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昭南專欄:沒有「國民黨」的台灣,將會是怎樣的國家?

2019-11-30 07:10

? 人氣

國民黨選情低迷,會在這次大選灰飛煙滅嗎?圖為國民黨主席吳敦義為立委王志冰站台。(陳品佑攝)

國民黨選情低迷,會在這次大選灰飛煙滅嗎?圖為國民黨主席吳敦義為立委王志冰站台。(陳品佑攝)

在一場聚會中,有老友問到:如果國民黨主席吳敦義不推出這一份明顯親中的不分區立委名單,「王立強共諜案」的劇本會不會被推出到幕前開始上演?依我意,這道題必須要先回溯到美國政府的認知上究竟是如何看待台灣的歸屬地位。

我已多次在此專欄的各篇文章中再三闡釋,2005年連戰親率上百名國民黨黨產關係企業主浩浩蕩蕩到北京走了一趟「破冰之旅」,之後即開始帶動「台商」大舉西進,國民黨即已走上「經濟100分,政治0分」的不歸路。在當時,美中關係正在「你儂我儂」的熱戀期,國民黨也東施效顰跟著去和共產黨「你儂我儂」,更且傾其黨產前仆後繼地去「報效祖國」。

在當時的國際局勢下此一風潮乃是一種政治正確。相反的,當時阿扁總統對中共展開「遍地烽火」的外交政策反倒成了「麻煩製造者」。

當時美中相互擁抱一起發大財,既是一種時尚趨勢,台灣的財團企業自是不可能置身局外。於是十幾年下來,國民黨人跟中共之間的「發財夢」也越演越纏綿悱惻,千絲萬縷的利益關係終至難以自拔。也因此而逐漸將該黨老祖宗被打得落花流水而一路被趕到台灣來避難的教訓與反共遺訓(或稱之為「黨魂」)忘得一乾二淨!

美中擁抱發大財已遠颺,有人仍在夢中叫不醒

無奈國際局勢突然來了個大逆轉,美中反目,從原本的親密戰友急轉成對抗的戰略敵手。美國這位老大哥不單是自己要反中共,也必然要求眾盟友小弟們跟著一起對抗中共。在太平洋勢力範圍內的日、英、澳、紐、加均不可倖免,都只能零選擇地跟老大哥緊密站在一起,這是不可違逆的宿命。地處在第一島鏈正中央的台灣,又如何能擺脫得了?

我再強調一遍,對美國人而言,第一島鏈的劃定乃是美國人在二戰時犧牲了數十萬青年的生命鮮血所贏來的,也即是美國的勢力範圍之必守戰略空間。國民黨政權被中共擊垮而退守台灣後,也完全是仰賴美國保護及諸多經援才得以延續其「中華民國」的生命力。這套統治邏輯,兩蔣政權再清楚不過:缺了美國奧援,你就甚麼也不是 ,甚至不是到只好去跳太平洋。

冷戰時期,美國在台灣海峽畫下一道「中線」,並喻令「維持現狀」,既防止解放軍越過中線侵犯台灣,也嚴禁蔣家軍隊越過中線騷擾中國境界。只要不違逆此一「維持現狀」的兩個政權政策,蔣家在台灣如何高壓統治則悉聽尊便。因此如何維持美國對蔣家政權的高度信任,乃是國民黨施政上的第一守則。

王立強自陳為中國當局在香港、台灣及澳洲涉入間諜行動,並將有關中國政治干預的重要情報資料提供給澳洲官員。(圖取自雪梨晨鋒報網頁)
王立強自陳為中國當局在香港、台灣及澳洲涉入間諜行動,並將有關中國政治干預的重要情報資料提供給澳洲官員。(圖取自雪梨晨鋒報網頁)

養虎為患,中共崛起乃係美國一手扶持的

只是,1972年尼克森總統改弦易轍,親訪了北京,開始新政策「聯中制蘇」的另一章,並且也大量援助中共的經濟發展並協助致力於中共科技能力的提升。這一路走來,國民黨統治台灣的基礎也出現了大轉折,台灣戰略樞紐地位在美中熱情擁抱下,逐漸失去地緣政治上的重要性。

