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兆希觀點:解開台灣遠遠落後新加坡人均GDP之謎

2019-11-30 06:40

? 人氣

台灣與香港輸給韓國與新加坡,不是因為台灣與香港選擇跟大龍對抗,也不是台灣與香港沒有進入中國投資(台灣與香港反而是投資最多的兩國),而是台灣自己的政治惡鬥政府失能所致。(示意圖,sasint@pixabay)

台灣與香港輸給韓國與新加坡,不是因為台灣與香港選擇跟大龍對抗,也不是台灣與香港沒有進入中國投資(台灣與香港反而是投資最多的兩國),而是台灣自己的政治惡鬥政府失能所致。(示意圖,sasint@pixabay)

目前國際經濟與政治局勢變化快速,深深影響台灣的未來,臺灣每個人都應該要能明確了解自己已經處於一個大時代改變的起點,維持現狀已經是過去式,繼續當鴕鳥無所作為更會讓台灣陷於停滯狀態繼續一籌莫展。處於關鍵時刻,一個錯誤選擇,將影響台灣數十年的發展方向,豈能不慎! 但是目前世界局勢混亂,中美貿易戰開打,全球保護主義興起(經濟環境的改變),香港革命已然成形,民主與專制勢必火車對撞(政治環境的改變),局勢發展將深深的牽動與影響臺灣的未來,臺灣該何去何從? 該如何做才能擺脫泥淖? 筆者藉由前新黨總統參選人楊世光的論述為引子,略述己見提供給讀者參考。

新黨功敗垂成的總統參選人楊世光有幾點對台港發展的觀察,略述如下:

1.亞洲四小龍因為大龍(中國)睡而產生優勢,大龍醒了小龍優勢就減低,觀察其他小龍(新加坡、香港、韓國)都是因為與醒過來的大龍合作而得以繼續保持優勢。所以推論小龍要選擇依靠大龍才能繼續保持優勢,進而推論應該與中共積極談判,因為談判籌碼與優勢逐年滑落,早點談有機會談成特殊待遇,最差也有平等國民待遇。臺灣如果繼續選擇與大龍對抗,最後等台灣與大陸對抗到十分衰弱,只能談成殖民地待遇如同香港一國兩制。如果挾洋自重找美國人與日本來幫臺灣談,臺灣淪為大國籌碼,談判結果只會比自己談判的結果更差。因為大國都是以自己本國利益為優先,大國肯幫小國出頭”喬”事情,考慮的一定是大國自己的利益,不可能無償幫民主小國主持正義,那只是小國不切實際的幻想,因此主張台灣要積極與大陸單獨展開談判就可以要求特殊待遇(因為兩岸和平統一的利益遠大於大陸給台灣特殊待遇的損失)。

2.香港滿足了很多政二代黨二代以及政壇失勢後的高幹(如陳雲)的出路,還有債留大陸錢進香港的奸商,這群人反送中是因為習近平反貪腐的運動擴張到香港邊緣,因此讓這群不敢去第三地的香港頂層有錢人就有了危機感,進而操弄年輕人對於房價的怒火引爆了反送中。

3.楊世光結論:不想當大人的臺灣 VS 不想當小人的香港,台灣有優勢可以跟大陸談卻不談,香港沒有優勢卻拼命想跟政府談。

筆者對於楊先生的論述有不同的看法,首先台灣人的價值順序,絕對是民主自由優於經濟發展,不可能為了多增加一些經濟發展,將軍隊交給中共,淪為中共統治下的囚犯。但是楊先生的觀察的確有些是事實,星韓的超越台灣的確跟中國崛起有關聯,臺灣的確也因此被韓國超越經濟陷入停滯,這些都是與實情相符,的確有這樣的味道。過去臺灣佔大陸GDP 45%,現在連5%也沒有,甚至已經不是輸給一個廣東省,2014人均GDP已經開始輸給市(深圳),所以大陸的崛起的確造成台灣或香港的相對優勢縮小,有如台灣當年的崛起也造成日本優勢降低,更不要說中國崛起當然對台灣產生更重大影響。但是解方卻非如楊先生的結論,台灣就是要往大陸傾斜才能回到四小龍之首,台灣到底要傾中還是傾美,台灣島內早已爭論不休,筆者有些不同的觀察,期盼能對於相關爭論做出理性分析提供給讀者參考。

