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坤良專欄:錯誤的新竹世博台灣館還有下一步?!

2017-04-27 07:10

? 人氣

新竹世博台灣館(Yuriy kosygin /維基百科)

新竹世博台灣館(Yuriy kosygin /維基百科)

行政院日前祭出8800億的「前瞻建設計畫」特別預算,各縣市搶成一團,除了縣市長帶頭大動作表態,當地民意代表各種撇步、奧步、花招盡出,進行搶錢大作戰。

爭取建設經費的確是地方首長、民意代表的天職,問題出在許多計劃都是為了卡位搶資源,輸人不輸陣,並未經過詳細的評估,先講先贏。稍有文化概念者皆知道一個硬體工程從編列預算到完工啟用並不難,竣工只是一個開始,文化不可能像興建橋樑水壩那般,可以「頭過身就過」?文化工程最困難的在於後續有機的營運管理。這個簡單的道理,行政首長、民意代表、媒體不是不知,就是故作不知。每個政治人物都希望搶在自己任內提出新建計劃,風光破土、隆重揭幕,至於未來如何走下去?這不是他們關心的問題。

在眾多縣市搶奪「前瞻建設」中,新竹市年輕的林市長早在2月就宣布要爭取275億經費,項目包括啟動新竹大車站計畫、大新竹輕軌路網、市立棒球場整建、國際展演中心暨客家會館、新竹漁人碼頭等建設。其中最讓人側目的是,新竹市的世博台灣館用「轉型」的變裝,納入計畫之列。林市長的如意算盤,是將去年熄燈的世博館2-4樓規劃為兒童圖書館,其周邊的空間興建容納3000至5000人的國際展演中心暨客家會館。藝文界看到「國際展演中心」,必然眼睛為之一亮,但這樣的構想是如何迸出來?天下真有這麼簡單、快速的好事?

新竹市長林志堅(前)和農委會主委林聰賢(後),與新竹市三民國小學童共進營養午餐。(新竹市政府提供)
在眾多縣市搶奪「前瞻建設」中,新竹市年輕的林市長早在2月就宣布要爭取275億經費,項目包括啟動新竹大車站計畫、大新竹輕軌路網等。圖為新竹市長林智堅(前)和農委會主委林聰賢(後)。(資料照,新竹市政府提供)

問題源起於上海世博會台灣館,它以巨型玻璃天燈為主體,中有LED球體,從館外能看見天燈圖像與光影變化,頗受好評,主辦單位外貿協會在世博會(2010.5.1-10.31)進入尾聲時,開始喊價轉讓,因在台灣館「載譽歸國」鋒頭上,當時台中市、新北市、苗栗縣、高雄義大世界皆極力爭取,媒體也大幅報導。這些老劍仙在緊要關頭虛幌一招,以各種理由打退堂鼓,半路殺出來的程咬金,是一直沒吭聲的新竹市,市長許明財傻呼呼以4億5888萬元標下,準備放在新竹台肥廠址重建。

我在世博會閉幕前的2010年9月22日,以〈怪哉!世博台灣館標售事件〉為題,撰文批評新竹市府莫名其妙的舉措,近五億元的標價,還須近十億元用來拆遷、重建,這樣的經費額度已不下於一個新建工程。但工程建設多有完整的研究、設計與執行步驟,並與專業人士、地方社團、民眾產生互動。相較之下,台灣館從天而降,建築主體無法與在地文化連結,未來的永續經營,更是問題重重。

我的文章中也很為新竹市的演藝廳、玻璃工藝館、影像博物館、眷村博物館、黑蝙蝠中隊文史陳列館、消防博物館叫屈,因為市府每年為各場館編列之日常維護及藝文推廣預算,總共只有三千萬餘元。市府花在台灣館的經費多屬公務預算,就算部分來自企業捐助,也是公共資源,這筆款項為何不用來改善新竹藝文生態環境,挹注當地產業的創新與發展?

喜歡這篇文章嗎?

邱坤良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