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爾街日報》歐美防疫只學一半?英國專家:助中國扭轉疫情的「關鍵措施」不是封城

2020-03-26 10:48

? 人氣

 2月,武漢塔子湖體育館改建而成的臨時醫院。(AP)

2月,武漢塔子湖體育館改建而成的臨時醫院。(AP)

歐美領導人正在參考中國在控制冠狀病毒大流行方面獲得的進展,以指導本國防疫工作。但醫生和衛生專家表示,他們可能吸取了錯誤的教訓。

專家稱,1月23日武漢和附近兩個城市的封城措施幫助減緩了疫情向中國其他地區的蔓延,但並沒有真正阻止病毒在武漢傳播。相反,據當地醫生和病人表示,這種病毒繼續向待在家裡的家庭成員傳播,很大程度上是因為醫院不堪重負,無法收治所有的病人。

真正扭轉武漢疫情局面的,是2月2日之後所採取更積極、更系統化的隔離機制:疑似或輕症患者、甚至健康的、與確診病例有過密切接觸的人,都被送往方艙醫院和臨時隔離點。

本文為風傳媒與華爾街日報正式合作授權轉載。欲看更多華爾街日報全文報導,請訂閱特別版華爾街日報VVIP方案,本方案僅風傳媒讀者專屬,以低於原價3折以下之全球最優惠價,即可無限暢讀中英日文全版本之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這種策略需要將數百家飯店、學校和其他地方改造成隔離點,建設兩所新醫院,並在公共建築中建立14個方艙醫院。該策略還凸顯了新冠病毒檢測能力的重要性,當地相關部門稱,2月中旬的每日檢測能力,從1月底的200例擴大到7000例。

但許多遭疫情重創的西方城市似乎沒有採取此類措施。因此,不少醫生和專家稱,就算歐美目前的封鎖措施執行得力,可以減緩新增病例的增長速度,但仍不足以阻止疫情蔓延,也無法避免許多醫院出現武漢醫院在疫情初期人滿為患的情況。

愛丁堡大學(University Of Edinburgh)全球公共衛生教授斯里達爾(Devi Sridhar)稱,很多經驗、教訓都未引起注意。斯里達爾稱,封城能爭取時間,但要真正發揮作用,需要展開追查,並找到感染者。

斯里達爾表示,想要控制疫情,美國、英國和一些歐洲國家最終將不得不像武漢那樣,改建多個方艙醫院和隔離點,好隔離更多病例。

「若無神助,我認為沒有其他出路可尋,」 斯里達爾稱,「我們正朝著上述方向努力,只是行動太遲緩。」

在紐約市,聯邦政府部門計劃將曼哈頓的雅各布·K·賈維茨會議中心(Jacob K.Javits Conference Center)改建成多所方艙醫院,共可提供1000張床位。紐約也一直在考慮將飯店整體改造成醫院,但目前還不清楚能提供多少床位。

英國倫敦大學學院醫院設立的武漢肺炎病毒優先評估診間(美聯社)
英國倫敦大學學院醫院設立的武漢肺炎病毒優先評估診間(美聯社)

武漢協和醫院急診科主任張勁農說,最重要的是把感染者和健康人群分開,建議把飯店作為隔離中心,把人隔離在單獨的房間裡。他說,只要關掉中央空調就好了。

他還說,最近幾天,他接診的個別因其他疾病就診的病人,其體內已經產生了病毒抗體,這些人並不知道自己被感染。在他看來,武漢可能已經形成了一定程度的「群體免疫」。

據中國衛生部門稱,自去年12月首次發現新冠病毒以來,武漢累計確診病例已達5萬多例,佔中國確診病例總數的61%,其中大多數與一個販售野味的市場有關。截至24日,新冠病毒已導致武漢2524人死亡,佔中國死亡總數的77%,病死率接近5%,為世界最高。

不過,自2月底以來,官方公布的武漢新增確診病例數一直在下降。過去六天裡僅有一例新增病例,相關部門已關閉所有方艙醫院,並開始放鬆封鎖措施。

中國政府24日表示,從25日開始將放鬆大規模隔離舉措,允許健康人員離開中部省份湖北,但省會武漢除外,武漢的出行限制將於4月8日開始實施類似的鬆綁。

許多外國政府最初排除了封鎖的可能性,稱這種做法在民主國家行不通,但現在都開始實施類似限制,儘管沒有那麼嚴厲,但除此之外,他們沒有拿出相應的行動來篩查和隔離病例。

有些外國專家和官員對於把武漢視作樣板持懷疑態度。他們指出,中國地方當局在早期試圖掩蓋問題的規模,而且在武漢封鎖前,有500多萬人離開了當地。有些人也仍然對中國的官方數據持懷疑態度。武漢市衛健委23日表示,無症狀病例正在檢疫中心接受隔離,但不包括在已公布的確診病例中,即使他們的病毒檢測呈陽性。

