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現性別偏見—農業中的女性:《提升的時刻》書摘(2)

2019-09-24 05:10

? 人氣

再聰明努力的女性從事農業怎麼樣都無法出頭,只因為她是女人。(資料照,取自pixabay)

再聰明努力的女性從事農業怎麼樣都無法出頭,只因為她是女人。(資料照,取自pixabay)

在馬拉威某個偏遠農村迪米村,聖誕節那天每個人都聚集在一起慶祝,除了一位女性派翠西亞──她在一哩外的田裡,跪在占地半英畝的農場潮溼泥土上種花生。

當其他村民分享食物開心聊天時,派翠西亞極度小心的工作,確保她的種子完美的並列──每排間隔七十五公分,每棵距離十公分。

六個月後,我到派翠西亞的農場拜訪她,跟她說:「我聽說過妳的聖誕節怎麼度過了!」她笑說:「因為那天剛好下雨啊!」她知道如果趁土地還潮溼時播種,農作物會長得比較好,所以就這麼辦。

你一定以為像派翠西亞這麼用心的人會非常成功,但是多年來,她過得很辛苦。即使她辛勤工作,她和家人連基本生活水準都遙不可及。她沒錢給小孩交學費──儘管這是能幫忙脫離貧窮循環的投資。她甚至沒錢買一套能讓生活輕鬆一點的鍋具。農民要成功需要五樣東西:好土地、好種子、農具、時間和技術。派翠西亞和每樣東西之間都有障礙,只因為她是女人。

20190401-桃園市茄苳里,農田、農地、農路。示意圖。(取自pang yu liu@flickr/CC BY-SA 2.0)
身為女性,在男性為主的社會中在努力也難以出頭天。(資料照,取自pang yu liu@flickr/CC BY-SA 2.0)

舉例來說,這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很常見:馬拉威大多數社群的傳統規定女性不能繼承土地(馬拉威最近通過法律給女性平等繼承權,但是習俗改變得比較緩慢),所以派翠西亞的田地不是她的,是付錢租的。這是一筆費用,讓她無法投資在土地提高生產力。

還有,因為派翠西亞是女人,她對家庭支出沒有發言權。多年來,她丈夫決定全家怎麼花錢──如果不供給派翠西亞農具,她也無能為力。

她丈夫也決定派翠西亞怎麼分配時間。她搞笑模仿他指使她的樣子:「去做這個,去做這個,去做這個,去做這個,沒完沒了!」派翠西亞整天都在砍柴、打水、做飯、洗碗和照顧小孩。她沒什麼時間把她的農作物或產品拿到市場去,以確保賣到最好的價錢。如果她想要雇幫手,工人也不會像幫男人一樣賣力工作。馬拉威的男人不喜歡受女人指揮。

更誇張的是,連派翠西亞種植的種子都受到性別影響。有些開發組織長期跟農民合作育種,會長得較大或吸引較少蟲害。但是幾十年來,當這些團體跟農業社群領袖諮商,他們只會跟男人談,而男人只專注在種植他們能賣的作物。幾乎沒人幫派翠西亞這種要專心餵飽家人,經常種植鷹嘴豆、蔬菜等營養作物的農民培育種子。

政府和開發組織經常提供訓練農民的課程,但女性沒什麼自由可離家去參加課程,或與通常是男性的訓練者交談。當組織想要利用科技傳播資訊──透過手機簡訊或廣播發送指導,他們發現只有男性控制那些科技。即使家裡有手機,也是男人在拿;如果家裡在聽廣播,也是男人在選台。

當你歸納起來,就會開始了解像派翠西亞這樣聰明努力的農民怎麼樣都無法出頭。有一個接一個的障礙擋路,只因為她是女人。

*作者為慈善家、商人兼全球女權的鼓吹者。 身為比爾與梅琳達.蓋茲基金會的共同主席,梅琳達負責設定這個世界最大慈善機構的方向與優先事項。她也創立了樞紐創投投資與育成公司,致力於從美國的婦女 與家庭帶動整體社會進步。梅琳達在德州達拉斯長大,具有杜克大學電腦科學學士與福夸商學院的MBA學位。 梅琳達職涯前十年在微軟開發多媒體產品,之後離開公司專注在家庭與慈善工作。 她與丈夫比爾.蓋茲現居華盛頓州西雅圖,育有三個小孩,珍、羅瑞和菲比。

20190905-《提升的時刻》書封。(遠流出版提供)
《提升的時刻》書封。(遠流出版提供)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