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兆希觀點:台灣民主 2.0 是壓垮中共集權的終極稻草

2019-07-21 07:10

? 人氣

筆者認為,當沒有軍隊的香港都敢嗆辣的喊出反中共政權,台灣此時此刻應和中國大動作提出中華民國存在的事實,並呼籲世界各國重視民主台灣不應該被中共統治與限縮國際生存空間。圖為中共領導人習近平。(資料照,美聯社)

筆者認為,當沒有軍隊的香港都敢嗆辣的喊出反中共政權,台灣此時此刻應和中國大動作提出中華民國存在的事實,並呼籲世界各國重視民主台灣不應該被中共統治與限縮國際生存空間。圖為中共領導人習近平。(資料照,美聯社)

要談中共政權對台灣的危害,從國際角度來看,就是中共不斷壓縮台灣的國際生存空間,從民間角度來看就是兩岸交流但是卻頻頻讓台灣吃台獨螺絲,最近中國網民又在發功,舉報台灣研究生柯筌耀臉書媚日與支持蔡英文總統,中國網友種種舉報台獨的行徑,不論是吳寶春、吳念真或是周子瑜,甚至連蔡英文喝過的奶茶店也不行,種種誇張行徑已經到接近精神錯亂鬼影重重的地步。當中國網友還在瘋著追殺台獨時,台灣人早已見怪不怪,只能憐憫中國網友可能讀不到過去的歷史,如果台獨分裂祖國該罵,那當年對日抗戰時心懷鬼胎,不願意投入抗戰,最後師出無名搞分裂中國的中國共產黨是否更該罵? 還是強盜幹久了就可以變成合法政府?

如果不是共產黨的一分抗日,二分應付,七分發展策略,中國國民黨需要耗時八年才能對日抗戰成功? 如果中共當年跟著國民黨浴血抗戰,是否能提早兩年就抗日成功? 少兩年戰爭,是否可以少死100萬國軍,400萬平民,少2100萬人成為難民? 國家又可以減少多少兆損失?

中國網友鋪天蓋地的用一個根本成不了大事騙騙選票的台獨來羅織台商與藝人的罪名到底是腦筋哪裡打結? 因為台灣可以獨立與進入聯合國的門票就在中美兩強手中,根本不在台灣2300萬人民手中,中國網友罵台獨是一件讓台灣人腦筋錯亂莫名其妙的事情,好像強盜居然還高舉正義大旗大罵: 死老百姓你抗拒搶劫是為富不仁!再說中國共產黨在台灣無一尺建設之功,台灣從天安門事件後對中國開始鉅額投資與輸入各行各業製造技術讓中國從農業社會開始轉型並且複製與放大台灣經濟起飛的模式,造成今日中國的經濟起飛,台灣功不可沒。台灣對大陸這等功勳,就算讓台灣獨立了,大陸可有損失一根寒毛? 大陸網友大喇喇地批判養育他的父母,歌頌外來蘇聯政權扶植的偽極權貪腐中共政權,蘇聯還是一個近幾百年來不斷侵占中國西北與黑龍江流域大片土地的敵國,這樣認賊作父的行為是紅衛兵的遺毒已經侵入骨髓造成的嗎?

中共政權的存在對台灣另一重大禍害就是造成台灣20年來藍綠惡鬥嚴重拖垮台灣經濟,藍綠惡鬥的根源就是在統與獨,政客為了騙選票不斷操弄統獨來撕裂選民與激化對立尋求最大支持,因為政客深諳用悲情與恐懼比起理性論述更能激起選民的情緒與支持熱情,因此負面選戰一直是台灣選舉的主流。想要讓政壇跳樑小丑消失,只有兩個可能,一個是選民素質與智能提升讓跳樑小丑黔驢技窮消失於政壇(所謂白色理性力量),第二個就是拿掉藍綠惡鬥的根源;第一個方法需要時間醞釀,第二個方法有兩種可能,一個是改掉兩虎爭一兔的選舉制度,第二是推動中國民主化,讓歷史這隻看不見的手水到渠成自然將兩岸問題做圓滿解決(民主一中)。

中國擴大在非洲的軍事影響力,圖為中國首批派駐南蘇丹的維和部隊(新華社)
中國擴大在非洲的軍事影響力,圖為中國首批派駐南蘇丹的維和部隊(新華社)

