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被指控「關說」,許宗力不能沈默以對

2020-04-30 07:20

? 人氣

司法院長許宗力被前公懲會委員長石木欽指控「關說」撤回釋憲案。(盧逸峰攝)

司法院長許宗力被前公懲會委員長石木欽指控「關說」撤回釋憲案。(盧逸峰攝)

立法院刻正審查攸關司法改革的《國民參與刑事審判法》草案,沒想到,司法院比立法院還熱鬧,前公懲會委員長石木欽與司法院長許宗力兩大「巨頭」的惡鬥戲碼還沒下檔。繼自訴告發許宗力、大法官呂太郎、司法院政風處長誣告與偽造文書後,石木欽再向監察院「陳情」,指控許宗力與呂太郎「關說」撤回釋憲聲請案,並質疑「監察院敢辦嗎?」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不論司法院最後如何處理石木欽的自訴案,或者監察院到底敢不敢辦司法院長的「關說案」,面對石木欽劈頭就是一盆髒水的指控,許宗力都不能沉默以對,這不只涉及他個人形象,而是司法形象,試想司法巨頭相互指控「行為不端」、「違反法官倫理」、還誣告、偽造文書…,司法改革不成了滑天下之大稽的笑話?做為司法最高行政首長,許宗力又如何帶領司法官端正肅己,建立司法公信力?

司法院長哪來的權力,移送銀行帳戶給監察院?

石木欽與許宗力「仇大苦深」,緣自去年檢察官調查一樁涉及石木欽與翁姓友人每次宴飲就有股票交易或法律諮詢的檢舉「舊案」,檢舉函始自二0一四年,長達五年後,檢察官以「查無不法」結案,但以「法官行為不當」,又將全案移送司法院;司法院行政調查後,基本確認石木欽有違法官倫理,再將全案移送監察院,石木欽請辭但聲明控訴許宗力「失職操弄」,自陳是「判決不見容於當道」,成為鬥爭下的犧牲品,雖然不明白石木欽所謂的「判決」到底是哪一樁判決?也不明白他口中的「當道」到底是許宗力?還是蔡英文總統?但他以政治加碼搞糊司法這鍋爛粥的目的,至少達到一半。

七個月後,監察院還沒對許宗力移送的石木欽案做出調查結果,石木欽又來了!這一回,他雙槍齊發,先向法院提出自訴,再監察院陳情,照他的說法,因為司法院在三月底追加補充資料給監察院,包括提出他全家人二十年來的銀行帳戶,並「誣稱」都是他的人頭帳戶,讓他有「非置之死地不罷休」之感,決定挺身「打拳擊」,終結司法「文革」。

石木欽用「文革」形容自己的處境,先不追究他「張飛比岳飛」,亂喻一通,若石木欽所言為實,那就有點奇怪了,問題一,監察院終究不是「司法調查」,能不能調閱個人及其家人的銀行帳戶?問題二,如果許宗力(司法院)認為他家人的帳戶都是「人頭帳戶」,所涉就不僅是「法官行為不當」,而是「涉及不法」,那不是打臉檢察官以查無不法結案嗎?問題三,銀行個資如同通聯紀錄,除了個人只能法官開票調閱,沒有司法立案前,即使司法院長也不可能要求銀行提供石木欽與家人的帳戶。

石木欽案事件簿
石木欽案事件簿

監察調查並非司法告訴,哪來的「誣告」?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