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爾街日報》貸款金額只能保密?對中國「隱形債務」讓新興市場經濟體面臨風險

2020-04-01 10:26

? 人氣

參加一帶一路高峰會議的各國領袖齊聚拍大合照。(美聯社)

參加一帶一路高峰會議的各國領袖齊聚拍大合照。(美聯社)

隨著全球經濟陷入停滯和大宗商品價格暴跌,大規模隱形債務威脅著數十個新興市場國家。

據估計,近幾年來,新興市場對中國約有2000億美元(約台幣6兆元)的債務沒有公布在官方統計數據。這筆錢顛覆了渴望收益的投資者的設想,他們在過去十年裡向高風險的新興市場投入了約2兆美元。

即使在市場崩盤之前,有些借款人已經因為所欠中國債務而不堪重負。巴基斯坦在2018年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尋求救助。斯里蘭卡被迫將一個處在戰略位置的港口控制權轉讓給中國,以支撐國家財政。

本文為風傳媒與華爾街日報正式合作授權轉載。欲看更多華爾街日報全文報導,請訂閱特別版華爾街日報VVIP方案,本方案僅風傳媒讀者專屬,以低於原價3折以下之全球最優惠價,即可無限暢讀中英日文全版本之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美國和歐洲的經濟學家將這些債務危機與1980年代的債務危機相提並論,那次危機摧毀了拉丁美洲的經濟成長。經濟學家和投資者認為,全球經濟衰退將放大這個問題。

自今年年初以來,某些資源豐富的國家(如安哥拉和厄瓜多)以美元計的政府債券價格已下跌約50%或者更多,這些國家也欠中國大量債務。國際金融協會(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的數據顯示,自市場動盪開始以來,一項追蹤新興市場主權債券表現的指數已經下跌了約16%,同時有超過800億美元資金流出新興市場股票和債券。

過去40年,外界對於中國作為貿易和製造業大國的崛起進行了廣泛研究,但對中國作為金融大國的影響卻不甚了解。中國國家開發銀行(China Development Bank)等國有銀行和獲得貸款的國家一直沒有公開中國到底放出多少貸款。中國放貸情況不透明,可能導致投資者和組織向這些國家放貸、或購買這些國家債券時低估他們所承擔的風險,導致他們收取的利息與可能的損失相比過低,其中包括全球投資者及世界銀行(World Bank)等多邊貸款機構。

哈佛大學(Harvard University)經濟學家、前IMF官員萊恩哈特(Carmen Reinhart)稱,投資者「對於相關情況要非常非常謹慎」。她研究了中國的放貸行為。

萊恩哈特是美國最具影響力的金融危機經濟學家之一,她所在的一個小組在過去兩年收集了一組有關中國貸款的數據。萊恩哈特與經濟學家霍恩(Sebastian Horn)、崔比錫(Christoph Trebesch)據此進行的研究得出結論是,超過2000億美元的中國海外貸款隱藏在公眾視野之外,約佔其跨境貸款的一半。這項研究估計,十幾個最貧窮國家欠中國的債務,約相當於其年度國內生產總值(GDP)的20%甚至更多。

Trebesch稱:「在危機環境下,這個問題變得極為嚴重。」

這類貸款的成長,很大程度上可追溯至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該倡議旨在透過融資和基礎設施建設尋求開闢新的貿易路線,為中國企業擴大海外機會並深化中國的戰略影響力。

參與「一帶一路」的大約70個國家中,不乏主要大宗商品出口國的身影,他們尋求向中國出口商品。許多這些國家在大宗商品繁榮時期從中國進行了借貸,但他們的財政狀況很容易受到目前大宗商品市場大跌的影響。

一帶一路示意圖。(圖/鄭力瑋)
一帶一路示意圖。(圖/鄭力瑋)

美國前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政府時期在國務院負責東亞事務的高級外交官羅素(Danny Russel)稱:「許多國家很快就會無法承受來自這些建設計畫的債務負擔。這是很可怕的情況。」

非洲最大經濟體、非常依賴石油出口的奈及利亞就是如此的受援方。官方數據顯示,近年奈及利亞欠中國的債務規模相對溫和。奈及利亞官方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底,該國欠中國的外債不到20億美元。