但是中共政權有可能垮台改為自由民主制度嗎? 看到大陸網友嘲笑台灣或歐美可笑的民主制度遠不如菁英專制的效率時,台灣人可能對於民主也開始失去信心,這裡要提出幾點說明來破解菁英專制的假象:

一、絕對的權力(沒有人可以監督,可以任意羅織罪名監禁反對者)帶來絕對的貪腐,這是社會科學少數可以稱為定理的論述。也就是如果滿清繼續執政繼續保持帝王制度,再過2000年,歷史教科書的主要內容還是如下重複的內容,宮廷內鬥+貪腐+冤獄+官逼民反+戰爭。這就是一人集權專政的結果,從夏商周到清朝已經實證驗證2000年以上,不曾改變過。就算偶而出個明君,下一代也絕對會破功,因為富不過三代又是一個讓精英專政制度破功的定理。

二、中國大陸經濟起飛的成就是台灣的功勞? 還是菁英專制的功勞? 還是只是大陸放開鉗制經濟發展那隻髒手的功勞? 往前看如果1987年鄧小平放棄共產主義提出經濟開放後,政治也開放了,現在中國的國民所得會更高還是更低? 往後看,中國網友真的真心認為政治專制經濟自由的社會制度就能夠讓中國融入世界體系? 取代與超越各方面開放的歐美(歐美合計人口數10.6億人口)?

三、當中國因為自由經濟開放後,國民所得增加,教育程度提高,文盲消失後, 中國人民真的還是真心相信政治繼續嚴加管制控制言論自由,處處監控人民(監視器與各地機關團體無所不在的黨支部)這樣的政治制度還能夠讓教育水平已高的數億中國知識分子滿意? 這些知識份子永遠不在意人權與隱私? 不在意法律不公? 不在意政府可以隨意扣押反政府支持者?

四、菁英專制最大的問題就是遇到昏庸領導人時,會出現從根爛掉的腐敗與瘋狂的白色恐怖,但是民主制度不至於出現如此誇張的問題。一人專制許多腐敗與荒唐的歷史充斥中國5千年歷史,不講遠的,光是共產黨專政期間,例如毛澤東的文化大革命造成幾千萬人非自然死亡,例如江澤民的鎮壓法輪功,例如習近平的新疆西藏集中營,例如官二代紅二代遍布國營事業領導人,這些都是在民主國家不可能會發生的離譜狀況,只有在一人專制極權下,才會出現基於鞏固自己勢力與避免下台後被清算鬥爭算計下,最後演變與扭曲出來的人民噩夢

五、民主制度遇到瓶頸是事實,但是民主的未來就不會改良? 民主效率真的無法超越菁英專制? 一個天才的智慧真的可以敵過成千上萬網民的智慧?

基於上述的論述,筆者深信,中共一黨一人專制政權無法長久,但是中共政權到底何時垮台? 台灣人民最想知道的答案就是到底台灣還要虛耗在統獨泥淖中多少年? 讓我們沿著前面的邏輯從歷史中來尋找答案。

民主是歐洲引以為傲的發明,與工業革命一樣對人類歷史產生重大貢獻,甚至工業革命只是改善了人類的物質生活,民主才是改善了人類的精神生活,讓世界有可能免於戰爭,讓貪腐規模縮小,讓法律不再是專制政權可以對百姓羅織罪名的白色恐怖工具,讓人民可以安居樂業,對人類的貢獻甚至高於工業革命。

但是中國的民主化之路卻是一個多災多難與造化弄人的歷史,從1840年鴉片戰爭中國戰敗後,一百多年來中國就是在這樣的屈辱下,不斷有有識之士出來呼籲要求改變中國,學習西方的科技與政治制度,例如同治維新(西元1861~1895)中國進行了35年的改革後,卻在對日甲午戰爭戰敗後宣告失敗,35年的改革都只是做做樣子敷衍了事。但是1895年中國如果能做到如同日本民治維新般成功,後面就沒有甲午戰爭戰敗巨額賠款間接導致日本軍國主義崛起,後面也沒有八國聯軍與對日抗戰的摧殘,到了1930年第二次世界大戰前,中國應該就已經是與美國平起平坐的世界前兩強,甚至兩強(假設都是民主國家)就可以快速撲滅第二次世界大戰重寫歷史。

