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麟專文:在加拿大與胡適大使的「歷史神交」

2020-01-26 07:10

? 人氣

1996年中國試射飛彈,爆發第三次台海危機,當時的美國總統柯林頓派出尼米茲號和獨立號航空母艦巡弋台灣海峽。(取自美國在台協會臉書)

1996年中國試射飛彈,爆發第三次台海危機,當時的美國總統柯林頓派出尼米茲號和獨立號航空母艦巡弋台灣海峽。(取自美國在台協會臉書)

駐節加國期間,最令我回味不已的一個經驗,倒不是與加國人物打交道,而是與一位半個多世紀以前的中國人,做跨越時光隧道的「歷史神交」。

一九九三年十一月底,我應「加拿大論壇」(Canadian Club)之邀,前往加國中西部溫尼伯市(Winnipeg)演講。飛機抵達時,地面氣溫-25°C。在刺骨寒風中,我裹著大衣,搭車直奔市政府旁的Convention Center。溫市Canadian Club分會會長親在大廳迎接,並引導我進入貴賓室。由於當日我是在該市企業界每月午餐會上演講,會長特別先為我將午餐會的背景與出席者性質(約二百人)作介紹。

介紹完後,會長突然向我表示,溫市該演講活動已有將近百年的歷史,每位演講者依慣例會在貴賓簽名簿上留名紀念,其中不乏各國元首、政要、文化與企業界人士。不過簽名者多半以英文字署名(包含德、法與西裔姓名),只有一九四○年代初期一位中國人竟以中文署名。經過了半個世紀多,加國人士不解其意,可否請我翻譯?

會長著人將簽名簿取出,厚實真牛皮、斑駁泛黃的表面,顯然歷經相當的歲月。署名其上者,包含邱吉爾、杜魯道、雷根及查爾斯王子等歐美政要,與畢卡索、李察波頓等藝文界巨擘。待眾人翻到一九四○年某月的那頁,赫然進入我眼簾的竟是——「胡適,中華民國駐美利堅合眾國特命全權大使」!

我當場立刻會意,時值二次大戰期間,我駐美大使胡適兼使加拿大,特來轄區訪問,藉著演講呼籲加國支持在戰火中掙扎奮鬥的中華民國。

我俯視胡派瘦金體的真跡,觸摩其上、撫今追昔,激動不已。帶著發熱的眼眶,我隨之將胡氏的背景事蹟,向在旁的加國友人解說。他們感佩之餘,讚嘆連連。我語畢後,繼而屏氣凝神,在當日署名欄中恭謹地寫下我的中文姓名與職稱,以向半個多世紀前與我在同一地點的偉大前輩,獻上最謙卑的敬意。

該日午餐會後,我為了「一石二鳥」,利用難得在溫尼伯市的機會,驅車趕往市郊,加國聯邦國會議員艾渥錫(Lloyd Axworthy)的競選辦事處拜訪。艾氏日後當上自由黨政府的外交部長,我的拜會算是「押對了寶」,可謂此行不虛。不過溫市之旅最縈繞我心頭的,還是步伍胡適大使足跡的奇妙經驗。

自五四以降,胡適是影響兩三代人的「時代代言人」。
胡適駐美期間,曾。

台海飛彈危機與「福明輪案」

一九九六年夏天,我奉派調離渥京,轉任華府駐美代表處政治組組長。行前突然發生兩件大事。一是台海飛彈危機,一是「福明輪案」。

一九九六年三月,中共發射兩枚飛彈襲擊台灣鄰近海域,舉世各國矚目,加國也不例外,國會方面尤表關切。剛好國內外交部亦來通電,籲請各國為我聲援,袁代表指示我著即辦理。

我立刻分別與幾位加國國會議員密集會商,他們認為加國政府應該表態,可是主事者的外交部不便為我「主動」聲援。大夥討論後決定藉著國會質詢時間,由與我私交甚篤的執政黨黨鞭博椎亞(Don Boudria)議員就「台海飛彈危機」提出質詢,然後讓當時加國外長艾渥錫(就是我在溫尼伯市拜會的那位)藉著答詢方式,得以「被動」發言。

