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測當年遭中國驅逐原因 港裔美籍記者陳嘉韻:中國視華裔為中國人,不能報導讓中國難堪的新聞

2019-09-21 09:30

? 人氣

港裔美籍記者陳嘉韻來台參加奧斯陸自由論壇。(蔡親傑攝)

港裔美籍記者陳嘉韻來台參加奧斯陸自由論壇。(蔡親傑攝)

「我想很多人看了我的報導,會以為我立場反中國」,香港出生的美籍華人記者陳嘉韻強調,「但我不是,我是反對中國專制政權,我支持中國人民」。曾是半島電視台駐北京特派員的她,因為中國拒發簽證,2012年被迫離開中國,成為中國14年來首位驅逐的外籍記者,而她坦言,中國政府打從一開始就不喜歡她,因為中國認為她也是中國人,不應報導讓中國難堪的新聞。

不忍見說同語言的人受苦 開始關注人權議題

陳嘉韻(Melissa Chan)3歲就隨家人移民美國,畢業於美國耶魯大學歷史學系,之後再取得英國倫敦政經學院比較政治碩士,接著到香港擔任獨立記者,2007年成為半島電視台(Al Jazeera)英語頻道的駐北京特派員,而在中國的5年時間,她寫了約400篇報導,「很多人以為我只寫人權議題,但整體來看,我的報導題材涵蓋各領域」。

「起初也沒有著重人權議題,而是開始走訪中國各地後,才開始關注人權議題」,13日出席奧斯陸自由論壇的陳嘉韻接受《風傳媒》專訪時表示,去過不少中國鄉村和二、三線城市,看到當地許多問題,「看著許多和我說同樣語言的人承受痛苦,這是不對的事......在不能報警、不能提告的情況下,能怎麼辦?只能訴諸媒體,也或許是想與其他人分享故事」。

採訪避免碰到官員 像是貓捉老鼠遊戲

問及中國政府是否派人跟監採訪?陳嘉韻表示:「若在製作一開始就去跟官方接洽,那就不可能得到想要的資訊......因此不喜歡參加官方團,我們都是在遵守中國法律的情況下走訪各地。」她也透露,中國監視做得很徹底,就連在青海某個偏遠村莊採訪,4、5個小時後就會有中國官員出現,所以採訪會趕在政府機關上班前完成離開,「有點像是貓捉老鼠的遊戲」。

對於2012年遭拒發簽證,被迫離開中國一事,陳嘉韻2017年在美國南加州大學(USC)出版的《國際通訊期刊》(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Communication)發表完整說明,「我沒有最終答案,但有些事情屬實」,包括中國對於黑獄奴工的紀錄片不滿,可是陳嘉韻並未參與製作該紀錄片,「中國有陣子只發給我短期有效簽證,我想可能是在觀察我的言行和報導」。

為何被中國針對驅逐?陳嘉韻:因素很多

「很難明確指出一個原因,因為有很多因素」,陳嘉韻提到,半島電視台是間很大的公司,不確定管理高層有沒有與中國官員會面,「可能會談不如預期,因為與中共官員協商很困難」。她推測,中國外交部可能也面臨來自上層的壓力,「當時中國已有14年沒有驅逐外籍記者,而我是美國公民,但是在非美國的媒體工作」,可能因此成為400多個外籍記者中,中國政府下手的目標。

陳嘉韻也指出,儘管她是美國公民,但她是華裔,對中國而言,她也是中國人,「身為中國人卻報導中國的負面消息,這行為就是對母國不忠」,並稱中國可能對華裔外籍人士抱有不同看法。由於中國會監控媒體,又該如何在報導真相和自我審查之間取得平衡?陳嘉韻稱:「任何像我一樣在中國待了5年的外籍記者說沒有自我審查,那都不是真的,平衡則由自己去拿捏。」

德國之聲記者陳嘉韻9月13日出席台北「奧斯陸自由論壇」。(王穎芝攝)
港裔美籍記者陳嘉韻接受《風傳媒》專訪。(王穎芝攝)

在中國的新聞自由 自我審查標準自己拿捏

陳嘉韻表示,自己可以決定要強調哪些議題,「我重視人權議題,同時也要承擔風險,可能下個月就轉換題材......且報導觀點會視公司、所屬國家和個人立場而不同」,但她坦言,中國的最後數月時間,決定不再有任何自我審查行為。她也說,幾乎所有的中國人都經歷文革時期,相信有很多中國官員想讓人民有更好的生活,「我不質疑有人想讓中國變更好的心態,問題在於中國政府的作法」。

「在共產體制上,一切都凌駕法律」,陳嘉韻說,貪腐問題層出不窮,使得人民原有的生活和社會發展受限,「人民最終會想要改變,這是天性,但不是現在」。陳嘉韻認為,氣候變遷和中國崛起,甚至是美國衰退會是21世紀的主要議題,「2019年的中國與2012年時已不相同,中國變得更強大」。她表示,離開中國休息數年後,現在又想關注中國,不過是在境內關注。

20190913-「2019年奧斯陸自由論壇-台灣」13日舉行,麥奎(中)楊緣(右)陳嘉韻(左)一同討論「數位時代的政治宣傳」。(蔡親傑攝)
2019年奧斯陸自由論壇:麥奎(中)楊緣(右)陳嘉韻(左)一同討論「數位時代的政治宣傳」。(蔡親傑攝)

美國對中政策改變是好事 但要看如何執行

陳嘉韻提到,半數的美國人都熱愛前總統歐巴馬,而歐巴馬上任時,中國在南海沒有任何軍事基地,「但是8年後卻有了」,她認為,美國對中國策略進行改變,對美國人來說是好的,但要看美國總統如何執行,「中美貿易戰的部分問題在於,川普政府究竟是有具體策略,還是全憑直覺行事」。另外,陳嘉韻認為,香港「反送中」事件仍有不同立場的報導,香港媒體並未受到單一方支配。

「如果輿論被一方掌控,不可能有數百萬人上街頭」,陳嘉韻表示,可能香港人的媒體識讀程度高,會注意不要讓單一方支配輿論方向,而她也說,相較於台灣的「假新聞」肆虐,香港似乎才剛開始面對此問題。問到中國民眾是否會讀自己寫的報導,她直言:「一點都沒印象中國人民會看我的報導,我猜搞不好花最多時間看我報導的是中國外交部,政府官員可能是最了解我寫的新聞內容。」

喜歡這篇文章嗎?

簡恒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