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控訴者的自懲是贖罪與抗議:《懲罰的三大思辨》選摘(2)

2019-11-30 05:10

? 人氣

作者指出,在醜聞爆發時,「自殺」成了一種最激烈、且必須的反抗,而這屬於受控訴者自行懲處,展現出較偏向贖罪或抗議,而非懲罰的行為。(示意圖,取自pakutaso)

作者指出,在醜聞爆發時,「自殺」成了一種最激烈、且必須的反抗,而這屬於受控訴者自行懲處,展現出較偏向贖罪或抗議,而非懲罰的行為。(示意圖,取自pakutaso)

在名為〈原罪與懲罰〉(Primitive Crime and Punishment)的著名論文中,英國人類學家馬林諾斯基(Bronislaw Malinowski)轉述了一段他在初步蘭群島(Trobriand)調查時突然發生的小插曲,而這必定深深地影響到他對探討「違法」的理解。

「某日,突如其來的哀號聲和大聲的吵鬧讓我得知附近有人剛死掉。有人告知我是Kima'i,一名據我所知年約十六歲的少年從椰子樹的高處墜落而死。」在抵達舉辦喪禮的場所時,這位人類學家當然注意到參加者懷有惡意的無禮舉動,但由於他對儀式的形式更感興趣,就沒有多加留意。直到後來,他才了解當時緊張氣氛的涵義:這名少年在被發現和表妹之間的亂倫關係後就自殺了。

實際上,在傳統的美拉尼西亞社會中,發生性關係,尤其是和自己圖騰部落的人結合,這就是違反了異族通婚的法律,初步蘭人將此視為前所未有的重大罪行。

「沒有比違反這樣的禁令更能引發人們憎惡的行為」,馬林諾斯基指出,不過他仍補充「這至少是原住民法律的典範」,因為「當要將這些道德的典範應用在實際的生活上時,事情就會很不一樣」。他在這個群體的長期居留讓他意識到,如果非正式的族內通婚不是這麼罕見,那這樣的做法也就幾乎不會受到制裁。這樣的做法會受到譴責,但是可以容忍的:在面臨這些法令的違反時,這位人類學家評論「輿論就和偽君子一樣寬容」。

那麼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將Kima'i推向了如此悲劇的激烈手段?事實上,這段亂倫關係的曝光最初只帶來村裡慣用的無聲譴責,直到某日想娶這名年輕女孩的男人表示抗議。他先是威脅要用巫術來對付他的情敵,接著這項手段證實無效,他便在某天晚上以傷人的言詞公開控訴並辱罵他,讓他沒有反駁的餘地。

面對這樣的羞辱,這名不幸的男孩只有一種體面的脫身辦法。「隔天早上,他穿戴上他的正式服裝和豪華的裝飾,爬上椰子樹並對他的群體說話,向他們告別。他解釋為何他會做出如此絕望的舉動,並含蓄地指控那位將他逼上絕路的人,意味著此後他的部落有責任為他報仇。接著他彷彿如慣例要求般發出吼叫,從二十幾公尺的高度俯衝而下,即刻喪命。」不久後便爆發了一場鬥毆,求婚者被趕走而且受了傷。正是這樣奇特的發展說明了在葬禮上發生的糾紛。

然而,對馬林諾斯基來說,這個戲劇性事件最引人注目的元素並非是自殺本身,而是對初步蘭人來說,亂倫戀愛是很尋常的事,但因亂倫而引發自殺及不同部落之間的對立等舉動,卻很少見。最常見的是,這些消息提供者將這描述成對其道德標準的最重大違反,卻不會受到懲處,只要保持某種程度的謹慎便只會引發反對的聲浪。如果任何人覺得個人受到了冒犯,就會借助這樣的神奇行為,目的是為被推定為罪犯的人帶來一些痛苦,並彌補因違反異族通婚法律所引發的混亂。

對這位人類學家來說,像這樣對違抗行為的對待與他許多同僚共同的信仰背道而馳:依據這樣的信仰,傳統社會受到嚴格的規範所治理,而其成員因懼怕受到嚴厲的制裁而盲目地遵循這些規範。除此之外,他們還會發明一些方法來逃避明顯嚴峻的法令,只要大概的斥責和更方便地使用巫術,就能在讓團體免於衝突的同時還能保存社會秩序,並提醒大家道德規範。符合作者功能主義論的分析如下:在醜聞爆發時,這顯示保守的策略失敗,只有一種最激烈的反抗是必須的—自殺。然而,即使是在這種情況下,制裁顯示出與鎮壓性規範和野蠻懲處的傳統表現大不相同的道德透視:這是受控訴者自行懲處,展現出較偏向贖罪或抗議,而非懲罰的行為。

*作者迪迪耶‧法尚(Didier Fassin),著名人類學家、社會學家以及醫師,目前任教於美國普林斯頓大學高等研究院以及法國國立高等社會科學院。本文選自《懲罰的三大思辨:懲罰是什麼?為何要懲罰?懲罰的是誰?》(聯經出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