經過他們的黨政協商,某天上午我接到博椎亞黨鞭的電話,要我在當天下午二時左右打開電視與錄影機,收錄國會質詢的實況轉播(類似美國的C-Span)。我隨即向袁代表報告,並且共同守在電視機前。艾渥錫外長果然依照「劇本」,在答詢中公開表示台海飛彈事件令人關切,而「加國願在台海雙方之間扮演調人」,協助化解危機。

此為G-7國家外交首長公開為我聲援之首例,當然,艾渥錫外長的公開聲援比不上日後美國派遣航母的效果大,但是加方的義氣可見一斑。

飛彈危機過後不久,我國陽明海運公司所屬「福明輪」,以在公海上拋棄羅馬尼亞偷渡者的原因,在加國東岸哈里法克斯港(Halifax)遭加方扣留,船長等六人均被逮捕偵訊。這件新聞,立刻上了加國最大全國性報紙《環球郵報》(Globe & Mail)的頭版,台北國內大譁。

扣留當日,袁代表正在溫哥華市轄訪,由我代理館務,立刻展開「危機處理」。駐加新聞組長張秀實,當時正巧在哈里法克斯市出差,我首先聯絡張組長請他先勿返回渥太華,暫留哈市探視福明輪被拘留人員,並就近回報現地狀況,我也隨時電話聯繫人在溫哥華市的袁代表。他縮短溫市的行程,火速趕回渥太華,並於翌日前往哈里法克斯,探視福明輪人員。

由於此事涉及我國民在加國境內的「司法管轄權」歸屬問題,我第一時間偕同同仁范國樞(現任西雅圖辦事處處長)前往加國外交部,向新任東亞局主管官員Bruce Jutzi提出嚴正交涉。Jutzi同意我的要求,承諾立刻協調哈市相關部門,給予福明輪被拘留人員「人道待遇」及「法律諮詢服務」。我另同步急電國內,請求陽明海運公司及司法檢調單位盡速派員來加處理。

數日後,台灣派了兩位檢察官前來哈里法克斯市,會同加方審理本案。他們在溫哥華機場入境時,加國外交部還主動安排通關禮遇,以示配合我方的誠意。

西諺有云:「Perception is reality」(觀感最實在)。不幸的,福明輪事件從一開始在加拿大媒體就呈現對台灣一面倒的負面觀感,加國各報尤其對福明輪的舉措幾乎每日一罵。為了平衡加國輿論視聽、捍衛台灣形象,我除了充分回應加國各界媒體訪問、嚴正澄清以外,並且主動透過新聞組安排,上CTV、CBC等加國主流電視台新聞節目,剴切說明我方立場。

猶記抵達CTV電視台時,新聞節目製作人告訴我,他們早上主動安排了羅馬尼亞大使館發言人上完節目,準備當晚播出。該電視台未邀我方受訪,我聞言心中頓感不悅,但慶幸自己主動受訪臨時插入,不然當晚新聞節目就只有One side of the story了。

這件喧騰一時的案子,經過我方數週的多方努力,終獲加國政府同意不將我國船員移送羅馬尼亞處理;而且與我方配合,共同處理本案。最終在我離任後隔年(1997),船長等六人均獲加方釋放遣送台灣。

趙麟大使新作新作《把一手壞牌打好:一個台灣外交官的奮鬥心影錄》(聯合文學)。

*作者為資深外交官,前駐非洲史瓦濟蘭王國大使。二○一三年轉入民間企業,現任華航集團華夏航科國際(股)公司董事長。本文選自作者新作《把一手壞牌打好:一個台灣外交官的奮鬥心影錄》(聯合文學出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