中國民主化第二次造化弄人是1989年的戊戌變法(百日維新),戊戌變法甚至一開始還是慈禧太后默許光緒帝主導還想要推行君主立憲,最後還是在政治鬥爭中失敗收場。

第三次造化弄人是1911年孫中山終於在國人殷殷期盼下推翻腐敗的滿清建立中華民國,提出三民主義思想,但是卻在後續的軍閥勢力割據中積勞成疾,留下革命尚未成功,國人仍須努力的金句後與世長辭,民主推行再次以失敗收場。

第四次造化弄人是1928年蔣介石繼承孫中山遺志終於統一全國,又是一個可以開始好好推行中國民主化的大好時機點,但是沒想到1931年日本就發動了918事件, 在100天內佔領整個中國東北地區,造成中國直到1945年都沒有機會實施民主制度。

毛澤東在抗戰勝利後前往重慶與蔣中正談判時,就公然高呼過「蔣委員長萬歲」。(作者提供)
毛澤東在抗戰勝利後前往重慶與蔣中正談判時,公然高呼過「蔣委員長萬歲」。(作者提供)

第五次造化弄人是1946年蔣中正通過中華民國憲法並開始實施,這回挾著北伐統一全國與對日抗戰勝利一雪八國聯軍屈辱的天大功績,這樣的軍事強人與政治明星居然願意頒布憲法開始推行民主制度(沒有學袁世凱恢復帝制),這是歷史的難得,這回總該可以成功推行中國民主化了吧!但是這回歷史開了中國一個更大的玩笑,這樣一個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政治明星居然四年內就可以丟掉了政權,換上一黨專政的中國共產黨統治中國。如果沒有蘇聯支持中共奪取政權,當年蔣中正在對日抗戰成功後,1946年就開始從訓政過渡到憲政,中國最遲1955年應該就已經可以算是民主國家了(比照台灣經驗1987年開放黨禁後的1996就開始第一次總統直選),經過73年的和平發展,台灣與中國也沒有分裂,現在中國早已經是超越美國的第一強國,世界第一大市場了。台灣哪還需要跟中國一大堆蠢五毛奮戰解釋民主與菁英極權何者比較優秀?此後中共掌權後的政治改革,都是比戊戌變法更愚蠢的一連串改革,例如中共1958年的生產大躍進就是愚蠢改革的千古代表作且按下不談。

第六次的造化弄人,是1989年~1991的天安門事件與後續的蘇聯解體,1989年中國出現了天安門事件,大學生爆發學運爭民主,接著世界共產主義領頭羊蘇聯居然瞬間轟然垮台,當年許多人就紛紛預測中國一黨專政應該也無法撐下去了。沒想到中共鎮壓居然奏效了,再加上接下來幾年台灣與香港商人不斷西進中國,幫助中國發展經濟,最後中國共產黨居然奇蹟的度過了此次危機直到今日(有如宣布癌末的病患又多活了30年),大出美國的意料之外,也跌破所有西方觀察家的眼鏡。中國民主化居然就這樣經過了六次造化弄人,延宕了179年還是一個極權專制的國家,中國應該是全世界最難民主化的國家。

更讓孫中山始料未及的恐怕不只是中國共產黨可以推翻中華民國,中共政權的殘暴,讓過去歷代暴君都黯淡無光,根據大陸知名反共作家辛灝年的說法,光是1949-1978年,毛澤東主政30年,這是中國共產黨最不堪入目的30年,政治運動多到不可勝數,造成的政治迫害冤獄官逼民反或是強暴婦女事件,多如牛毛。舉出傷亡比較慘重的,如1950年的鎮壓反革命運動,1951的三反五反, 殺害國民黨特工與殘餘勢力,死亡87萬以上,1958的人民公社與大躍進,造成大饑荒非正常死亡3000萬人以及 1966-1976年十年文化大革命… ,種種倒行逆施,令人髮指的屠殺冤獄,造成多少人倫悲劇,總計這三十年餓死與迫害致死以及後來的宗教迫害等等非自然死亡人數,可以多達8000萬人;江澤民主政20年期間(含退而不休的十年),迫害法輪功以及各種宗教如西藏新疆以及基督教,強拆各地教堂,傷亡人數也不在少數,這都是在沒有對外發動戰爭沒有外患侵擾下只為了打倒政敵或鎮壓反對者,鞏固個人與共產黨的權勢,就可以造成如此多的傷亡與悲劇,在中國歷史上絕對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歷代昏君暴君都俯首稱臣望塵莫及的殺人魔,這樣的政權居然可以撐了70年之久,反觀秦朝暴政只有12年之久,秦始皇地下有知,也不免要怨嘆歷史對秦朝有失公道!說中共政權根本就是一頭九命怪貓也不為過!難不成中共政權真的就會如習近平修改任期後,從此一黨專政統治中國直到天荒地老?

