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建山專欄:全球防疫極致日,世界經濟蕭條時

2020-04-01 07:10

? 人氣

作者認為,各國政府在積極防疫的同時,卻扼殺了經濟產業活力與動能,可能會導致「世界經濟大蕭條」這款嚴重的併發症。(AP)

作者認為,各國政府在積極防疫的同時,卻扼殺了經濟產業活力與動能,可能會導致「世界經濟大蕭條」這款嚴重的併發症。(AP)

全球國家政府無限上綱動員極致防疫抗疫,以「行動禁制」(mobility curb)手段,祈免新冠疫情衝擊的直接間接傷害,但卻同時根本扼殺了經濟產業活力與動能,迅即引致可能「世界經濟大蕭條」的更嚴重併發症;致使振興再造經濟復甦復健,乃成了今日世界,必須即刻面臨既要左手救人又要右手救經濟的瞬時大挑戰。

天災變人禍 震撼全球

也就是當所有國家政府齊力濫用絕對凌駕市場的威勢公權力極致防疫抗疫時,卻立即肇致全球窒息停擺的經濟大危機;乃就在新冠疫情正待全球大擴散之際,各國政府又得團結聯手振興搶救,即將迅至的「再度世界級經濟大蕭條」危機。

先遭美國白宮大肆政治性張揚誇炫為「武漢肺炎」的新冠病毒COVID-19新型大流感,因為川普渲染說是可能劇烈狂暴傷害人命的一種有源頭的「人為禍害」,乃嚴重激起全球整個人類社會大眾的對立與莫大驚懼恐慌,民粹信心為之潰決;就在舉世「三月驚狂」氛圍中,新冠疫情竟已脫出中國而在北美及歐陸急遽擴散,馴至震撼全球。

經濟社會連結互動關係的撕裂疏離

而最令人倍加錯愕的是,各國政府與政治領袖皆凜於「民粹治國」新意識形態,紛紛無限上綱高舉「保護國人健康性命零缺失」大纛,爭先師法中國「武漢模式」,泡製採行完全打破既往歷史記錄的「徹底行政高強度管控式介入干預市場」手段,無限上綱行使專斷公權力,動用絕對行政威權,採取偏執激進的「行動禁制令」,大肆極端嚴厲抗疫、防疫;對所有個人個體的絕對剛性「行動禁制令」,形同是把1990年代全球化運動以來「已漸無縫融合接軌聯網」的整體人類經濟社會,硬性扯開撕裂,強行設定「空間距離」而予以疏離隔絕,其立即爆發的經社效應,是使得既已存有的蓬勃旺盛經社活力與動能,全方位地應聲窒鬱停滯消失衰竭,使得原本祇會是一場流感再流行的「天災傷死有限」,遽變成為足以絕對扼殺全方位經濟活動的「人禍卻無端無限」的人為大災難,甚至於最近更已被國際智庫預判為:勢必會是超越30年代的世界級經濟大蕭條之迅即降臨。

華爾街,美股。(美聯社)
疫情當頭,國際智庫曾預判,2020勢必會出現超越30年代的世界級經濟大蕭條。圖為華爾街,美股示意圖。(美聯社)

川普抗中渲染反致世界經濟信心大崩潰

受到美國川普反中抗中意識形態政治性戰略目的的激勵與國際主流媒體扮演川普網軍角色的宣染影響,使得2020年1月23日中國春節前夕爆發於大城武漢的新冠病毒(novel coronavirus, nCoV,後經WHO定名為COVID-19)疫情,躍升成為全世界的「唯一大事」,不但掩蓋了美國伊朗對戰、土耳其敘利亞戰爭、伊朗以色列爭戰、中東區域地緣政經大衝突、沙烏地俄羅斯石油價格戰,也一時解套了/壓制了發生在臺灣的2020大選爭議與蔡氏論文門國際爭端事件。

其實爆發在武漢的新冠病毒風暴,中國確診病例人數8.1萬人,死亡人數3,310人,占中國人口比例甚為微小;倒是2020年3月中旬歐美迅快猛大爆發聲勢,才讓人倍感驚懾。