台星港韓中歷年人均GDP(1970~2017)。(作者鄭兆希提供)
台星港韓中歷年人均GDP(1970~2017)。(作者鄭兆希提供)
星港韓中人均GDP與台灣的比值(1970~2017)。(作者鄭兆希提供)
星港韓中人均GDP與台灣的比值(1970~2017)。(作者鄭兆希提供)

要分析四小龍這五十年來各階段的發展,可以從上圖的亞洲四小龍人均GDP 近50年的表現看出端倪。台灣從1970年到1990年台股登上12000點,這20年就是台灣發生經濟奇蹟階段(台灣錢淹腳目),韓國表現也不輸台灣,兩國不斷逼近香港與新加坡,1990~2000年台灣表現也還不算弱,高科技產業的興起也讓台灣還有一波表現,股市還兩度破萬點並順利躲開亞洲金融風暴(1997~1999年),仍保持與新加坡香港同步成長。但是2000年之後(陳水扁上任)發展就停滯了(與世界平均值同步), 香港也跟台灣差不多(深藍線)進入與世界同步的緩慢成長,韓國與新加坡則持續快步前進逐漸甩開台灣與香港,台灣與香港等於整整19年(2000~2019)原地踏步(與世界平均值同步),反之中國則在這段期間快速成長。

到底台灣與香港這19年來是什麼原因突然雙雙引擎失去動力,停止快速成長? 真的是因為這19年來大龍醒了所以小龍睡了? 那為何新加坡與韓國卻不受大龍醒來的影響? 還是新加坡與韓國不與中國對抗,台灣與香港因為與中國對抗所以停止快速成長? 但台灣與香港是投資大陸最多的兩個國家,為何反而沒有享受到大龍成長的紅利? 反而韓國與新加坡有受惠中國的崛起享受到大陸成長的紅利? 這樣的說法只能說有一部分正確,因為台灣跟中國服貿與貨貿因為國內意見紛擾一直談不攏,如此解釋還說得過去;但是香港已經併入中國也停止快速成長就不合理了。另一個解釋方式就是韓國與新加坡藉由吸引全球化的資金(包含中國),也掌握到東協市場的崛起,加上全球化布局,所以持續保持高度成長。這些因素可以解釋新加坡與韓國的成長,但是為何台灣與香港受惠於中國與東協的崛起會比星韓少? 還是台灣與香港全球化布局真的有落後星韓? 香港與台灣不是中國的同胞嗎? 台灣政府不是早從李登輝時代就開始鼓勵南進? 這豈非又是矛盾?

經濟的發展停滯—起因於政治的惡鬥與為反對而反對的在野黨

因此筆者認為楊世光的看法並未點出真正的重點,香港1997年回歸中國,香港人當年與中國人均GDP差異25倍,2000年的時候香港國民所得還高於新加坡,法治與民主制度各方面都優於中國,根本”瞧不起”中國人(有如早期剛光復的台灣人瞧不起外省人,因此以日本人自居為榮),根本無法接受中國這個比較落後國家的統治。因此,回歸後反而開啟了香港人在政治上與中國對抗的時代;台灣也一樣有政治上的問題,1996年開始民選總統,2000年陳水扁因為藍營分裂(年年有瑜的第一次)當選了總統,民進黨執政後怎能放過國民黨,不斷在228事件與國民黨的白色恐怖以及黨產問題上攻擊國民黨,藍綠兩黨為了核四的議題也不斷爭論(超過20年了!!!,民進黨要負最大責任,應該追究民進黨責任,黨產充公賠償國庫),終於陳水扁志得意滿玩過頭了,2000年陳水扁在核四議題上羞辱連戰 (連戰先生想必念念不忘,一定要聯合31位中常委呼籲藍營團結),台灣政壇潘朵拉的盒子從此大開,台灣墮入了腥風血雨的藍綠惡鬥惡性循環地獄中哀嚎,政壇從此只問藍綠不問黑白,108位被鎮壓住的天罡、地煞星宿、牛鬼蛇神就此竄入台灣政壇,反對黨永遠反對到底,劣幣逐良幣興風作浪超過20年。

也就是台灣與香港經濟的真正問題都是在”政治惡鬥”,其實跟政治上與中國的親近程度無關。香港是不得不然,因為實在無法忍受中國的統治,如同當年民進黨先烈先賢必須用激烈手段對抗威權專制的國民黨。台灣則是自己笨死的,死在自己的內鬥上怪不了別人。這二十年來,台灣根本不需要仇中,雖然台灣人大多認為中國是流氓政權不可能接受一國兩制,但是畢竟台灣與香港不同,台灣有自己的領土與軍隊,中國這20年來頂多耍耍嘴皮恐嚇說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拿起飛彈瞄準台灣(台灣當然也瞄準中國),但中國又能奈台灣如何?