在這美中熱情擁抱的時代背景下,國民黨對台灣統治的正當性遭到強大挑戰,主政的蔣經國所掌握的對抗中共之台灣政權也被迫必須調整自己的統治思維,並重新思考如何延續國民黨統治的存在價值。這就是當時會出現台灣民主化的時空條件,因此當時才曾出現一種弔詭的課題:「沒有國民黨的台灣,將會是怎樣的國家?」

2000年台灣完成第一次政黨輪替,國民黨首度淪為在野黨卻依然掌握著國會多數席位。朝野相互激烈衝撞下,也種下了此後難分難解的「藍綠惡鬥」之惡質因子。

「藍綠惡鬥」如果被限定在憲政體制下的內政現象,只要面對中共威脅時,無分藍綠而能一致對外,其實倒也屬於民主體制政黨競爭的正常型態,原也無可厚非。不意,連戰2004年再度敗選後的破冰之旅,卻完全改變了台灣政治生態,中共成了國民黨盟友,民進黨也因而成為國共合作下的共同敵人。隨著時間推移,有了中共介入下的「藍綠惡鬥」不斷升級的劇本,也讓台灣與中共之間出現了敵我不分,或是亦友亦敵的微妙關係。

聯共制民:打不如買,買不如騙

對中國共產黨而言,統一台灣是列入其憲法的歷史任務。無論換哪個領導人都不敢貿然改變此一歷史任務。當美中熱情擁抱時,國民黨很識時務地也跟著去跟中共熱情擁抱,共產黨則在大國崛起的大格局中,順勢循著國共擁抱的脈絡中,開始出爐其滲透台灣的「買下台灣大計畫」。令人遺憾的是,國民黨在跟中共熱情擁抱的同時,竟然逐漸迷信於「經濟100分,政治0分」的政治騙局,終至於自廢武功而成了不設防的政治乞丐!

統一戰線,簡稱統戰,乃是共產黨人慣常採用的一種政治鬥爭方式,係指聯合不同政治團體及社會各界的力量,為同一政治目的而共同奮鬥,其基礎理論由第三國際確立。通過統一戰線,共產黨人得以聯合不同的工農階級,推翻敵對的資本主義勢力。在這層意義下,將這套理論運用到對台統戰策略,中共所欲聯合的最大政治團體就是國民黨,而其所欲推翻的敵對勢力當然就設定為民進黨。說白了,就是聯合國民黨一起推翻民進黨。國民黨是友,民進黨是敵。這應該很清楚說明了「藍綠惡鬥」長期難分難解的根本由來,也可以藉此理解韓國瑜所謂的要「叫爸爸」或是「罵王八蛋」的無厘頭比喻。「叫爸爸」要甚麼給甚麼,「罵王八蛋」就得準備挨一頓毒打!徵諸現實,確實也是如此的,端看你願不願委屈地去「叫爸爸」而已!

然而,當時序推移到2018年,美中貿易大戰開打,而且還越演越烈,連科技戰、金融戰、貨幣戰都已被推到戰場中而進入備戰狀態了。然而台灣很多政治人物卻猶然還沉迷於「叫爸爸」或口是心非、憑其智商可以玩弄著相互欺騙的既有大夢中,誤以為可以在兩大之間繼續保持左右搖擺的兩端平衡之「中性角色」,畢竟統戰紅利的迷幻力,實在很難以戒除之的。

AIT主席莫健(左一)拜會高雄市政府,韓國瑜(右一)當面告知取消訪美行程。(林瑞慶攝)
AIT主席莫健(左一)拜會高雄市長韓國瑜(右一)提出第一份示警。(林瑞慶攝)

莫健到高雄先對國民黨提出第一份示警

當10月18日,老大哥的代表人物莫健移樽就駕,到高雄市府親訪國民黨提名候選人邀其訪美,卻遭到拒絕。事後美國還透過國民黨籍的立委許毓仁放出美國對韓陣營提出了五道題目,包括:

一、「若當選總統,台灣未來經濟是否會過度依賴中國?」

二、「如何證明在兩岸關係上,能夠處理得比總統蔡英文好?」

三、「若中國要求兩岸簽署和平協議,是否會屈服中方壓力?」

四、「對於中共介入台灣2020大選的看法?以及如何應對?」

五、「是否繼續配合與美對台軍購政策」?