極可能引申全球經濟金融大危機

全球防疫抗疫戰場從中國移轉到北美、歐洲之後,截至2020年3月28日全球近200個國家累計確診感染新冠病例已超過66萬人,其中美國最為嚴重,確診病例突破了12萬,占全球總量約近20%:疫情造成全球死亡人數超過2.8萬人,其中義大利的死亡人數約占三分之一。先前大肆唱衰中國、唱衰習近平領導能力與領導地位的美國,疫情卻以迅速變成世界頭號大戶國家。

僅2020年3月28日一日間,美國新增Covid-19病例超過1.5萬例,總累計感染病例總數也超過12萬例,其中紐約州感染病例數激增,進行檢測的人增多。根據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的資料,美國的確診病例已超過義大利和中國,後兩國的確診病例數分別約為8.6萬例和8.1萬例,在感染病例總數上分別排名第二和第三。

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確診病例排名前12的國家。(林建山提供)
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確診病例排名前12的國家。(林建山提供)

目前美國確診人數已正式突破12萬人,高占全球六分之一強,累計死亡人數也突破2,000人,成為COVID-19確診病例及死亡人數最高國家;英國確診病例人數1.8萬人,死亡人數1,019人;義大利確診病例人數10萬人,死亡人數11,000人;西班牙確診病例人數8.1萬人,死亡人數3,310人,義西兩國可謂是歐盟會員中疫情最為慘重國家;伊朗確診病例人數3.8萬人,死亡人數2,640人,是OPEC組織中最為慘重國家;臺灣確診病例人數298人,死亡人數3人,目前應是國際間受新冠疫情衝擊最輕微國家;至於國家領袖級人物,包括英國從王儲查理、首相強生及衛生部長都相繼確診,加拿大、義大利、德國的領袖也都遭到病毒襲擊。

全球人們對此次疫情造成經濟損失的擔憂,正持續加劇之中,受此次疫情影響,全球經濟正因此大受抑制,美國等經濟體將進入衰退。國際貨幣基金IMF警告,這次新冠病毒疫情衝擊所引申全球經濟和金融危機的嚴重傷害程度,勢將超越12年前世界金融海嘯危機。

百多年來歷次疫情衝擊經濟不大

自2020年初以來,包括臺灣在內的國際社會,每多傾向以2003年爆發於亞洲,特別是集聚於兩岸三地的「非典流感SARS」,做為對照比較與推斷未來的準據,其實是很可能犯上「地域性偏執」之失的論述方式;其實,比較相貼近且較符合論述比例對稱性原則的,應該同屬冠狀病毒的H1N1流感大流行風暴。

過去百多年來,人類經濟社會總共歷經四度冠狀病毒流感風暴衝擊,最早先一回合是於1918年1月至1920年12月間爆發的全球性H1N1新型流感疫情,亦即是《1918流感大流行(1918 Flu Pandemic , Spanish Flu )》,此次疫情造成全世界5億人感染,7千萬人死亡,傳播範圍從北美大地到整個歐亞大陸,及至遠達到太平洋群島及北極地區;其全球平均致死率為2.5%-5% (當時世界人口17億人,與今天的75億人口規模格局大不相同),和一般流感的0.1%比較起來極為致命,為人類歷史上最致命的自然事件之一,此與今天新冠病毒疫情態勢樣貌神似。

1918年3月4日,H1N1新型流感疫情被國際廣泛稱為「西班牙流感(Spanish Flu)」,但非發源自西班牙,實乃首見於美國堪薩斯州芬斯頓軍營;其後因一次大戰爆發,美軍大舉進入歐洲參戰,以至將疫情擴散全世界。