這些隱藏在胡同陋巷裡的蝸居生活,和維多利亞港的繁華產生強烈對比。(圖片取自Flickr)
台灣與香港經濟的真正問題都是在”政治惡鬥”,其實跟政治上與中國的親近程度無關。大龍的崛起並不一定會對台灣與香港的發展產生負面影響,甚至善加利用還可以是正面互利,如同新加坡與韓國。圖為香港維多利亞港。(示意圖,取自Flickr)

所以台灣與香港輸給韓國與新加坡,不是因為台灣與香港選擇跟大龍對抗!! 也不是台灣與香港沒有進入中國投資(台灣與香港反而是投資最多的兩國),而是台灣自己的政治惡鬥政府失能所致。所以解決之道也不是如楊先生所提要盡快與中國簽署和平協議取得超國民待遇就能夠解決台灣經濟停滯的問題。台灣人民再怎麼說都是不可能接受中共的一黨專政統治,這問題無解,換孫中山或華盛頓來當台灣總統也是無解,也不是台灣熱臉去貼中共簽署和平協議或是耍狠威脅中共要搞台獨就能夠解決。除非中共政權垮台,中國改成民主制度,這才是兩岸三地有可能和睦相處甚至共同發展中華民族的唯一道路。可惜,實踐這個夢想的主動權台灣也沒膽去碰,甚至就算中共垮台了,如果藍綠兩黨仍是為了奪取政權持續惡鬥,台灣經濟還是只會繼續原地踏步,這才是藍綠不敢說的真象。

所以大龍的崛起並不一定會對台灣與香港的發展產生負面影響,甚至善加利用還可以是正面互利,如同新加坡與韓國。實際讓台灣與香港停滯的原因卻是因為台灣與香港政治上的內鬥才造成經濟發展停滯。反對黨開始變得不理性問政,永遠反對到底,甚至造成公務人員有功也罵,弄破更要賠,讓公務人員心態從此變成少做少錯,不做不錯。例如核四議題,ECFA 議題,為了避免被反對黨冠上圖利財團的帽子,產業補助也從此消失,台灣因此20年來沒有產業政策,台灣的經濟發展當然停滯。連台北忠孝東路都開始出現店面掛滿紅單,這就是20年藍綠執政無能,祖公產被敗家富二代花光的鐵證。

台灣20年來總統改民選都選出”外行”總統

筆者提出一個假設性問題,讀者可以想一想答案,如果2020選上的總統馬上就請假4年,各位選民你覺得台灣經濟會比不請假差多少? 筆者想像應該有很多人真實的感覺應該是可能會差不多吧! 這樣的感受其實就是點出一個問題—台灣這二十年來最大的問題不僅藍綠惡鬥,總統還都是治理台灣的大外行,才會讓人民20年來對於總統完全沒有感覺。也就是台灣總統對台灣最重要的兩件事情就是拚外交、拚經濟產業,但是回憶這二十年來卻乏善可談。產業方面,例如,台灣台積電全世界最強,但是卻扶植不起台灣手機品牌,很蠢吧!! 中國沒有製造能力卻能靠台灣電子五哥、聯發科、­大立光、台積電等關鍵零組件的火力全開相助,可以將華維與OPPO等山寨手機養成可以威脅蘋果、幹掉HTC與華碩的跨國大企業,這種愚蠢已經無法用幫別人養女朋友來形容,大概只有用被賣掉還幫蛇頭數鈔票的蠢差可比擬。外交方面,陳水扁的迷航之旅/Trouble maker;馬英九完全執政卻連ECFA 也沒簽好,其他各國FTA 也無太多進展 ; 蔡英文一任就失去了6個邦交國。20年來跟中國的外交政策就是不統不獨不武跟維持現狀,兩者根本沒差卻搞得台灣分裂20年,都是只會屁股朝著中共,不敢正面面對中國人民搞統戰,更不敢對中共說三道四,人民要如何能對總統有感?

