壓死引爆全國暴動,總統川普卻將究責矛頭指向「反法西斯分子」。(AP)
非裔美國人佛洛伊德遭警察壓死引爆全國暴動,總統川普卻將究責矛頭指向「反法西斯運動」。(AP)

半島電視台(Al Jazeera)也報導,反法西斯運動往往沒有特定領袖、沒有指揮總部,行動上也高度去中心化,正如香港反送中運動的「無大台」特性。也因為上述特質,川普政府與執法單位若想鎖定「反法西斯分子」並以反恐法規治罪,實務上幾乎可說難如登天。

不排斥暴力對抗

反法西斯運動的確切起源不宜追溯,可能源自於1980年代英國的激進組織「反法西斯行動」(Anti-Fascist Action),它對抗當時在德國與義大利興起的「新納粹」(Neo-Nazis)、「新法西斯主義」(Neo-Fascism)等風潮,後者通常帶有排外、反移民、打壓傳媒等色彩。

根據半島電視台,美國第一個使用「反法西斯運動」為名的組織是2007年成立的「反法西斯運動玫瑰城」(Rose City Antifa,RCA),但很多團體在宣傳上都會以反法西斯為號召,都與這個組織無關。RCA一類的團體宗旨就是阻止種族主義團體的集會或勢力擴張,必要時不惜採取武力對抗。例如在2012年,芝加哥白人至上團體「伊利諾州歐洲傳統協會」在餐廳聚會時,就遭到一群反法西斯分子持棍棒攻擊,5位攻擊者最後都入了獄。

川普在2016年上任美國總統後,強烈的保守派色彩激發了極右派與種族主義者的活躍度,反法西斯分子的活躍度也因此大幅上升,經常在公開示威與極右派組織爆發衝突,甚至導致涉事者的死亡憾事。美聯社(AP)報導,過去幾年來,反法西斯主義有關人士常常出現在各種示威場合,多數是為了與極右派、白人至上團體「打對台」,場面有時也相當火爆,2019年夏季的幾場示威中,美國警方就有沒收盾牌、棍棒等武器。

2018年CRS報告則指出,反法西斯運動除了鼓勵合法示威活動,也鼓勵人們採取對抗權威的行動。報告引述相關文獻稱,反法西斯分子會密切觀察白人至上主義團體或極右派的動向,公開潛在敵人的個資,發展個人防身的訓練制度,並積極譴責可能擁有「法西斯傾向」的外部團體。他們也並不排斥暴力,不排斥與極右派分子發生衝突。

加州州立大學聖伯納地諾分校(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 San Bernardino)仇恨和極端主義研究中心(Center for the Study of Hate and Extremism)主任李文(Brian Levin)也指出,現代的「反法西斯運動」人士表現更積極,但他們關注的「戰場」已經遠超過公開集會或暴力手段,也學會滲入日常社交網絡,積極以演講、宣傳或遊行等溫和方式,尋找被剝奪選舉權的和平進步派分子加以培養。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穎芝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