當時一般都認為這五道題不僅是給韓國瑜的考卷,更應該是美國對國民黨提出最嚴肅的提醒與警示。可惜,國民黨高層或因忙於內鬥,或沉迷於統戰紅利的貪婪性,竟因而麻痺到無視此一警示。

韓導驚句:老鼠偷拖鞋,大的在後面

觀諸這次澳洲出現的「共諜案」作為舉發者的第一配角「王立強」,如果真如已揭露的報導說是早於今年5月份即已向澳洲政府投案,延至10月,五眼聯盟的偵辦團隊應該已將整個案情爬梳清楚,莫健即來台並轉個彎對國民黨公開提示的五道預警題,其時間點的掌握豈非若合符節?

易言之,這個共諜案在當時即已寫好劇本並攤在莫健桌面上,就等國民黨的親中表現是否被點醒而能有所節制,再決定是否要使之搬上舞台公演而已!

再退一步設想,吳敦義「被迫」必須推出這一份紅通通的不分區名單的交涉過程中,也許美國老大哥都已經充分掌握其「被迫」情節,而且也隨其演進把後續的多向化劇情和道具都已模擬入戲了。套句韓國瑜的戲言說:「老鼠偷拖鞋,大的在後面」,也還算傳神吧!

就美國政府而言,只要放棄台灣戰略位置就會立即「被直接」威脅到美國本土的安全。更何況,請容我再一次提醒美國立場的認定:台灣是美國人在二戰時犧牲了數十萬青年的生命鮮血所贏來的地盤,豈能輕易就讓國民黨拱手讓給現在的敵人?

20191121-國民黨不分區立委提名人曾銘宗、吳斯懷、葉毓蘭、陳以信、林文瑞、李貴敏等人21日前往中選會進行登記。(顏麟宇攝)
吳敦義主導的不分區讓國民黨選情雪上加霜。圖為國民黨不分區立委提名人曾銘宗、吳斯懷、葉毓蘭、陳以信、林文瑞、李貴敏等人前往中選會進行登記。(顏麟宇攝)

國民黨連環五爆,國民黨還能存活多久?

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的頻頻失言已導致民調雪崩滑落,連其副總統候選人張善政都逼不得已要自行成立自己的選戰辦公室,明顯要跟總統候選人切割,如此荒謬的選情發展,可視為國民黨的第一爆。

香港選舉結果民主派對抗親中派得到輾壓式的壓到性勝利,其對中共大聲吶喊「NO!」的外溢效應已明顯擴及到台灣,這是國民黨第二爆。

吳敦義強勢推出濃厚親中色彩的不分區立委名單,不僅讓自己的政黨品牌嚴重受損而罵聲連連,也致令所有區域立委候選人隨著該政黨的民調墜落而集體陷入咬牙切齒的苦戰中,這是國民黨第三爆。

「王立強共諜案」涉案主犯向心和龔青夫婦在台被逮,其複雜情節仍在演繹中,估計延續到投票日之後都還不得歇止。國民黨各區域立委候選人的選情已經因此案的渲染受到莫名牽連,紛紛陷入更艱困的苦戰中,這是國民黨第四爆。

最新戰情傳來,綠營已發動「1人tag3人,力拚藍營政黨票低於159萬」。如果此一網路運動被成功捲起巨大風潮,對國民黨選情勢將是一場海嘯式的巨大災難,很可能會造成三殺下場,國民黨也隨即淪落為中小型政黨格局,再難翻身,這是國民黨第五爆。

為了一份備受指責得紅通通不分區名單,導致一個百年政黨的傾圮,何苦來哉?

「敵我不分」的國民黨會被掃進歷史灰燼嗎?

吾人所關心的是:國民黨是否會在這大選中,因為自己違犯了「敵我不分」的嚴重錯誤而被老大哥揮刀嚴懲乃至於解體呢?

民進黨和國民黨可以互視為「政敵」,但畢竟都是立足於台灣的「同胞」,在面對中共這號意欲吞噬我們的強大「敵人」時,自當同仇敵愾,拔劍怒視之!否則,還要誤將投共者的諸多中共同路人視為自己人,那也只好任其自取其辱。果真如此而步上自我毀滅的地步,也不過是剛剛好而已吧!

只是,如果國民黨真的因為此役而終於被掃進歷史灰燼裡,我們似乎又得被迫重新思考那道曾經出現過的嚴肅課題:沒有「國民黨」的台灣,將會是怎樣的國家?

*作者曾任第二屆、第四屆立委、現任《六都春秋電子報》創辦人

本篇文章共 3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135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昭南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