台商的蠢要怪誰? 怪台商自己不爭氣? 怪中共? 還是怪台商沒有走後門去巴結中共? 唯一有可能帶領台商團結一致對外的,當然還是只有台灣政府,責無旁貸。但是台灣政府做了哪些措施? 台灣政府只會威脅台灣將領不能赴大陸參加國慶大典,但是卻放任蔣尚義與梁孟松赴大陸發展晶圓製造(矽盾是比飛彈更強的防護台灣神器,如果台灣開戰,絕對會引爆比石油危機更嚴重的晶圓危機,造成全球經濟動盪),這等動搖國本與影響台灣安全的事件,至少也要立法將此兩人抓起來關個幾年,但台灣政府卻老神在在無動於衷,反而跟意識形態有關的事件,民進黨政府反應激烈、態度積極、勇於任事,參加中共的國慶典禮就要取消終身俸。這種只有統獨意識形態沒有產業概念的總統,台商當然有如一盤散沙,任憑中國各個擊破或是用銀彈攻勢逐一瓦解。

20140223JW0031-SMG0010-調查-總統府外觀 防爆門--吳逸驊.jpg
唯一有可能帶領台商團結一致對外的,當然還是只有台灣政府,責無旁貸。但台灣政府卻老神在在、無動於衷;只有統獨意識形態沒有產業概念的總統,台商當然有如一盤散沙,任憑中國各個擊破或是用銀彈攻勢逐一瓦解。(示意圖,吳逸驊攝)

當政府宣稱完成了兩個兆元產業,機械產業與物聯網產業,卻無視機械產業還在放無薪假,也搞不清楚為何台灣機械業20年來除了用物美價廉老招之外還有甚麼方法才能讓台灣機械業更上一層樓,追上日本與德國? 也完全沒有看到台灣高科技產值全球密度第一,台積電每年晶圓代工資本支出世界第一,但是台灣高科技機械設備與零組件產業,在全球連幫人提鞋的份也沒有,政府早就沒在關心放牛吃草了,這樣也好意思厚著臉皮說政府已經幫助機械產業晉升兆元產業!!

物聯網最重要的應用就是智慧汽車、智慧醫療與智慧城市,但是台灣智慧汽車軟硬體還遠遠落後中美,甚至也輸給新加坡,智慧汽車軟體發展出來後要用在哪裡? (給裕隆用? 還是世界大汽車廠會肯用台灣發展的智慧汽車軟體? 台灣想取代Google? ),智慧醫療與智慧城市的困難不是在硬體,而是在軟體,而發展軟體最重要的資產是人才,台灣發展的優勢何在? 如果政府連給中國學生來台就學的健保都有歧視嫌疑,台灣一堆大學卻沒有半間擠得進亞洲前十名,清交是否該整合? 至少弄出一間全亞洲最強的半導體大學! 否則台灣如何吸引人才發展成亞洲人才中心或是蔡總統的亞洲矽谷?? 還是喊喊口號編列預算錢撒一撒,明年就會自己長出一整個矽谷? 藍綠總統20年來早已學會吹牛不打草稿,靠自我吹捧講幾個民眾不容易理解的偉大名詞,貼個標籤在自己身上就是偉大政績,難不成蔡總統的燙金外殼博士論文也是這樣弄出來的?

潛艦國造在中國阻撓下對外買不到整船也無法找到願意技術移轉的國家,但是潛艦作戰時對於打開海洋封鎖卻有著重要的功能,如果真有心,整合國內公民營造船廠與中科院大家分工慢慢做總是有達成的一天,但是如果連出來騙錢的廠商(慶富案)也分辨不出,這樣的政府就算沒有貪污也是無能至極,還是老話一句—這20年來的政府就是外行,有這種政府,要如何相信亞洲矽谷是長的出來的? 政府真的懂亞洲矽谷成功的關鍵何在? 不是出來騙選票的? 台灣就在這樣無能的藍綠惡鬥中錯過了亞洲金融中心,錯過了亞洲物流中心,接下來還要錯過亞太AI或資訊中心….這些產業ABC 看起來總統們完全沒有概念,只會口號治國,633,5+2,然後編列預算,事情就結束了,程度等同於小學。