上述研究顯示,奈及利亞實際欠中國的債務總額是這個數字的兩倍多。來自中國的貸款為奈及利亞首都阿布賈(Abuja)的輕軌等基建項目提供了資金。中國去年還承諾為奈及利亞第一個深海港提供6.29億美元的融資。奈國政府正試圖從國有的中國進出口銀行(Export-Import Bank of China)再借170億美元。

中國提供給其他國家的貸款(大部分以美元計)與世界銀行等國際性組織的貸款形成了鮮明對比。這些組織以低於市場水準的利率發放貸款,中國則往往按照商業利率放貸,有時會透過貸款換取別國的石油或其他自然資源。

如今的情形與1980年代拉丁美洲債務危機存在相似之處,經濟學家對此感到擔憂。當年危機讓墨西哥等國進入了經濟發展中「失落的十年」。就像那場危機一樣,大宗商品的長期繁榮,助長了對資源豐富的發展中國家的貸款。有些經濟學家稱,中國在貸款方面的不透明讓人想起幾十年前讓拉丁美洲遭重創的美國銀團貸款。

安本標準投資管理(Aberdeen Standard Investments Inc.)新興市場債券投資經理達利(Kevin Daly)說:「中國貸款的問題是不透明。如果你和這些向中國借款的國家的官員會面,他們確實會給出一個數字,但不會提供細項或還款時間表的細節。」

事實證明,東南亞已成為「一帶一路」項目的特別關注焦點。據估計,馬來西亞欠中國的債務在該倡議啓動時還不到10億美元,2017年底已經飆升至逾120億美元。在印尼,與中國國家開發銀行達成的45億美元貸款協議正幫助該國推動第一個高鐵項目。

巴基斯坦的經濟危機就是風險的例子。作為「一帶一路」項目的展示窗口,中國計劃在巴基斯坦投資620億美元,幫助該國建設港口、鐵路和其他基礎設施,以促進當地經濟成長。

2017年蓋好的中國-巴基斯坦公路,屬於一帶一路倡議項目。中國正在籌備「十一國慶」,展現建國70年來在經濟、軍事等發展方向的繁榮。(AP)
2017年蓋好的中國-巴基斯坦公路,屬於一帶一路倡議項目。中國正在籌備「十一國慶」,展現建國70年來在經濟、軍事等發展方向的繁榮。(AP)

不過巴基斯坦官員現在表示,他們先前接受中國貸款和計劃時沒有正確評估巴基斯坦的財政前景。這些貸款和計劃要求使用中國的承包商以換取融資。舉例來說,中國提供融資的發電廠讓巴基斯坦政府背上了沉重的債務,一定程度上導致該國陷入債務危機,迫使他們尋求IMF援助。巴基斯坦政府否認其債務問題與中國有關。

中國政府也否認他們採取了批評人士所稱的「債務陷阱外交」。中國國家開發銀行和中國進出口銀行未回應記者採訪請求。

中國的做法已引起美國官員更深入審視,川普政府提名的馬爾帕斯(David Malpass)來領導世界銀行,他曾批評中國對外貸款的做法。馬爾帕斯已利用世銀行長的職務繼續推動中國提高透明度,最近他對寫入中國對外貸款合約的保密協議提出批評。

馬爾帕斯今年2月稱:「因此,當IMF或世界銀行進入一個發展中國家並詢問,你有多少債務時?這個國家無法告知,因為合約已寫入非常嚴格的保密條款。」

美國提出批評之際,中美兩個全球最大經濟體之間的對抗正不斷加大,而新冠病毒危機更是加劇了這種對抗。美國現任和前任官員表示,有一個具體的擔憂是,中國利用弱小鄰國的債務來獲得對這些國家的影響力,並追求戰略目的。

投資者表示,全球經濟衰退可能導致負債國家尋求與中國的銀行達成新條款,不過現在還不知道中國將如何回應。新冠疫情對中國國內經濟的抑制,可能會讓中國不太願意在債務到期時予以展期,這可能會加劇新興市場的流動性挑戰。

資產管理公司Amundi SA的新型市場債務投資經理Esther Law表示,中國自身也還在從一場非常巨大的衝擊中復甦。他稱,中國現在對資源的需求很大。

By Brian Spegele、Anna Isaac

決策者的最佳夥伴

立即訂閱,即刻暢讀華爾街日報全文內容

並享有更佳的閱讀體驗

訂閱 每天只要10.9元 查看訂閱方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