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啟正觀點:台灣高齡化、少子化雙向衝擊的因應之道

2019-11-30 07:00

? 人氣

在高齡化與少子化的兩大社會衝擊之下,須以「心理健康」為主軸,分別在政策與法律面將「心理健康促進」融入於民眾的概念與生活中,如此得以使社會安全網絡更加完備。(示意圖/Wokandapix@pixabay)

在高齡化與少子化的兩大社會衝擊之下,須以「心理健康」為主軸,分別在政策與法律面將「心理健康促進」融入於民眾的概念與生活中,如此得以使社會安全網絡更加完備。(示意圖/Wokandapix@pixabay)

國際上對於「健康」(Health)的概念,多數以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1948年,以「完全的身體、心理與社會之幸福感(well-being),且非僅為『無疾病或體弱』的狀態」來定義。在身體層面,主要考量的是「維持個體生理上的功能平衡(physiological homeostasis)」;在心理層面,則希望能強個體的適應能力,而增進主觀之幸福感;在社會層面,則強調人際的互動,與整體社會之支持。單就此定義來說,三個層面缺一不可,才可達成所謂「完全的健康狀態」。

然而遺憾的是,對於心理健康的政策,除了常會有「任何人都覺得很重要,但仔細一看資源與制度卻極為」之外,兩大主要問題,使得心理健康的推行與完備,仍受到阻礙。首先,心理健康過去多是以「疾病治療」的角度來理。「醫療模式」確實對於心理健康具有高度的助益,尤其以心理疾病來說,國內外在相關知識與各地政府公衛體系的支持下,皆有豐富且有效的成果!但是,倘若任何層面的心理健康,例如:預防式的心理健康促進、篩選式的心理健康檢查等,皆以「醫療模式」來思考,則會嚴重限縮了「心理健康」於「個體幸福感與適應能力強化」的需求。

醫生,診斷,聽診器。(示意圖,取自pixabay)
「醫療模式」確實對於心理健康具有高度的助益,但倘若任何層面的心理健康,例如:預防式的心理健康促進、篩選式的心理健康檢查等,皆以「醫療模式」來思考,則會嚴重限縮了「心理健康」於「個體幸福感與適應能力強化」的需求。(示意圖,取自pixabay)

其次,心理健康常僅侷限於「衛生福利機關」。但很明顯地,心理健康議題常廣佈於各個政府機關的單位之內,至少包含衛生、教育及文化等部門。這樣的普遍性,使得心理健康的政策常會有「掛一漏萬」的缺失;也就是說,單純的醫療照護角度,是不容易解決一個心理健康主要議題!舉例來說,近年來國家政策強調的「藥酒癮防治」就是最佳範例。藥酒癮防治絕對不會只是「醫療」問題,也不會只由衛生局或少數衛生單位來面對處理,就可以有效解決;它必須同時包含警政、消防、教育,甚至文化政策等的相互配合,形成心理健康政策網絡,才得以做好面對此重大議題的「準備」。倘若這樣的連結無法成形,更遑論要對這樣的世紀型重大問題提出任何可能的解決方法。

有鑑於此,心理健康政策在21世紀的社會,應該以三大主軸加以發展,分別是紮根深化務實連結以及面對高齡化社會。首先,在「紮根深化」部分,是衛生 x 教育 x 文化的三面向深耕。舉例來說,近期社會上的重大傷害事件,或是藥酒癮造成的社會公共安全事件(例如:酒駕防制與後續治療服務等),不只讓民眾感受到極大的不安全感,而質疑社會安全網的建置;更重要的是,如何面對未來傷害事件的發生,才是需要處理的問題。縱使嚴刑峻罰的存廢與否,常是這樣的事件衍生而來的討論,但真正能改變這樣的社會安全結構,應該必須從「教育」紮根。這樣的教育範疇並非僅是學校體制的教育模式,而是更多元的教育內容與形式。以跟此議題具明顯相關的「情緒教育」來說,倘若能將「情緒教育」藉由各種形式,結合專業與教學,從社會文化的氛圍中加以強化!從小學基礎教育開始,向下紮根、向上延伸,改變學生情緒行為的處理想法與方式,或許遠比悔恨式地討論刑罰、建立「篩選方法」等,更加有實質的助益。

「學習處理與轉化自己的情緒,與情緒和平共處。」
倘若能將「情緒教育」藉由各種形式,結合專業與教學,從社會文化的氛圍中加以強化,從小學基礎教育開始,向下紮根、向上延伸,改變學生情緒行為的處理想法與方式,或許遠比悔恨式地討論刑罰、建立「篩選方法」等,更加有實質的助益。(示意圖,unsplash)

如同先前提及,心理健康政策常侷限於「衛生福利單位」。一方面當然使得政策不容易全面推行,阻礙了心理健康的正向氛圍;另一方面,由於不易互通有無,而使得各單位自行其政,使得心理健康政策作為易「疊床架屋」,也造成資源運用的浪費。欲有效避免此情形持續惡化,可由「橫向連結」與「縱向連結」兩者配合,產生最大化之效果。在「橫向連結」部分,其實多年來各單位亦已存在眾多心理健康相關之政策作為;因此,好的心理健康政策方向,應該是利用現今智慧科技的基礎,將各單位的心理健康相關政策加以整合!無論是「由上而下的議題式政策」,例如:藥酒癮防治或失智症醫護,或是「由下而上的主題式政策」,例如:創傷事件之心理處預,做最佳化的效能整理。在「縱向連結」部分,應將心理健康之專業人員,例如:精神科醫師、臨床心理師、諮商心理師等,跳脫原本以醫院為基的醫療模式,轉以「醫療←→社區←→居家」的「連結模式」,讓專業能走進社區、走進家庭,串接起真正「以民眾為基礎」的心理健康服務。舉例來說,失智症的心理健康處預政策,即是可運用此連結模式的最適典範。其中包括「失智識能的推廣」、「認知友善社區的建置」、「社區活動←→居家訪視的連結」與「主要照顧者的情緒支持」等,皆是以全觀式(holistic)的角度來建立一個重大心理議題的健康政策。

事實上,心理健康的議題極為廣泛,而不容易有短期且立竿見影之效。心理健康也很容易成為「口號式的重視」,但實際在執行層面的困難,卻視而不見或逃避不加以改變。然而在高齡化與少子化的兩大社會衝擊之下,在任何有利於民眾的政策之下,應建立起更堅固的基石。我認為這樣的基石必須以「心理健康」為主軸,分別在政策與法律面將「心理健康促進」融入於民眾的概念與生活中,如此得以使社會安全網絡更加完備。有鑑於此,可考慮:

(1)在政府組織中,建立獨立之「心理健康」主責單位,整合各式心理健康相關之政策。

(2)推動「心理健康促進法」,讓心理健康與醫療領域轉型為「相輔相成」而非「從屬關係」。

依照上述理念,得以將心理健康之平台妥善建立,始有可能建立「心理健康為基礎的社會安全網絡」。

*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心理學系副教授、臺灣社區醫療整合照護學會理事長、臺灣臨床心理學會理事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