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瘋搶大陸書場景不再,溫羅汀書街簡體書香消失中

2020-01-26 18:00

? 人氣

唐山書店老闆陳隆昊表示,書店生意在陸客自由行喊卡後,業績下滑不小。(林庭瑤攝)

唐山書店老闆陳隆昊表示,書店生意在陸客自由行喊卡後,業績下滑不小。(林庭瑤攝)

「新書來囉!」熱騰騰剛從海關運到的中國大陸簡體書,學校師生們蜂擁擠入書店內,拿起菜藍子猶如搶善書般瘋狂採購,這種場景在簡體書集散地的「溫羅汀」書街再也見不到了。

從二○○三年七月台灣政府開放中國大陸簡體書來台,原本小量低調販售的簡體版書籍逐漸趨於熱絡,紛紛進駐主流書店通路,聯經上海書店、誠品信義旗艦店簡體館等大坪數的書店陸續成立。

鼎盛期聚集逾二十家獨立書店

當時溫羅汀一帶的書店街,簡體書店如雨後春筍冒出,每家書店都有各自的市場區隔,又具有聚集經濟的效果。從老字號的明目書社、結構群書店,到問津堂、秋水堂、若水堂等,老字號的唐山書店也加入,開展成全台難得一見的簡體字人文書寶庫。

新年伊始,跟唐山書店老闆陳隆昊相約在溫羅汀碰面,他說想喝杯咖啡,於是前往附近的超商。陳老闆笑容可掬,多年搬書的辛勞,造成膝蓋軟骨退化,只得換成人工關節,讓年過六旬的他,走起路來不太順暢,但一談起書立刻眉飛色舞。

「溫羅汀」一詞,泛指由溫州街、羅斯福路、汀州路交織而成與旁及的街區,超過二十家獨立書店的高密度,營造出獨特的人文氛圍。陳隆昊回憶,早先這個名詞還不普遍,他有一次坐在飛機上翻閱雜誌時,發現有個專題介紹溫羅汀地區,讓他眼睛一亮。

陳隆昊對溫羅汀的周遭如數家珍。他說,在公館騎樓底下賣沙威瑪的那位老闆是埃及人;公館附近的大地主姓高,但誠品台大店那幢樓是遠東集團徐家所有,原本開遠東百貨,後來租給了誠品。他還透露:「我遇到了非常善心的房東,二十年都沒有調漲房租。」

「買斷」進書風險高、運寄費用貴

從羅斯福路書街、溫羅汀書街,談到新崛起於中山捷運站的地下書街,談到他幫北京中央人民廣播電台駐台記者亢霖出版繁體版的《台灣驚情四百年》。當談到大陸簡體書在溫羅汀書街的市場時,陳隆昊感嘆:「簡體字書店沒有以前那麼瘋狂了。」

他認為原因有三:首先是實體書市蕭條,消費者買大陸簡體書轉向中國電商的當當網、淘寶網、京東商城,二手舊書就到孔夫子網,打折扣把書價壓低,送書速度很快,甚至出版界人士推測這些電商在台灣有倉庫出貨。

而在台灣的通路,像誠品這樣的大型連鎖書店、流量大又有折扣的博客來,成本上有相對優勢。要買簡體書的讀者,會在每月進新書的那幾天去逛,但剩下的時間就比較沒人去買書。

其次是經營成本太高。實體書店賣一般書都很不容易了,更不要說是簡體書,定價和毛利低、運寄費用貴、書籍進退更新慢,還有退量的限制或買斷問題。相較於繁體書,簡體書售價低廉,同類型的書至少便宜三成以上。且簡體書多半以「買斷」方式進書,風險相對較高,進書的選擇也必須非常精準。

人民幣升值讓書店利潤下降

第三是大陸簡體書賣到台灣變貴了。近十年來人民幣升值,兌換新台幣從一比八升到現在一比四.五,台灣物價持續近二十年不漲,大陸書價直逼台灣書價,進口大陸書來台的利潤太過微薄。陳隆昊就說:「以前去大陸書店買書,像去二手書店大採購,現在second choice的書,不會再買得那麼順手。」

開放大陸簡體書來台十六年,面對網路時代崛起,簡體書逐漸在溫羅汀書街的實體店面消失,台灣師生在店內埋頭瘋搶的場景不再。時光荏苒,但陳隆昊對溫羅汀書街的未來前景仍充滿信心,畢竟這裡仍是兩岸知識界共同的記憶。


位於溫羅汀書街的唐山書店,是許多陸客慕名造訪的書店。(郭晉瑋攝)
位於溫羅汀書街的唐山書店,是許多陸客慕名造訪的書店。(郭晉瑋攝)

禁陸客自由行,書店生意跌逾3成

中共禁止陸客自由行,不只觀光業、旅遊業,連台灣書店也成了重災區。據移民署統計,2019年上半年一天約有5000人次申辦入台證,但從陸客自由行喊卡後,最近申辦掉到一天只有100多人,到2月將無人申請。

百度網把唐山書店列為台灣第一家獨立書店,許多陸客慕名而來,甚至還沒開店就在門口等候。唐山書店負責人陳隆昊苦笑說:「台灣讀者隨時可來,大多買一、兩本,但陸客來一次買很多,營業額三分之一受惠於陸客。但陸客自由行喊卡之後,生意少了三分之一。」

前銅鑼灣書店店長林榮基募得眾籌,打算在中山區開家新書店。陳隆昊願意引薦他認識台灣出版界人士,也願意協助進貨事宜,但也對林榮基直言:「如果書店瞄準陸客為主要購買族群,現在開書店會有不小風險。」(林庭瑤)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