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人的華爾街】誰說騎白馬就是王子?買營收高成長股,你可能被騙2次!

2020-05-29 12:07

? 人氣

NBA知名球星柯瑞為UA代言球鞋,是打開品牌知名度的重要功臣(圖片來源:UA官網)

NBA知名球星柯瑞為UA代言球鞋,是打開品牌知名度的重要功臣(圖片來源:UA官網)

你應該知道的是:Under Armour曾經以小蝦米挑戰大鯨魚姿態,在運動市場闖出一片天。然而在華爾街日報獨家踢爆後,外界才知道股價暴跌的它,可能已經作假帳多年。這突顯高成長股常有不為人知的風險,主動選股者很難避開。此外,創辦人難以撼動的不公平股權體制,也讓UA改革困難重重。

你也可以聽這篇文章,歡迎到SPOTIFYAPPLE PODCASTSOUNDCLOUD收聽我們製作的PODCAST,記得給我們打五顆星評分!如果你有任何意見或者有想了解的主題,也歡迎留言給我們!

接下來我要說的故事,你聽了一定不相信。這家公司在2005年上市,是當年美股自千禧年以來規模最大的IPO(首次公開發行),它的股價首日就暴漲95%,從IPO價格13(美元,以下同),當天最高漲到31元,收盤在25.3元,漲勢之猛,震驚了美股投資人。

接下來幾年,這家公司繼續奔馳,它曾經連續26季、單季營收成長20%,締造堪稱前無古人的驚人紀錄;2015年9月中,這家公司股價最高漲到105.85元,等於上市10年之內,它股價上漲了8倍之多!

然後?然後故事就結束了。

高點過後,股價急速下滑,一、兩年之內,這公司股價從105元跌破31元,就是上市第一天的價格;緊接著在2017年出,公司表示營收成長只有12%,股東期待的飛速成長,就像灰姑娘在午夜時分聽到的鐘聲,美夢一夕完結。

截至最新報價,UNDER ARMOUR股價是8.12元,意味著它比5年前最高峰下跌了92%,也比2005年的IPO價格少了40%。這不僅遠遠落後標普500指數同期表現,同業LULULEMON近年一飛沖天、狂漲三倍的成績,更令UA瞠乎其後。從昔日企業明星、媒體寵兒,到今日形象一落千丈,UA經營到底出了什麼問題?哪些事情令這家企業淪落至此?

過去5年UA股價慘跌90%,遠遠落後大漲3倍的LULULEMON,也較上漲4444%的標普500指數遜色許多(圖片來源:YAHOO FINANCE)
過去5年UA股價慘跌90%,遠遠落後大漲3倍的LULULEMON,也較上漲44%的標普500指數遜色許多(圖片來源:YAHOO FINANCE)

運動員創業,品牌故事吸睛

回到最初,在1996年的時候,運動員Kevin Plank(以下簡稱普朗克)在他家創立了UNDER ARMOUR(以下簡稱UA)這個品牌。普朗克當年是馬里蘭大學美式足球隊長,他發現棉質球衣排汗不順暢,在運動時影響自己的表現,這讓他非常苦惱,他乾脆自己動手畫設計圖,找來紡織廠打樣,試著做出球衣,結果排汗的效果十分理想。

他發現這個商機之後,把其他幾件球衣交給籃球隊員、曲棍球隊員、還有一個曲棍球隊員的女朋友分別試穿,普朗克的初衷,是做出適合運動員與運動愛好者穿著的衣物,為這信念,他把所有積蓄1萬6千美元全砸下去,這對一個大學生來說可不是筆小數目!他還因此差點沒錢生活,但是最終結果令他很滿意,於是普朗克選擇創業,這家公司就是今天的UA。

正因為創辦人自己就是運動員,UA全線產品都訴求好用、好穿,貼近熱愛運動者切身需求,甚至達到運動員等級的強度及韌性,這個特點令UA很快就在消費者之間傳開口碑。此外,UA只是個小蝦米,竟然還敢向比自己早30年成立的NIKE、ADIDAS挑戰,這些可是通路遍及全球每個角落、旗下有無數知名運動員代言的巨無霸!這種「大衛挑戰哥利亞」的精神,也令不少人對UA感到好奇,進而成為品牌粉絲。

而且,當UA股價廣受追捧,連台灣的上游供應商們也雨露均霑:儒鴻、聚陽、東隆興和鞋業代工大廠寶成,一度因為「UA概念股」這個光環,股價跟著受到拉抬。

UA創辦人普朗克(Kevin Plank)雖下台,但公司壞消息不斷,能否轉危為安仍在未定之天(圖片來源:Linkedin)
UA創辦人普朗克(Kevin Plank)雖辭去執行長,但公司壞消息不斷,能否轉危為安仍在未定之天(圖片來源:Linkedin)

神話崩潰,才知道它造假

UA崛起如此傳奇,神話又是怎麼崩潰的呢?回顧2017年初,公司突然在電話會議中宣布,2016年第四季營收增幅只有12%,成長率無法連續超過20%,而且沒有給出明確解釋。這消息隨即震撼了所有分析師,電話線上一片沉默、沒人說話。