政治對抗引申的非病意外人禍事件

1918年西班牙流感大流行的H1N1,國際間普遍認為是如同千百年來無藥可醫的瘟疫一樣,都祇是一種不可抗力的天災,總期待用天候的改變而止息或消失;人類史上歷次疫病的出現,總在每5~10年周期循環中,從每年十月寒天始發作,到翌年二、三月驚蟄或春分過後的春暖花開氣溫高升,則疫病自然消退或消失,每一回合疫病之來去期程,總不出四到五個月時間。倘若此次新冠病毒疫情,始自於2019年8月下旬,則最可能消退或消失時間,應該是2020年3月或4月間。

對於2003年的非典SARS疫情,乃至2007年第二回合H1N1(或稱為H1N5),則國際社會普遍定義這兩次流感流行,是一種足可以威脅人類健康或威脅生命存否的一種可怕流行病症。

極致抗疫防疫肇致世界經濟中止呼吸

然而這次新冠疫情乃上回流感結束至今正好超過十年的長循環週期新型流感,一開始就有美中兩大強權博弈的人為加強型政治對抗意涵,更存在治國意識型態與價值觀無法相容的東西方政治文化社會人種對抗意涵內在,以致使得這次疫情,人們除了聚焦關注於個人個體的「人命威脅」或「健康威脅」「身心健全威脅」等私自個人領域的健康保障之外,又增添了「政治對抗引申的非病意外」乃至於經濟社會社群集體集群的「共振互倚之對撞衝擊」意涵;以至於,才會自然而然,衍生出對於經社部門之集體的「關心關注」,乃至整體共利共害或群利群害關注。

也因為涉及到政治介入或公權力行政干預手段之動員運作,使得這一場應該屬於個人自體私經濟事務的「面對不可抗力」天然變數之人類宿命與天災對抗問題,不再被視為是「不可抗力的天災事件」,而竟然被重新定義為「決策及行政不中立性與情感偏頗」所衍生出來的「新生人禍危機」;或是更精確地說,這應該是一場「人禍變數高度扭曲所致的經濟社會大危機」。

華爾街,美股。(美聯社)
作者指出,在疫情蔓延時,各國紛紛出現政治介入、公權力行政干預的做法,將會導致一場「人禍變數高度扭曲所致的經濟社會大危機」。圖為華爾街,美股示意圖。(美聯社)

國家「緊急命令」的絕對必要性

人類社會面對絕大多數天然災變,或皆一般性都可以科技予以有效控制或排除;但是,政治性對抗所衍生的人禍,則遠非科技或先進裝備所可能順利予以解決;主要,還是得靠人文科學手段或社會心理、經濟要素管理,乃有以獲致紓解。

面對這次新冠病毒疫情的跨域性與與廣泛性,公共政策之操持與運作,應該是各國政府危機衝擊的唯一應對策略手段。

祇是說,新冠疫情所帶來的究竟是一個國家社會的「統理危機governance crisis」挑戰還是「治理危機administrative crisis」挑戰?

從應對快速擴散疫情之挑戰,涉及到整個國家社會資源配置與宏觀徵用調度的多元規範及法制調適問題,從制度經濟學及公共政策理論看,這次新冠疫情挑戰,對世界各國政府,乃至於對臺灣,當然都是一個重大的「國家統理議題」。

則在這種情況之下,以國家元首發布「緊急命令」方式來作為暫時脫離「憲法」框束治國行動限制,確屬最能符合民主政治體制的正確作法,在這一點上,川普及習近平都做對了;但在臺灣,卻刻意繞開了「總統發布緊急命令」的必須作為,竟由「國政治理」層次的行政院逕自組成指揮中心,行政派令陳時中擔任指揮官,就做為「封城」及「管控人民居住行動自由」的非正義性「無文無據處置律法」,是根本違憲違法違紀,也完全悖違治國理則的荒誕作為。