20190616 upload-新新聞0119期-六四事件、北京大屠殺(10-3)-中共若要攻打台灣所涉及的問題,不止限於兵力及武器裝備問題。(新新聞資料照)
六四事件。(新新聞資料照)

人類推翻政權的過程,就是兩股力量的拔河,一是恐懼二是憤怒,當憤怒高過於恐懼就會引爆革命,恐懼就是執政者築起來防止人民革命的高牆, 一般就是高壓統治,當執政者無能與貪腐讓人民的憤怒超越了恐懼的高牆,民意就如同滔滔不絕的江水潰堤了,如星火遼源一般依等比級數擴散開來,革命就此爆發。

例如孫中山一開始倡導革命,附和的人並不多,甚至被一般人視為流寇土匪, 但是日俄戰爭結束後,社會風氣開始從清朝改革中絕望,轉而支持革命,這就是憤怒已經壓倒恐懼的結果。

過去的經濟破產與施政無能可以慘到易子而食,過去的貪腐可以官官相護官僚到把你的財產充公沒收,甚至強佔你的老婆,讓你對政府的憤怒可以到達食肉寢皮青筋暴露的地步,也就是過去的革命是在極端的憤怒戰勝的極端的恐懼下才會發生,做官者必須橫徵暴斂到一種程度才會官逼民反。

現代的革命要發生就容易多了,因為恐懼沒有以前的大,因此只要一定程度的憤怒就能戰勝恐懼,戰勝自己不願惹事生非的心,就能起來革命。例如長榮罷工就是一種現代革命,大規模的遊行也算是一種現代革命,因為憤怒沒有那麼大,手段也就不會那麼激烈,不會動不動就拿刀拿槍出來。香港人反送中遊行就是香港人的憤怒已經戰勝了恐懼,這會勾起中國其他各省雨後春筍般的出來推翻中共政權嗎?

大家回想一下台灣美麗島事件,美麗島雜誌社的成立是因為余登發被逮捕,而美麗島發起的遊行爆發成激烈衝突,是因為1979年12月9日有宣傳車義工被逮捕與刑求埋下隔日衝突擴大的種子,再隔日警總開始大舉搜捕黨外人士,就是所謂美麗島事件,從此在台灣埋下了藍綠仇恨的種子,也引爆了台灣社會白色恐怖世代壓抑了30年的不滿。 8年後, 1987年蔣經國臨死前開放了報禁與黨禁,而那些被逮捕與刑求的政治犯與辯護律師最後也都變成民進黨的要角。

1979年的美麗島事件為黨外人士,包括施明德、林義雄、黃信介、許信良、呂秀蓮、陳菊、張俊宏、姚嘉文爭取民主和自由,卻涉嫌叛亂罪遭起訴,最後由李登輝總統就職後特赦。(取自維基百科).jpg
1979年的美麗島事件為美麗島雜誌社成員為核心的黨外運動人士,包括施明德、林義雄、黃信介、許信良、呂秀蓮、陳菊、張俊宏、姚嘉文爭取民主和自由,卻涉嫌叛亂罪遭起訴。(資料照,取自維基百科)