壞消息當然不只一個。從此開始,UA營收增長率再也沒有看過兩位數, 2017年第3季與2019年第3季,營收甚至出現較去年同期衰退的罕見情況。普朗克一再向投資人聲言「會做出改變」,但成果並沒有什麼不同。

連續成長紀錄中斷,若非對手變強,便是自己競爭力削弱,股價當然大幅下跌。很短時間內,UA股價從29元重挫至20元,短短一周,三成市值蒸發。對照台灣股市獨有的月營收公告制度,令投資人熱愛從營收估算「合理EPS」,UA這一輪大跌,突顯這種預期心理的高度風險,同時也能看出,主動投資者若研究不夠全面,壓寶特定個股往往帶來極大虧損。

在投資網站Motley Fool上就有網友留言,他表示,自己當初是因為一開始穿過UA的排汗衫,體驗非常棒,才發現這個品牌的投資價值。但在長期投資十多年之後,他發現這筆投資悄悄從美好時光變成一場惡夢!因為在最後四年,公司壞消息越來越多,導致他失去幾乎全部正報酬、竟然變成虧損。最後,他終於選擇停損。

事後來看,這應該是UA投資人第一次被騙。

知名藝人巨石強森也是UA代言人之一(圖片來源:UA官網)
知名藝人巨石強森也是UA代言人之一(圖片來源:UA官網)

衰退加上疫情,股價崩9成

2019年11月4日,華爾街日報獨家報導,UA正遭到美國司法部與證監會調查,官方懷疑該公司涉嫌在產品實際銷售前提前認列營收,消息再次震撼市場。事發當天,UA股價暴跌逾1成。這一次,投資人可是真正被嚇到了。

當初UA之所以暴紅,原因除了挖來頂尖的NBA球星柯瑞(Stephen Curry)擔任代言人,也包括創辦人普朗克以自身經驗設計產品的情感訴求。盡管2018年時,公司的健身應用App被駭客入侵,多達1.5億名用戶資料被竊取,讓這些人的卡路里攝取量,飲食和運動習慣可能都被駭客得知(當時,這是全世界最多人使用的健身App),但這壞消息也沒有顯著影響股價。

直到財報造假消息曝光,大家忽然發現,原來UA只是用最常見的「乾坤大挪移」來美化數字,那就難怪先前有如此輝煌的表現了。當信心完全喪失,又不巧遇上新冠肺炎疫情衝擊,雙重打擊之下,UA股價一蹶不振。5月11日,公司坦言本季營收將銳減60%。

制度所限,改革困難重重

UA從「白馬王子」變成「地雷股」,可能正如張化橋所說,多數造假公司不會下市、地雷經常是以利潤莫名其妙衰退來表現。如今回想,UA從「白馬王子」變成「一般人」時,一般人多數無法分辨;直到媒體踢爆,投資人終於發現自己被騙第二次,「心上人」竟是「地雷股」!原來以往所說的甜言蜜語、美麗的經營前景,可能都是達不到的海市蜃樓。(延伸閱讀:他4次獲選年度最佳分析師,為什麼他勸散戶:「選股是浪費時間」?

普朗克盡管已經辭去公司執行長一職、轉任總裁,但執行長仍須向他報告,公司的大權依舊集於一身,情況似乎沒有什麼不同。而且他功成名就以後業務越來越多,讓人感覺越來越分心,成為他最受爭議的缺點。

普朗克除了經營UA之外,還在老家買下一片農莊,叫Sagamore,他在那裡飼養了一些馬。此外,普朗克還成立了一家創投公司,最近幾年,他甚至興建一家威士忌蒸餾廠和一家地產公司,準備要大舉投資威士忌!

為什麼要做威士忌?這就要從普朗克的老家-馬里蘭州說起。其實美國最有名的波本威士忌(用51%至80%玉米為主,以及其他穀物釀造而成的威士忌),今日雖是肯塔基州特產,但最初其實發源自賓州、馬里蘭州。所以普朗克這項生意,似乎也有點「地方創生」的味道...

問題來了,從威士忌到創投,普朗克在UA業務倍受挑戰、股價接連破底之際,還不斷發展種種「興趣」,一個人真能同時經營這麼多生意嗎?為何外部股東無人試圖介入經營、提升管理品質?答案是,在這個警世的企管案例中,UA採行一種飽受爭議的制度:同股不同權(Weighted voting)。

透過同股不同權制度,普朗克一人握有每票10權、不公開買賣的B股,以65%比重牢牢掌握UA經營權,一般散戶就算團結一心,實際表決時的股權比重也遠遠不及「公司派」握有票數,所以就算外部人網羅再多股權,也無法撼動普朗克決策。

由此可見,同股不同權這個特殊機制發揮用處時,當然可以讓老闆的天縱英明「開外掛」,但老闆萬一走火入魔,公司命運恐怕也很難扭轉。而UA想要改變,就是一件相當不容易的任務!


責任編輯/周岐原

◎加入《下班經濟學》粉絲團,給你更多財經資訊

◎訂閱《下班經濟學》YouTube頻道,精彩節目不錯過

喜歡這篇文章嗎?

金牛幫幫忙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