剝奪行動自由促使市場經濟斷鏈與瓦解

無論是習川合法,臺灣犯忌的「封城」「鎖國」「關廠」「禁學」「停市」,甚至讓「整個經濟社會活動根本停擺」的關鍵變數,正是「個人行動禁制令」的採行。

「行動自由freedom of mobility」,包括人力資本、實物資本、財貨、物品、資金、訊息的自由流通,乃絕對是世界經濟社會能夠良好成長、善性發展,以至於人類文明得以進步升級的最關鍵原動力;早在2001年,新世紀歐盟連三天高峰會議的唯一主題,就祇有「移動能力mobility」這一個字,歐盟峰會總結認為,新世紀人類的繁榮進步,完全胥賴於「完全行動自由」,乃有所倚恃落實。

而今各國政府極致防疫抗疫,率爾採行「絕對管控禁制個人行動」剛性禁制令,不啻是喊停了一個國家社會的所有經濟社會活力與動能;在市場經濟疆域之中,人流一旦中斷,則金流、物流、財流、資訊流、知識流等有形物與無形物之流動與交通,也都必然會同時宣告被隔離與被中斷,構成經濟社會的全面斷鏈與瓦解,其致成的殺傷力遠較COVID-19天然災害對於「生命財產乃至有形無形機會效益」的殺傷力,勢必益發來得更大更深遠。

義大利部分地區採取封城措施後,便有戴著口罩的警察在檢查點管制進出。(美聯社)
作者指出,各國政府極致防疫抗疫,率爾採行「絕對管控禁制個人行動」剛性禁制令,等同於喊停了一個國家社會的所有經濟社會活力與動能。(美聯社)

封城、居禁、停運造成四大經濟斷鏈

儘管從武漢模式的封城、居禁、停運到今天美歐主要大國的封城、閉市、停運,還不到百日時間,已經造成了極為嚴重的「世界級經濟社會大斷鏈危機」,至少有四種「斷鏈」形式困鎖危害了人類生存發展機會:

第一是,供應鏈斷鏈supply chain disconnected,包括商品生產供應鏈斷鏈supply side disconnected及需求服務供應鏈斷鏈demand side disconnected,這兩大斷鏈,所立即產生的要害衝擊是,使得整個經濟社會投資營運階變成為「不可能」。

第二是,維生系統斷鏈hygiene factors disconnected,包括每一個人個體工作機會及職涯生命的中斷或被截斷,以至於變成為無業jobless或失業unemployment,則在工作機會空如、就業機會空如情況長期化之下,必然使得每人所得,當然因之銳減或根本空洞化,沒工作、不幹活以致無收入之貧窮,是今天整個經濟社會趨於維生系統斷鏈的最具體象徵。在美國,至今年3月底止,失業率已飆到30%,遠遠超越了30年代大蕭條時期的失業率水準,可以想見的是,號稱「全世界最主要內需市場的美國」,即將完全被中國內需市場取代而消失,必然會是無可爭議的「即將現實」;未來中進國家社會要永續朝拜的,也會是中國取代了美國。

第三是,國家級醫療資源分配系統斷鏈。在不到十周時間之久的武漢模式中,前半個月是採取由地方省政府「治理掌控全局administrative mode」方式,造成公共政策運行失能問題,甚至於差點肇致「全局失控」危機;隨即,改由黨中央主動採取「統理掌控全局governance mode」方式,終於能夠在短短十周時間內,完全做到解封、復工、復產、復市的嘉境,令全世界也都為之擊掌讚嘆的地步,「武漢模式」在這一點上,的確堪當是一個不致引申國家社會資源斷鏈問題惡劣化的良好抗疫典範案例。

第四是,社會倫理斷鏈危機。

被打趴的經濟至少2.5兆美元才救得起

因為「行動禁制令(禁足令)」與「強制人際隔離」,立即肇致嚴重的社會疏離或機構機制疏離,甚至於至親至友至交,都因此失去了在「社會生涯」中絕對不可或缺的「絕對必要之理性與感性互動關係」。一旦在任何一個自由經濟社會中,在一段可能時日之後,「社會不再社會」、「社群不再社群」、「人倫不再人倫」時,則個體倫理與群體社會倫理之崩潰瓦解離析,則似乎是個勢所必然的演義境況,這將益發使得自由民主社會的個人主義幻化成為毫無意義的「空洞化」。