從這段台灣民主化的歷史來看,如果沒有警總(或是蔣經國)的擦槍走火逮捕逮黨外人士,其實蔣經國任內並沒有爆發嚴重的遊行與示威,也就是雖然當年台灣人民教育程度已經提高,國民所得來到6000美金,當時執政者白色恐怖也已經緩和許多,雖然恐懼門檻不高,理論上相對容易爆發反政府示威,但是由於當時台灣經濟正在快速起飛,甚至有好幾年是以每年20%的幅度在成長,人民對於生活滿意,忙著賺錢,相對的憤怒也不容易累積。因此事後諸葛來看,蔣經國時代,台灣社會的確不容易爆發大規模反政府示威,因為憤怒一直低於恐懼。但是反而從李登輝開始,人民恐懼降到最低,國民所得來到8216美金(美國的23649的1/3),戰後嬰兒潮(1951年以後出生者)變成社會中堅,再加上1990年後台灣經濟成長就開始趨緩,反而在李登輝時期爆發了國民黨遷台後的第一次大規模野百合學運,這或許反而可以定義成台灣的第一次革命(反政府示威)。

藉由台灣的民主化過程來推論中國的民主化是否能夠發生?

2018年的中國,人均國民所得已經來到USD9608,沿海各省已經來到USD 13058~21188(美國62606的1/4~1/3),改革30年後,教育水平也已經高了,經濟成長率也開始趨緩,就在這時爆發了中美貿易大戰,又因為一個逃犯條例引爆了香港的反送中遊行,而中國內部的政治鬥爭其實只有比李登輝時期有過之而無不及,再加上中國的網路已經完全普及,雖然中國的高壓統治讓恐懼比李登輝時期大,但是中國領土廣大更容易擦槍走火,尤其香港的憤怒已經大於恐懼更是敲響或打開中共政權下台的序幕,其他各省尤其是廣東省(國父孫中山與黃花崗烈士的故鄉)是否會成為響應香港開第一槍的大陸第一個省份?

經濟不斷起飛讓人民憤怒降低,但是經濟不斷起飛,同時也讓人民的期待跟需求也不斷的增加越來越難滿足,一旦經濟反轉,就是中共政權搖搖欲墜的時候,逃犯條例也許就像是逮捕余登發一般,只是一個導火線,就算香港這次反送中遊行中共又使出雨傘花運動的堅壁清野策略,不逮捕不鎮壓,等待群眾毅力與熱情自我崩潰瓦解,但是中美貿易大戰後中共勢必面對經濟的成長趨緩甚至反轉,還有房地產的崩盤,以及人民清算共產黨70年來白色恐怖迫害的不滿情緒,知識水平已高的中國人民憤怒超越恐懼的時間應該不遠了,不論共產黨如何逐高恐懼的堤防(天眼監視網或是金融監視網),但是終究這就跟大禹治水一樣,防堵永遠無法根治水患,堤防越築越高只是讓潰堤的時候水淹得更大,中共政權的垮台指日可待。

等等,那台灣要扮演何種角色? 翹起二郎腿等著看好戲? 當然不是,台灣應該更積極的朝民主深化方向發展,也就是筆者所謂的民主2.0。

筆者認為的民主2.0,其定義就是:

一、可以提昇民主決策效率與品質(改善立法院吵翻天,一個法案可以躺N年)

二、提升法官的判決可以更理性與公正(恐龍法官、沒錢判死、一二審常常大逆轉)

三、可以改善兩黨惡鬥政治文化(目前兩虎爭一兔的縣市長與總統選舉,只會讓選舉陷入抹黑大賽,兩黨智庫形同虛設, 總統末期都忙著澄清抹黑或是控訴假新聞,不是只有台灣,連英國美國也是一樣!)

四、善用AI與網路來參與公共決策的制定(目前會選舉的不會治國,會治國的不會選舉,要設法讓會選舉的也會治國,就算選出阿貓阿狗也能治理的不錯,才是厲害的民主,未來只要有人民,不需要強人)

上述幾點就是民主最讓人詬病的幾大缺點,如果有人可以提出對策改善,其影響不亞於當年英國的發明民主1.0(兩百年過去了,該有點進步與改良了吧!),重要性也遠高於目前大家不知所云的工業4.0。

當美國出現民粹候選人(選舉語言充滿攻擊與批評,不斷用噩夢與悲情恐嚇選民,卻少有理性論述),當英國用土耳其難民將塞爆英國來贏得脫歐公投,連這些民主百年老牌國家也出現與台灣選舉一模一樣的缺點,我們就知道,民主制度已經來到不得不改革的時候了。