其他人則認為,如果中國繼續放鬆對旅行和工作的限制,可能會遭遇第二波大規模感染,而且中國的做法經濟代價太高,無法複製。

同時,有些武漢的醫生和居民認為,對武漢採取的封城措施過於突然也太嚴格,而且為時已晚,導致武漢的死亡率過高,因為醫院沒有為患者大量湧入做好準備。武漢的醫護人員稱,因為最初缺乏防護設備和傳染病方面的培訓,許多醫務人員也被感染。

義大利北部布雷西亞一處醫院收治武漢肺炎病患的臨時急診處。(美聯社)
義大利北部布雷西亞一處醫院收治武漢肺炎病患的臨時急診處。(美聯社)

但據許多專家稱,武漢在2月2日後實施、更系統化的隔離和檢測措施,類似於韓國和新加坡實施的似乎也很有效的措施。

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 University)傳染病學專家利普金(Ian Lipkin)今年1月訪問了中國,他一直在為中國衛生官員提供建議。他表示,美國應該立即在全國範圍內實施居家政策,然後轉向分層隔離體系,直到疫苗到位。

他說:「我們必須將需要立即就醫的患者、沒有或只有輕微症狀的已知感染者、根據接觸史疑似感染者、以及沒有已知接觸史的身體健康者分開隔離。」

武漢1月23日率先宣布封城時,中國相關部門確實致力於篩查病例。確診和疑似病例應在醫院接受隔離,密切接觸者應在家中自我隔離。問題是,武漢的醫院當時僅能為疑似和確診病例提供4000張床位,很快就因患者大量湧入而不堪重負。專家使用數學模型估計,那時感染者已經是達到數以萬計。

官方媒體新華社報導,到1月27日,每天約有1.5萬人到武漢市的發燒門診就診。許多人沒有接受新冠病毒檢測就被打發回家了。武漢市委副書記胡立山曾在一場記者會上表示,截至2月初,去過發燒門診後居家自我隔離的共有20629人;這個數字不包括還沒去過醫院的病人。

他說,已經確診的病例和很多疑似案例沒有住進指定醫院救治,形成了「堰塞湖」,讓人很揪心、很痛苦。

關鍵變化出現在2月2日。當時武漢衛生部門要求社區領導分類病例,只將確診病人送往醫院,其他人則送往方艙醫院或隔離點。

當地官員和醫生稱,按照新政策,疑似病例也與其他類病人分開隔離,例如最近出院的患者以及確診病例的密切接觸者,這項新政策的落實花了大約兩周時間。最後約有1.2萬人住進了方艙醫院。

最近幾周一直在武漢工作的北京協和醫院重症醫療科(ICU)主任杜斌表示,隔離所有疑似病例和密切接觸者是控制武漢疫情的轉折點。

他也同意世界衛生組織(WHO)的觀點,強調檢測的重要性。他表示,除了病毒檢測外,他不知道還能用什麼方法鑑別出新冠肺炎病例,無法鑑別也就無法確定應該被隔離的人,也無法追蹤與隔離密切接觸者。

湖北武漢的醫院正在救治新冠肺炎病患。(美聯社)
湖北武漢的醫院正在救治新冠肺炎病患。(美聯社)

另一個關鍵因素是,數萬名來自中國其他地方的醫生和護士被派遣到武漢,包括來自深圳第二人民醫院重症醫學科的醫生孟新科。

他於2月9日抵達武漢,被安排在一個展覽中心改建的方艙醫院工作。這家方艙醫院有40名醫生和1461張床位,收治確診的輕症患者。他表示,分出病情較輕的病人是節約資源的好辦法,他還稱,每班只要有五名醫生,就能照顧400名病人。

他的日常工作包括檢查病人的生命徵象,給他們用藥,進行檢測,以及找出那些從輕症發展為重症的病人。他說,大約兩周後他的團隊注意到,從某些方艙醫院出院的患者中,約10%-15%的人後來出現了「復陽」(編按:再次驗出陽性反應),這代表他們體內的病毒可能沒有完全清除。

2月22日,武漢要求所有出院的患者到隔離點再觀察兩周,而不是直接回家。

衛生專家稱,其他缺乏檢測試劑盒的國家也可以借鑑武漢經驗。因為無法對成千上萬的疑似病例進行檢測,湖北衛生部門在2月4日允許醫生用電腦斷層掃描(CT)作為臨床診斷依據。

這個做法導致確診病例激增,令外界一片嘩然。但到了2月19日,武漢的新增確診病例已降至數百例,到3月11日已降至個位數。自2月18日以來,死亡人數也穩定減少中。

武漢同濟醫學院醫生領頭的一項近期研究估計,在1月23日開始封城之前,新冠病毒在武漢的繁殖率約為3.68。病毒繁殖率是指每名感染者感染的平均人數。該研究發現,2月2日至18日期間,該病毒的繁殖率降到了0.32。繁殖率降至1以下才能遏制住疫情。

文/Jeremy Page

決策者的最佳夥伴

立即訂閱,即刻暢讀華爾街日報全文內容

並享有更佳的閱讀體驗

訂閱 每天只要10.9元 查看訂閱方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