另一個造成台灣經濟停滯的原因就是中國政府的高額補助企業,這是臺灣輸給中國企業最重要的原因,中國高科技產業(LED LCD Touch panel Solar cell)、汽車及其零組件產業、鋼鐵、玻璃、造紙,透過政府強力補助,然後中資企業再以3-5倍薪水強力挖角台灣企業員工,台灣人沒有敵我意識,因此許多人被挖角,造成大陸許多高科技廠商快速追上台商, 最後造成台灣高科技四大慘業,經濟當然無法成長。反觀韓國則無此困擾,因為挖角同文同種的台灣人CP 值高很多,再加上韓國人的愛國意識強也不容易被挖角,中台激戰韓國置身事外但是台灣高科技卻”死傷”慘重。政府面對中國政府全面圍剿台商的銀彈攻勢(換算成金額,甚至可能比823砲戰還激烈十倍以上),兩岸產業激戰到血流成河、屍橫遍野,政府有任何作為嗎? 法律系總統們不僅不懂產業,甚至有如晉惠帝般,覺得有那麼嚴重嗎? 台灣可以失去一個無人礁不能失守一個兆元產業,台灣可以允許航空業幾天罷工但是無法忽視重點產業在放無薪假甚至倒閉,但是藍綠總統顯然都不是當總統的料,永遠抓錯重點顛倒著做,對經濟與產業完全外行,20年來藍綠兩黨智庫雖然領取大把選舉補助款,卻毫無對策、形同虛設,最後台灣產業被各個擊破(一去不回),經濟當然只能原地踏步。

中國國旗、五星旗。(美聯社)
另一個造成台灣經濟停滯的原因就是中國政府的高額補助企業,這是臺灣輸給中國企業最重要的原因。20年來藍綠兩黨智庫雖然領取大把選舉補助款,卻毫無對策、形同虛設,最後台灣產業被各個擊破。(示意圖,美聯社)

中美貿易戰下,台灣目前最大的國安危機與產業攻防重點,就是在半導體業,也是台灣唯一倖存的高科技。如果台灣電子品牌持續低迷(電子品牌是電子業的根,半導體產業是電子業的上游產業),如果美國把晶片當成國安問題強力補助Intel,更不要提中共都已經大張旗鼓,敲鑼打鼓地說要對台灣半導體開戰、開刀、要舉全國之力派幾千億補助大軍殺過來了,台灣政府可有任何國安意識與作為? 台灣政府居然靜悄悄的,繼續歌舞昇平,真的不是筆者誇大,這樣的政府有如秦朝胡亥一般令人不可置信。當中國政府已經成功用銀彈攻勢將台灣四大高科技產業(LED/LCD/Touch panel/Solar cell)攻下,且得手多次,讀者覺得台灣最後一個”高科技半導體產業”在這種無能政府底下還能撐多久?台灣20年來的政府除了藍綠惡鬥之外毫無建樹絕對是中肯的評論,跟趙高亡秦前還在鬥李斯一般離譜,藍綠繼續執政台灣哪裡還有明天?

因此解方絕非如同楊先生所言,台灣應該加速與中國談判取得特殊待遇就能解決,當然也不是尋求台獨往美國傾斜就能解決,台灣問題更不是中共打壓的問題,就是單純的幾任外行無產業經驗總統不是貪腐就是看不懂經濟病因,不知如何帶領台灣,造成台灣輸給中韓,造成台灣經濟停滯;台灣問題就是出在政治上的藍綠惡鬥,永遠反對到底的藍綠兩大富二代阿斗黨,永遠只在乎勝選,把黨與個人的利益放在國家之上,再加上無知與愚昧,就算核四對台灣有利為了勝選也要將之打成廢鐵,甚至造成空汙與肺腺癌死亡人數增加也再所不惜,這種拿錢毀掉自己競爭力與健康的做法,連阿斗都做不出來,偉大的民進黨做的臉不紅氣不喘,臉皮厚如城牆。藍綠政客上任後第一件事就是將前任政績打成廢鐵,沒有智慧與肚量救回民脂民膏,也是拖垮台灣經濟的另一個因素;還有每天只會忙選舉造勢、逛宮廟、夜市與菜市場的總統(每兩年一次大選,每次選舉搞掉一年多,四年內到底有花多少時間在當總統??);以及忙著解釋的總統(蔡英文的私菸、明文規定300萬、假博士論文、軍公教抗議年金改革),忙著應付邱毅的爆料(陳水扁的太太與女婿都涉嫌貪汙與內線交易)或是忙著應付很會帶動民怨的在野黨(馬英九第二任,開放美牛、國際油價高漲後的油電雙漲、課徵證所稅、洪仲丘事件、太陽花學運),20年來的總統都很忙著處理這些雜事,也是台灣原地踏步20年的原因。

