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青龍的最後開學日:教師評鑑制度下的悲鳴

2019-09-24 05:50

? 人氣

抗拒不合理的教師評鑑制度五年之後,今年可能是謝青龍的最後一年授課。(取自謝青龍臉書)

抗拒不合理的教師評鑑制度五年之後,今年可能是謝青龍的最後一年授課。(取自謝青龍臉書)

上課鐘聲響起,我捧著一疊上課的教材和參考書籍走向教室,今天是新的一學年開學的第一天,也是這門「哲學思辨與邏輯推理」加入本校通識新課程架構後的第一次上課。全新的課程、全新教材、全新的學生、再加上第一次開這門課的我。和過去十九年來的每一個開學日一樣,我期待與每一位修我課程的學生,展開另一個追求學問與探索真理的新學期,但是今年在心情上卻有著微妙的變化,有些落寞、有些傷感、更有些悲涼。不是因為這門新開課程,而是今年的開學日極可能是我大學教職生涯的最後一個開學日。

因為就在我任教的大學裡,它規定了每一位教師必須每年接受評鑑,而且如果連續六年不合格,學校便可依校規予以不續聘處分。而我,今年就準備邁入第六個不合格的評鑑年度了。

讀者或許會問:這學年不是才剛開始,你怎麼能預測自己一定會不合格呢?其實我非常確定自己這個年度當然也會和之前的五個年度一樣不合格,因為我就是刻意地不配合學校的評鑑才導致不合格的啊!

為什麼刻意地不配合學校的教師評鑑呢?這恐怕要從我對大學的理念及對知識分子的自許說起了。

首先,就談談我對台灣近二十年來的大學教育發展的想法。雖然我不是什麼優秀教師,但好歹也得過幾次教師獎,然而在這十九年的教職生涯,我幾乎是眼睜睜地看著台灣的大學教育逐步地向下沉淪:各大學競相向教育部輸誠而喪失其教育主體性,或各私立大學與部份國立大學的惡性招生競爭,更不用說各大學為求良好績效的造假文化早已悖離教育的本質……。我總覺得依目前高等教育沉淪的窘況,極可能到我退休前都看不到任何改善的轉機了。這幾年總想著申請提早退休,但每每在課堂上看到學生們求知若渴的眼神,我又想能教幾年算幾年吧。至於我到底還能教幾年?這就取決於我究竟願意配合學校做那些違背我教育理念的事情到怎樣的程度了。當然,我是極度不願意的,所以便走到了今天連續五年且即將邁入第六年的教師評鑑不合格的結果。

那麼接下來就來談談教師評鑑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以及我為什麼不配合的原因。目前各大學大多已將教師評鑑納入學校的常態制度,雖然教育部最初要求各大學實施教師評鑑是為了保障教育品質及學生權益,但是這套評鑑制度到了各大學主政者手裡,卻完全變了樣。目前盛行於各大學的教師評鑑制度,早已變相為「操控教師行為」或「預備資遣教師」的工具手段,將原本教師的研究、教學、輔導等評鑑項目,全部轉化成學校認可的點數或計分(例如配合行政業務或招生活動等),然後再訂下合格的門檻分數及其不合格的懲罰機制(如減鐘點費、扣年終、甚至不續聘)。這樣的情況,教育部也並非不知,故而在今年五月送立法院的《教師法》修改版本,原先草案裡規定限年升等未過及教師評鑑不合格為不續聘條件之一,但後經諸多教師工會抗議之下而撤回該條文。

即便如此,各大學的教師評鑑制度卻依舊存在,且其不合理的要求和評分項目也愈來愈多。國內學者周平教授,以不配合教師評鑑而成為一位「不及格教師」自許,他更在〈我為何杯葛大學教師評鑑制度〉文中疾呼:「對於自甘逃避自由的教師們,我對您們不抱任何期望。但若您是終將啟蒙的知識份子,我誠心希望您能運用自己的理性,向現有的教師評鑑神話說不,從而走出自己獨特的學術風格。」對此,筆者有幸與周教授同校任教,並一起為杯葛敝校教師評鑑制度而成為全校唯三的「不及格教師」。

南華大學建立以實證資訊為基礎之決策模式,共同深化辦學特色。(圖/南華大學提供)
南華大學建立以實證資訊為基礎之決策模式,共同深化辦學特色。(圖/南華大學提供)

說起與周教授的革命情誼,必須回溯至2014年7月,我與周教授均因與學校行政團隊理念不合,而同時辭掉學務長和國際長的行政職務。記得那時候,周教授說了一句話,讓我印象極為深刻,他說:「盡了這份責任之後,我們就是一個美學式的存有了!」把教育的改革、把改革的熱情、把熱情的生命力,全部回歸到一個最原始質樸的存在──美感。不為成功、也不是有所冀求、更不為世俗間的名利,僅僅是為了自我的美感實踐,這不正應合了康德(Immanuel Kant, 1724-1804)在《判斷力批判》(Kritik der Urteilskraft, 1790)中為美感所標誌的「無目的性」嗎?!