民主2.0有很難嗎? 其實一點也不難,筆者深信在網路普及到每個人每天都盯著手機的年代與AI人工智慧開始爆發的今天,不用幾年一定會催生民主2.0的誕生,這是世界潮流與趨勢,也是中國網路就算再普及也永遠追趕不上台灣的地方。

筆者拋磚引玉,提出幾個民主2.0的可能做法,希望研究與每日浸淫於政治領域的專家們能夠提出更加完善的做法來實現民主2.0 超越菁英專制。例如,決策效率與品質的提升可以靠AI與網友參與政策制定(仿效維基百科的做法)來輔助首長們提出高品質的治國方案,兩黨惡鬥可以藉由制度的改變來實現,也就是改變齊頭式平等的選舉制度與兩虎爭一兔的兩黨惡鬥選舉模式。

民主2.0可以從選舉經濟與內政部長幾個重要部長開始,對經濟與內政議題沒有一定熟悉程度的人是無法投票的,利用AI篩選去除對於相關議題不夠熟悉的選民避免這些容易受到惡夢與激情影響的選民出來投票,同時將總統大選拆成各部會首長的選舉,來避免兩虎爭”一兔”,來降低選舉的政治味,最後逐年讓選舉從抹黑與奧步大賽中轉型,避免候選人都只想伸一腿絆倒與批評對手來獲勝。讓政黨提名影響力大幅下降(因為不需要財力或動員陸軍造勢,用空軍與媒體曝光就能勝選),讓好人可以多人同時出來競選,也不會有藍綠的棄保效應,讓素人參政可能性大增,期盼最後能真正做到選賢與能。否則民主只是一種掛羊頭賣狗肉被中國網民嘲笑的無能民主(目前台灣的藍綠壁壘分明,造成郭台銘如果脫黨參選,就會變成藍軍罪人,這也是不成熟民主的表現,讓優秀者無法全部都出來參選,總統大選不是應該有20個人出來參選才是正常的嗎?),政黨政治在台灣已經淪為教科書的理想,實務上台灣政黨政治某種程度來說,早已變成沒有理想只有分贓不均的黑幫火拚而已。

如果台灣真能發展出民主2.0的高效能民主政治,就算中國共產黨真如九命怪貓,這回香港的反送中遊行歷史又再次造化弄人,第七次讓中國錯失民主化的機會,歷史的重責大任就會降到台灣手中,唯有台灣領先世界各國發展出民主2.0最後就能用民主「反攻大陸」改變中國,讓孫中山銅像落淚,完成「民主一中」的神聖歷史任務。這也是台灣下一任總統要努力的方向,當香港都敢嗆辣的喊出反中共政權的時候(香港人民可沒有軍隊),當中共正在焦頭爛額的無法應付中美貿易大戰的時候,台灣此時此刻還不敢跟中國大動作提出中華民國存在的事實,呼籲世界各國重視中華民國存在70年的事實(中共敢對台動武?中共不憚忌西藏與新疆蠢蠢欲動?),呼籲世界各國就算你不敢跟台灣建交,但是各國一定要認同與出聲告訴中國,民主台灣不應該被中共統治與限縮國際生存空間。呼籲世界各國,我理解你不敢在流氓打人的時候見義勇為出手相救台灣,但是你至少可以在流氓動手打人的時候,勇敢地告訴流氓,動手打人是不對的!

當世界局勢出現如此重大轉變,台灣除了訴諸國際支持外,也要跟中國人民溫情喊話,台灣此時應大動作呼籲中國人民起來改變中共,針對香港的反送中遊行,要對中共政權說三道四,嚴厲指控中共政權如毛澤東時代的草菅人命,如何不公平做產業競爭,如何忘恩負義對待台灣這個有養育之恩的同胞,歷史的契機已現,台灣總統如果還不知道要改變,只會繼續不統不獨不武或是維持現狀,就是無能!當全球都在屏息以待中國到底何時才可以變身為民主國家,當美國副總統彭斯也高呼中共政權應該改變,台灣切不可妄自菲薄忘了自己肩負無法迴避的歷史任務,台灣加油!

*作者為機械博士,任職於高科技業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