治國人才向上流動管道及選民水準還要精進

最後一個台灣原地踏步的原因就要回來怪台灣選民,台灣20年來即便藍綠兩大黨已經腐化或有如敗家的富二代,嚴重衰敗與老化,但是選民每次都還是含淚投票,尤其本次總統大選更是嚴重。選舉已經惡質到只剩抹黑與狂賣恐懼芒果乾,看來明年一月選民最後還是會自動棄保,來避免自己最討厭的那位候選人當選,這種無意識行為其實就是已經中了藍綠惡鬥撕裂族群之毒而不自知,有如被下罟或催眠的人,最後投票的決策關鍵因素,都不是選賢與能,而是考慮誰最有希望能讓我最討厭的候選人不要當選,最後就是造成藍綠兩個阿斗黨永遠輪流執政,台灣焉有明天?

當選民最後都是以棄保做決定時,就會不斷出來高喊團結,大罵脫黨參選的候選人或是其他政黨的候選人破壞團結(如本次的宋楚瑜出來競選,藍營選民也是質疑宋主席破壞團結,助攻蔡英文),此時,選民已經被藍綠兩黨給把持住,造成賢能之士,永遠跨不過藍綠門檻,沒有藍綠兩黨支持當選機率就等於零,市場已經失去淘汰藍綠兩大安逸靠勢黨的機能,造成優秀小黨永遠無法出頭。也就是藍綠惡鬥與撕裂族群已經造成台灣的民主制度失靈,已經扭曲變質,變成沒有靈魂只剩軀殼的民主制度,永遠也選不出為國服務的好人才,因為市場2/3的人都被藍綠洗腦成功,相信另外一個顏色的人當選,台灣就死定了,深信如果不給自己信賴的政黨國會過半,施政就會被敵對政黨綁手綁腳,所以選民永遠只能吃藍綠兩黨推出的爛芭樂,這是市場選民已經中毒所造成。好似市場就是相信纏小腳就是美,大腳婆如何變成選美冠軍? 當市場大多數人都對藍綠死忠,認為背叛藍綠就是沒有中心思想、就是沒有誠信的政治人物、就是人格破產的投機分子、就是背骨、就是害群之馬,想要改投入小黨爭取參選機會的優秀候選人有絲毫機會嗎? 再加上在藍綠兩黨提名制度下,動輒黨紀伺候有如黑幫,年輕一輩優秀候選人要苦熬多久才能輪到自己上場? 這就是為什麼台灣至今仍深深地被藍綠吸血鬼狠狠咬住動彈不得,有如殭屍,永遠原地踏步的主因。台灣選民該換個腦袋了,台灣政黨如果真有所謂政黨理念,理論上都是一樣的,就是勤政愛民,計利當計天下利,如此而已,其他統獨等理念都是騙人的假議題,那為何政治人物不能如同換公司一般,如果CEO 不是很OK,領導與執行力很差,甚至貪腐嚴重、用人唯親,優秀人才為何不能多換幾間公司,為何一換公司就等於我是背骨的投機分子?? 這是甚麼鬼邏輯? 難怪年輕優秀人才永遠無法爭取到出線機會,市場沒有機制淘汰不適任的政客,永遠就只能選藍綠派系妥協後擺出來的幾個爛芭樂。

憂鬱(示意圖/Wokandapix@pixabay)
年輕優秀人才永遠無法爭取到出線機會,市場沒有機制淘汰不適任的政客,永遠就只能選藍綠派系妥協後擺出來的幾個爛芭樂。這就是為什麼台灣至今仍深深地被藍綠吸血鬼狠狠咬住動彈不得,有如殭屍,永遠原地踏步的主因。(示意圖/Wokandapix@pixabay)

