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人都要時過境遷後,才能評價他的是非功過:《總統俱樂部》選摘(3)

2020-01-27 05:30

? 人氣

歷史學家評比每任總統的功過,但其實總統需要比較的對象不只是彼此,而是需要考量各種所有可能發生的情況,以前美國總統詹森任內發生越戰造成嚴重傷亡為例,如果當初詹森採取其他作法,說不定會發生更糟的情形。(資料照,取自維基百科)

歷史學家評比每任總統的功過,但其實總統需要比較的對象不只是彼此,而是需要考量各種所有可能發生的情況,以前美國總統詹森任內發生越戰造成嚴重傷亡為例,如果當初詹森採取其他作法,說不定會發生更糟的情形。(資料照,取自維基百科)

瑪格麗特・杜魯門(Margaret Truman)曾經講過一個故事,是關於他父親在離開白宮不久前邀請溫斯頓·邱吉爾共進晚餐的故事。國防部長羅伯特・洛威特(Robert Lovett)當時也在場,另外還有國務卿艾奇遜、大使哈里曼、上將布萊德雷,全都是一時俊彥。

邱吉爾不是一個會放棄高談闊論的機會、或是讓談話早早結束的人,因此,他給這位即將卸任的美國總統丟出了一個問題:「總統先生」,他對杜魯門說,「我希望你已經準備好要如何回答了,當你和我站在聖彼得面前的時候(譯按:指死後接受審判),當他問我們『我知道你們倆要對丟原子彈負責,對此你們有什麼話要說嗎?』」

嗯,這可是一個尷尬的時刻。但是羅伯特·洛威特插話解圍。

「首相先生,您確定您會在和總統一樣的地方接受審訊嗎?」

邱吉爾啜飲著他的香檳,並很有自信地說,造物主不會在沒有傾聽其辯解之前就給一個人定罪,肯定會有一場由其同伴組成陪審團的聽證會的。

遊戲還在繼續。想像一下,他們一起站在天堂門口,有艾奇遜高呼「肅靜,肅靜」。「法警先生,針對溫斯頓·斯賓塞·邱吉爾能否進入天堂一案,你是否要召喚陪審團進場呢?」

這將會是一個由邱吉爾的同伴們組成的陪審團,包括像邱吉爾、羅斯福、杜魯門這樣的歷史偉人,他們都曾面臨道德的拷問,面對難以抉擇的重大決斷,留歷史來評論他們的功過是非。

邱吉爾(圖/維基百科)
包括邱吉爾在內的歷史偉人,都曾面臨關於道德的重大考驗。(資料照,取自維基百科)

每一位賓客都假設自己是陪審團裡的一員,他們可以扮演自己喜歡的任何一個偉大領袖。布萊德雷決定要作亞歷山大大帝,瑪格麗特・杜魯門如此回憶;其他人有的是凱撒大帝,有亞里斯多德,但是丘吉爾卻拒絕扮演伏爾泰,一位無神論者,或克倫威爾,因為他不信奉法治。當艾奇遜作喬治·華盛頓時,丘吉爾決定假如他放棄陪審團,境況可能會較好。他相信主審法官——哈利.杜魯門——會逕行宣告他所有的罪不成立。就像其他的每一個人一樣,杜魯門也絕對明白:政治領袖常被迫要在不可接受和不可忍受之間做出選擇,但他們別無選擇,只能一肩扛下。

在邱吉爾的訪問過程中,他向杜魯門坦承:就像別人一樣,他承認,在杜魯門突然接替羅斯福的時候,他也非常擔憂。「我當初太錯判你了,」這位首相說道。「從那時候起,你發揮了比誰都更了不起的貢獻,你拯救了西方文明。」

***

假如總統俱樂部有一個封緘印章的話,那麼圍繞在邊沿處應該有三個字:合作(cooperation)、競爭(competition)及慰藉(cosolation)。一方面,無論是出於個人私心或是愛國情操,總統們都非常願意提攜彼此邁向成功,並在其他人失敗的時候予以加油打氣。但與此同時,他們也都為了青史留名而彼此競爭。一時的讚揚或責難並沒有多大意義:重要的是他們所做出的決定會如何在歷史長河中發生作用,所以他們追求的救贖也是更永恆的那個。他們是彼此的夥伴;除了他們,誰能夠真正的褒貶臧否他們呢?杜魯門「對那些繼任的後輩總統們有很強烈的好惡」,瑪格麗特回憶;但他不會把心裡的意見說出來。他相信,「任何人,即使是一名前總統,都要在事過境遷以後,才能評價一個人在白宮中的功過是非。」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