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蕭美琴出使美利堅要說什麼故事?

2020-05-08 06:20

? 人氣

政壇傳出四月才接任國安會諮詢委員的前立委蕭美琴將派駐美國。(顏麟宇攝)

政壇傳出四月才接任國安會諮詢委員的前立委蕭美琴將派駐美國。(顏麟宇攝)

八年前,前立委、現任國安會諮詢委員蕭美琴在立法院,全英語質詢甫就任駐美代表三個月返國述的金溥聰;八年後,如無意外,蕭美琴即將成為新一任的駐美代表。

金溥聰曾通過外交特考,但駐美之前從事的是政治工作;蕭美琴沒有外交特考資歷,從事的也是政治工作,但曾任民進黨國際部主任,除立委任內被困在選區和國會,民進黨涉外事務是她主要的工作範疇;蕭、金兩人能派駐美國,於外交沾邊的深淺不是問題,重要的是他們有著關鍵的共同點:國王人馬,「足可代表總統」。

從什麼時候開始,外交官、特別是駐美外交官,「足可代表總統」成為擇才要件?事實上,但凡駐外使節就是代表國家、代表總統;破格外派「口譯哥」趙怡翔為駐美代表處政治組長的理由,一是英文好,二就是能「直通高層」,他的老長官吳釗燮甚至動念派任他為副代表,不只破格,而是連破三格。

就台灣的外交處境,所謂「外交關係」就是「對美關係」,其他都是妝點,當世界遺忘台灣,只要美國還惦記台灣,在這個小確幸的國度,就還能維持有限但基本的安全感。

胡適竭力落得蔣介石一句:文人名流為國如此而已

中華民國駐美從大使到代表的百來年間,駐美使節沒幾個輕鬆的,隨便舉例,北洋時代的施肇基躋身「華盛頓會議」,諸強討論遠東地區軍備問題,他要解決「山東懸案」(德日瓜分山東);好不容易北伐完成,國家「形式統一」,但接事的伍朝樞要爭取(不平等)條約改正事宜,他提出的恢復關稅自主、撤銷領事等,全部被拒;抗日戰爭時期,最有名、也可能是最受美國歡迎的特命全權大使胡適,四年任期主要任務是「促美參戰、援華」,他累個半死,却也被蔣介石嫌個半死,僅僅卸任前半年的時間裡,他就跑遍美加三萬五千里,公開演講百餘次,爭取到一點七億美元的國際援助,這個紀錄迄今大概還沒有任何大使或代表破得了,但在宋子文簽下《鎢砂借款》、《金屬借款》、《中美平準基金協定》三筆貸款後,胡適在蔣介石(日記)筆下成了這麼號人物:

「胡適乃今日文士名流之典型,而其患得患失之結果,不惜借外國之勢力,以自固其地位,甚至損害國家威信而亦在所不惜。彼使美四年,除為其個人謀得名譽博士十餘位以外,對於國家與戰事毫無貢獻,甚至不肯說話,恐其獲罪於美國,而外間猶謂美國之不敢與倭妥協,終至決裂者,是其之功,則此次廢除不平等條約以前,如其尚未撤換,則其功更大,而政府令撤更為難矣!文人名流之為國乃如此而已。」

胡適是「國民政府全權大使」,宋子文是專為借貸的「蔣介石個人全權代表」,宋子文電報直通蔣介石,胡適電報循外交系統送達,老是慢一步,就此而言,也可為個人名望不敵「國王家人」的註腳。

中華民國到台灣之後,歷任駐美大使或代表的主要任務,就是在第一線「對匪鬥爭」,光是在聯合國「排我納匪案」就連搞好幾年,直到台灣退出聯合國、中(台)美斷交,到錢復接任駐美代表,要處理的則是「八一七公報」(在中共同意和平解決台灣問題的前提下,逐年降低對台軍售質量)後的國會遊說,胡為真(時任國會組長)、袁健生、沈呂巡、李大維,都是這個時期竄起的外交新星。

而在台灣民主、中國開放、兩岸交流的晚近三十年,外交和兩岸處於動態拉鋸的恐怖平衡狀態,不論是總統出訪、參與國際組織,不外乎美國同意,中國未便支持但不反對;或者中國同意,美國樂觀其成,兩者缺一不可;至於邦交國數目之爭,隨著中國國力崛起,台灣基本已經失去李登輝、陳水扁時代,你挖我牆腳、我拔你樁的資源和能量。

錢復在回憶錄中憶及,斷交前一天接到宋楚瑜電話,心中不安。(新新聞資料照)
錢復駐美時,正值美中通過「八一七公報」,他的任務是加強國會,他手下四員大將:胡為真、袁健生、沈呂巡、李大維。(新新聞資料照)

中華民國台灣的故事該如何述說?是機遇也是歷史

此刻的台美關係,或許如蔡英文所言,「四十年來前所未有的好」,但台灣的外交處境和兩岸關係,却也可謂陷入前所未有的險境,未來的駐美代表要面對的是:一、邦交國只剩十五國,一旦疫災緩和,中國若重新發起攻擊,駐美代表還是得站在第一線力爭美國協助穩助邦交國的動搖之心;

二、兩岸關係低迷,因疫情冷交流或不交流的情況,能否在疫情緩和後「回到疫情前的『現狀』」?除了中國大陸的態度,美國的態度當然也是關鍵,駐美代表也是穩定兩岸關係的重要角色;

三、疫情升高兩岸緊張關係,何嘗不惡化中美關係?川普抗中拚連任,台灣當然是棋子,棋手却不能只是川普,中美貿易戰還有下文,台灣從中獲利的機率不高,受害的可能不小,駐美代表得在第一線代總統下棋,還得掌握更深刻的產業資訊,緩和貿易戰對台灣的傷害,包括現任代表高碩泰接受《華郵》專訪時所言,「即將邁入第二個總統任期的蔡英文,將《台美自由貿易協定》放在她的施政目標首位,甚至是一項標誌性的政策」,那麼駐美代表重中之重的任務就是,讓高碩泰口中「不確定何時會成真」的目標,在蔡英文第二任中實現,其難度絕不會因為台美關係更好而減低一、二,簡單講,駐美代表的工作既是政治性的,更是經濟面的。

套用高碩泰形容自己四十年前台美剛斷交不久進入外交部之言,「那是最黑暗的時刻,我們緩慢而穩健的收拾殘局,剩下的就是歷史了。」蕭美琴的優勢是,美國是她半個「母國」(母親是美國人),人不親土親;而台美關係又是前所未有的好,黑暗時刻並未完全過去,但彷彿看得到隧道前的曙光,這是時代賦予蕭美琴的歷史機遇,只是她或許沒有太多時間「緩慢而穩健地開闢新局」,中華民國在台灣的故事,能不能在蕭美琴手底翻篇?翻篇是危機?或者不翻篇才是轉機?總統必須抉擇,而蕭美琴要給總統抉擇時的最佳參議,剩下的也只能交給歷史了。

本篇文章共 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195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