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旋律回到原點 朱宗慶打擊樂團用林光清故事《泥巴》感動上千苗栗鄉親

2019-12-16 13:10

? 人氣

朱宗慶打擊樂團醞釀2年的擊樂劇場《泥巴》改編自瓷林董事長林光清的故事,15日晚間於林光清故鄉苗栗登場。圖為《泥巴》之〈土跤〉演出劇照。(朱宗慶打擊樂團提供)

朱宗慶打擊樂團醞釀2年的擊樂劇場《泥巴》改編自瓷林董事長林光清的故事,15日晚間於林光清故鄉苗栗登場。圖為《泥巴》之〈土跤〉演出劇照。(朱宗慶打擊樂團提供)

朱宗慶打擊樂團(下稱朱團)醞釀2年的擊樂劇場《泥巴》,改編自瓷林董事長林光清故事,15日晚間並於林光清故鄉苗栗登場,感動上千鄉親,演出後,朱團更與林光清重返故事背景的蘆竹湳,重溫他的家鄉記憶,如何化作舞台上的躍動旋律。

朱團於今年推出蘊釀2年的年度大作《泥巴》,以林光清的生平為基底,描述主人翁「泥巴」,自小於蘆竹湳庄頭四處跑跳、玩土,以及鄉人在龍眼樹下聊天、釀龍眼酒的鄉土記憶,再講述泥巴離鄉打拚,最後重回故鄉,燒瓦砌牆重建祖厝的故事。

20191216-朱宗慶打擊樂團醞釀2年的擊樂劇場《泥巴》改編自瓷林董事長林光清的故事,15日晚間於林光清故鄉苗栗登場。圖為瓷林董事長林光清導覽蘆竹湳社區,《泥巴》故事中的龍眼樹。(吳尚軒攝)
瓷林董事長林光清導覽蘆竹湳社區《泥巴》故事中的龍眼樹。(吳尚軒攝)

本回演出,朱團成員盡數出動,除了搬出鑼鼓等傳統打擊樂器,為傳達與土地與陶瓷的連結,也特地訂製了非洲打擊樂器「巫毒」(udu)使用,磚頭、酒甕、砂土也都成為樂器,此外為了表達泥巴奔跑、忐忑的心境,更連打氣筒都能加入音樂。

20191216-朱宗慶打擊樂團醞釀2年的擊樂劇場《泥巴》改編自瓷林董事長林光清的故事,15日晚間於林光清故鄉苗栗登場。圖為《泥巴》之〈囝仔〉(演奏UDU樂器)。(朱宗慶打擊樂團提供)
本回演出除了搬出鑼鼓等傳統打擊樂器,為傳達與土地與陶瓷的連結,也特地訂製了非洲打擊樂器「巫毒」(udo)使用。圖為《泥巴》之〈囝仔〉。(朱宗慶打擊樂團提供)

歷經台北、台中、高雄3站演出後,《泥巴》最終場於苗北藝文中心演藝廳登場,吸引上千鄉親進場,一同感受催生於蘆竹湳的旋律,上午才在台北參加馬拉松的林光清,也特地趕回苗栗,與鄉親一同觀賞。

林光清表示,他看著整齣表演,對劇中泥巴與阿嬤的情感特別有感觸,因為他自小就跟阿嬤睡在一起,父親、哥哥都出外打拚,是被阿嬤照顧長大,而對泥巴即將啟程遠方、將一掊故鄉泥土帶在身上的情節,他也感觸尤深,更引古詩「男兒立志出鄉關,學不成名誓不還」表達當年外出打拚的心境。

20191216-朱宗慶打擊樂團醞釀2年的擊樂劇場《泥巴》改編自瓷林董事長林光清的故事,15日晚間於林光清故鄉苗栗登場。圖為瓷林董事長林光清導覽蘆竹湳社區,林家家族歷史。(吳尚軒攝)
瓷林董事長林光清導覽蘆竹湳社區,講述林家家族歷史。(吳尚軒攝)

朱宗慶表示,能有《泥巴》全都是因為林光清的故事,他也稱讚團內音樂家都很厲害,只要能發出聲音的東西,在他們手上都會跳舞出旋律,而由於這次用了許多非傳統樂器,團員很多人練到手破皮、受傷也咬牙繼續堅持;此外他並宣布,2021年朱團邁入35周年之際,《泥巴》將會再次登台演出。

演出後,朱團並前往故事中的蘆竹湳,在林光清帶領下,一一參觀村莊社區、重建後的林家祖厝,以及他兒時玩樂的龍眼樹、家中養雞的處所,也由林光清講述他為重建老宅,遠赴中國尋根的經歷,以及林家來台後的家族歷史,讓從蘆竹湳出發的《泥巴》,正式回到蘆竹湳的紅磚牆間,劃下圓滿句點。

20191216-朱宗慶打擊樂團醞釀2年的擊樂劇場《泥巴》改編自瓷林董事長林光清的故事,15日晚間於林光清故鄉苗栗登場。圖為《泥巴》之〈燒土成器〉。(朱宗慶打擊樂團提供)
朱宗慶打擊樂團醞釀2年的擊樂劇場《泥巴》改編自瓷林董事長林光清的故事,15日晚間於林光清故鄉苗栗登場。圖為《泥巴》之〈燒土成器〉。(朱宗慶打擊樂團提供)
20191216-朱宗慶打擊樂團醞釀2年的擊樂劇場《泥巴》改編自瓷林董事長林光清的故事,15日晚間於林光清故鄉苗栗登場。圖為《泥巴》之〈來去遠方〉。(朱宗慶打擊樂團提供)
朱宗慶打擊樂團醞釀2年的擊樂劇場《泥巴》改編自瓷林董事長林光清的故事,15日晚間於林光清故鄉苗栗登場。圖為《泥巴》之〈來去遠方〉。(朱宗慶打擊樂團提供)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尚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