有趣的是,在接下來的數年間,我和周教授各自在沒有相互約定的情況下,我們對學校推行的各種不合理政策、或違反教育本質的諸多措施,竟然都採取了「公民不服從」(Civil Disobedience)的不合作行動。就像前述的教師評鑑制度,我們同時看出了學校並不是運用教師評鑑來改善教育品質,而是利用它來強迫大學教師配合行政管理的各項措施。於是,我們在不合作的行動中,刻意不遵守學校安排的各種集點加分項目,甚至在違反不合理行政措施時被扣分,其結果當然就成為了學校口中的「評鑑不合格教師」。

對此,我們倒是不以為意,甚至津津樂道於自己的「求仁得仁」,不過這情況看在我們自各所屬的系所主管眼裡,就出現了一種「想幫助我們評鑑合格」的善意。當時通識中心的主任曾對我善意地表達,他有主管權限可以幫我加分或調整權重到合格的分數,但是經過我申明立場予以婉拒後,他更體諒到我不合作行動背後的初衷而尊重我的決定。事後,我才知道,原來周教授和我一樣,也拒絕了系主任的加分善意。同樣地反對教師評鑑制度、同樣地採取不合作行動、同樣地可以主管加權調整分數(這就不難理解,為何全校只有三位老師不及格了),但周教授和我也同樣地拒絕加分。

兩個惺惺相惜的人,終於在這個高教沈淪的歷史時間點上碰面,我們在彼此的身上,似乎都看到了如同巴勒斯坦社會學家薩伊德(Edward Wadie Said, 1935-2003)所說的「知識分子」的勇氣:「這個角色必須意識到他的處境,就是要能公開地提出那些令主政者尷尬的問題,對抗那些自居正統的教條口號,而且絕不能輕易地被政府或任何利益集團所收編。」

然而,在今天這個時代中,知識分子與體制(例如政府、企業、學院、宗教、職業工會……等利益團體)以及世俗權勢的關係日趨緊密,以致知識分子被這些組織收編的情況也已到了異乎尋常的程度。所謂的「專業」,其實在這一波波的政商環境的變遷中,早已逐步變成了養家糊口的職業,然後多數以專業人士自居的知識分子,也只能在不破壞團體、不挑戰權威、不逾越眾人共識的前提下,盡力地促銷自己,以讓自己更具有市場性與競爭力罷了。因此,當我們強調知識分子的責任時,我們所面對的卻是社會權威漫天蓋地而來的強力網絡(例如媒體、政府、集團、甚至同儕)的擠壓與排斥,使得我們常感到沈重的無力感。執意不隸屬於這些權威,在許多情況下幾乎是不可能的,而且更可悲的是,我們甚至常常被迫地成為目擊者,眼睜睜地看著這些權威對弱勢族群的殘害而無可奈何。

為高教一起機車環島,一起抗拒教師評鑑的謝青龍(右)與周平(左)兩位教授。(取自謝青龍臉書)
為高教一起機車環島,一起抗拒教師評鑑的謝青龍(右)與周平(左)兩位教授。(取自謝青龍臉書)

對此,周教授和我均有深切的感受,於是大學校園裡開始多了兩個人散步漫談的景像,這兩個人天南地北地聊著各種主題,從社會學、哲學到天文學、量子物理、相對論,甚至跨域到心理學、動物實驗與演化論,當然,談的最多的還是台灣的高等教育。

在這每週一次的漫步與漫談中,我和周平激盪出許多的寫作構想與行動計畫。例如兩個人常常不約而同地在媒體與報章雜誌上,發表各種對台灣高等教育的看法,便是受惠於這每週一次的校園漫步與漫談。其中最特殊的是,2016年兩個人決定騎摩托車環島,為台灣的高教與醫療請命。在那次的環島過程中,我們接受許多廣播電台的訪問,也感謝許多報社記者朋友的報導,更高興的是認識了許多在地關心台灣教育與醫療的同好。甚至,我們途經台北時,還在教育部門前召開記者會,提出「高教公共化」、「終結私大門神」、「兼任教師納入勞基法」、「全面抵制集點式教師評鑑」、「終止大學血汗勞動」、「學生助理納入勞健保」及「落實學生自主學習」等七項訴求。如今回顧看來,竟已有兩項訴求得以實現(兼任教師納入勞基法及學生助理納入勞健保),也算為台灣高等教育略盡棉薄之力了。

如今,第六個教師評鑑不合格的年度即將開展,兩個人在校園裡的漫步依然持續進行。對我而言,這些年來與周教授的漫步與漫談,就像是貝多芬(Ludwig van Beethoven, 1770-1827)《悲愴奏鳴曲》(Sonata Pathétique)中以沈思漫步而著名的第二樂章降A大調〈如歌的慢板〉(Adagio cantabile)一樣。漫步之初,兩個人偏重於沈思與冥想,企期於迸發智慧的對話;但慢慢地,兩個人又進入了另一層次,似乎就無言地沈浸在漫步中飽覽校園風光之趣;最後,我們從漫步的途徑中生出憂傷的情懷,對台灣的高等教育萌生同理同感的憂思。但這樣的沈鬱,並不會阻滯我們的腳步,因為在第二樂章〈如歌的慢板〉之後,緊接而來的,便是第三樂章c小調〈快板的迴旋曲〉(Rondo: allegro),我們將此沈鬱之思慢慢累積起來,再一點一滴地轉化成創作的繆思,讓它在即將到來的第三樂章中躍然而出。

這樣的景像不就是古希臘柏拉圖(Plato, 427-347 B.C.)的「雅典學園」(The School of Athens)及亞里士多德(Aristotle, 384-322 B.C.)的「逍遙學派」(Peripatetic school)所標舉的理想大學氛圍──無目的性的漫步與漫談嗎!?

未來,即便周教授與我都不在大學執教了,但我仍衷心地期盼:這樣「如歌般的慢板」的漫步與漫談,永遠不會在台灣的大學校園裡消失!

*作者為南華大學通識中心專任教授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