當民進黨的黨魁只會幫小英量身訂做有利小英的初選制度,然後被這樣委屈做掉的賴清德還是得強顏歡笑出來支持小英,否則這輩子就可能永無翻身之日;當國民黨的黨魁為了自己的愛恨,不斷變更初選制度,最後搞到全黨離心離德,分崩離析,各自為政,優秀人才為何還要忍氣吞聲的在國民黨內打拼?? 沒辦法,因為選民結構就是藍綠分明,選民已經被洗腦成功,認為脫離藍綠政黨就是背叛,就是要唾棄,就是害群之馬,那優秀人才還有其他出路嗎? 當然只能乖乖地當那些阿斗黨揆的跟班與應聲蟲,誰造成的? 當然是喜歡搞族群撕裂的政客與可以輕易被洗腦的選民所造成的!!

當你大罵國民黨貪汙,卻為陳水扁貪汙辯護,當你大罵國民黨過去一黨專政,卻大聲為民進黨廢掉公投辯護,當你大罵蘇貞昌連神明都敢騙,卻不斷幫韓國瑜的繞跑辯護,當你大罵韓國瑜繞跑,卻對小英總統博士論文完全沒有質疑,當你大罵韓國瑜學貸政策是買票,你是否也同樣反對蔡英文的0-6歲每月5000元補貼? 當你對政治人物的操守與要求永遠是因人而異,雙重標準,你就應該要警覺了,你已經被政客洗腦下蠱中毒了,你在跟政治人物談不倫戀,你只是一個被渣男政客洗腦成功的癡情女子。你就是阻礙台灣進步,讓台灣永遠脫離不了藍綠政客毒手,脫離不了藍綠惡鬥的元兇。但亡羊補牢,現在覺醒,猶未晚矣!

從競爭理論來看,政壇如果只有兩大黨最後就是會造成兩虎爭一兔的結果,就是兩黨都會想方設法伸一腿絆倒對方(抹黑),就能不費吹灰之力逮到兔子,最後結果就是兩大阿斗黨永遠輪流執政,台灣小黨永遠沒有空間,台灣優秀人才永遠無法出頭天,台灣當然永遠在泥淖中呻吟。 走筆至此,讀者應該可以明白,藍綠兩個把持台灣政壇整天高唱愛台灣,但是實際行為卻是每天撕裂族群搞族群鬥爭(也就是抹紅手段,毫無證據就動輒嚴厲指控對方賣國賣台,恐嚇選民往自己陣營靠),撕裂逼迫選民選邊站,就是台灣經濟沉淪的兇手,高喊賣台賣國者才是真正的賣台。兩黨20年來的惡鬥以及將個人與政黨利益置於國家之上,將20年前充滿活力、投資錢淹腳目的台灣,逐漸搞的死氣沉沉,外資投資逐年下滑,台北街頭已經難得看到外國人,臺灣的快速老化,兩黨難辭其咎。解決之道並非將所有過錯推給萬惡中共,也不是熱臉去貼中共,唯一的解決之道,就是讓沒有統獨意識的政黨出線,讓小黨林立,永遠不要再讓兩大黨把持政壇。

2020總統大選在即,選民已經給兩大黨20年的時間了,結果是把台灣搞得祖公產即將花完,高科技產業已經淪為四大慘業還毫無知覺。如果再給兩大黨繼續執政與內鬥四年,四年後會不會泰國馬來西亞的GDP總和都已經超越台灣? 中國半導體也已經追上台積電了? 屆時台灣人還哭得出眼淚嗎? 2020選民真的還要繼續含淚投給藍綠兩大黨? 放台灣一條生路吧! 與其等死還不如找死,也許台灣還有一線生機。2020,愛你愛你,真愛台灣就不要陷入政客的情網中無法自拔,大膽地來一次政治外遇吧!

*作者為台灣土生土長機械博士,從年輕出社會就眼睜睜看著台灣從四小龍之首跌落,因緣際會接觸高科技設備產業,並悟出台灣高科技產業的突圍之道,投筆從戎,期盼一生不留白。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