三月新冠疫情大擴散,主要大國政府為期有效抗疫防疫紛紛傚行「武漢模式」,全面封城、阻運、居禁、閉廠、歇市、不上班、不交易、關閉學校、堵限社交等「嚴格行動管控mobility curb」的偏執剛性治國行政對策,其所衍生立即效應,是整個經濟社會活動全面止息「暫停呼吸」、凍餒固縮,肇致活力、動能消失,掉進了「30年代大蕭條時期」完全再現的陷阱中,世界經濟大災難乃壟罩全球。

IMF乃據以提出警告說,健康危機、資本流動突然逆轉,以及或在某些情況下,大宗商品價格(如原油)之轟然大跌,這種種因素都會讓世界上一般低收入國家,受到尤其沉重的打擊。

因此IMF預測,疫情過後,全球至少需要2.5兆美元來阻止新興市場經濟萎縮。

2020年2月14日,國際貨幣基金(IMF)總裁格奧爾基耶娃(Kristalina Georgieva)出席慕尼黑安全會議。(AP)
IMF表示,健康危機、資本流動突然逆轉,以及或在某些情況下,大宗商品價格之轟然大跌,這種種因素都會讓世界上一般低收入國家,受到尤其沉重的打擊。圖為IMF總裁格奧爾基耶娃(Kristalina Georgieva)。(AP)

事後救經濟 無法挽回大蕭條頹勢

本屬百多年來第四次天災大流感的新冠病毒疫情,之所以引申成為嚴重傷害了或者窒息了經濟社會動能與活力,乃至即將肇致有史以來最嚴重的世界級經濟大蕭條,主要應該歸因於「過度超額的事先防禦」以及「嚴重短少或闕如的事後救濟政略」所致。

包括臺灣本身在內,多數國家政府採行的事先防禦措施,幾乎全數都設定在「唯一屏障人身健康確保人命安全為尚」,完全忽略人身健康保命與社會健康保命之「一體相連不可分」。當所有防疫抗疫的公共政策擬議與實施,都以醫生侷限於「病房」與「醫院」的微觀經驗判斷看法為骨幹主軸,而根本忽略無視於宏觀社會整體生理與命理的差異不同,以至造成救保了人身人命卻戕害或根本錯殺/扼殺了經濟社會的活命生機及健康市場運作肌理。

今天中國的事後救濟政略是「加速度復工復產復市」及「量寬撒幣救復內需市場活力與國民購買力」;相對可見到,美國或許也可稱之為有了「事後救濟政略」,但祇是視COVID-19危機等同於「2008次貸風暴引申世界金融海嘯危機」看待:「祇救金融不救產業市場」,對美國本身有益,卻無助於全世界經濟復甦。

毫無指望的臺灣經濟未來

從中美兩強權的防疫抗疫事後救經濟政略的對比中,我人或許可以有效預判;習近平政略或較有可能振興在造這次疫情引申世界經濟大蕭條危機的起死回生,但是川普政略,恐怕除了繼續「保住大銀行及股市不倒」之外,對於產業經濟與世界市場經濟復甦再起,可能再花十二年時間也難以見效。

然則在新冠病毒疫情極其輕微傷亡極少的臺灣,卻早已殺雞用牛刀地勇猛採行了極致防疫抗疫措施,既封城鎖國,也居家隔離、行動禁制,當然在短短三個月不到時間,已然根本徹底打趴了整體臺灣經濟,使得三個月之前猶然可以信誓旦旦說「超二趕三」的經濟成長包票,竟然已經頹廢喪言:「難免負一成長格局」;而更加令人喪志的是,迄今尚且看不到任何一個機關部會提出任何隻字半言論述「後疫情風暴的災後重建規劃」,或任何有關「臺灣經濟復健振興計畫」之預擬,直教全國人民百姓對未來臺灣前景,真正痛心到「徹底絕望」。

*作者為財團法人環球經濟社社長兼公共政策研究所所長。

喜歡這篇文章嗎?

林建山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