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明去世 劉建忻臉書發千字文紀念

2019-09-21 08:10

? 人氣

台獨革命家史明去世,總統府副祕書長劉建忻發文懷念,圖為史明2017年親自出席「獨立台灣,百年堅持:史明歐吉桑生日分享會」。(顏麟宇攝)

台獨革命家史明去世,總統府副祕書長劉建忻發文懷念,圖為史明2017年親自出席「獨立台灣,百年堅持:史明歐吉桑生日分享會」。(顏麟宇攝)

總統府資政、台獨革命家史明辭世,總統府副秘書長劉建忻,晚間也在臉書發表近千字文,敬悼史明,外省背景的劉建忻除回憶,1990年七月,他加入讀書會,由學長導讀史明所著的「台灣四百年史」,才赫然發現,擺脫黨國史觀、中國史觀的台灣,原來可以這樣被解讀,也理解了另一個族群,是如何形塑了他們的政治性格與文化觀點。

劉建忻在台大工商管理系就讀的最後一年,也曾聲援因「台灣人四百年史」讀書會而起的清大獨台會案,後來還跟該案主角廖偉程結成連襟,劉也說,1991年7月中他去當兵,為了獨台會案在中正廟和警察拉扯的照片,收錄在政戰系統的檔案中,讓他正式進入軍中黑名單,整整被修理了一年半,也算是他畢生光榮的印記。

劉在文末說,「很多年以後,幾度見到史明本人,但終究沒機會跟他說聲:『謝謝,歐吉桑。』」

另位當年學運時,也是聲援獨台會案要角的總統蔡英文核心幕僚,國安會諮詢委員陳俊麟,也在臉書發文向史明道別「歐吉桑安息吧!台灣會勇敢地向前行」

劉建忻發文如下:

史明歐吉桑走了,讓我想起了近三十年前的往事。
1990年五月反軍人干政行動,是那一年學生第二度佔據中正廟,但和三月野百合不同,五月這一次並沒有把學運和政治運動者隔開,任何人都可以來參與。遊蕩在廣場的那幾個晚上,我感受到自己的「格格不入」,聽不太懂大家使用的台語,聽到「台灣人萬歲」的口號,無法跟著喊出口。
我認同民主,但我外省人的背景,算不算是台灣人?某個夜晚,我把這樣的心情分享給一位素昧平生的政治前輩。他說,你的血統並不會決定你是「什麼人」,你對自己的定義,來自你心中對生長土地的認同。這句話,對於當時還在認同飄移階段的我,像是一根浮木。
那一年暑假過後,我加入了社團的台灣史讀書會,由陳正然學長導讀史明歐吉桑厚厚兩冊「台灣人四百年史」。那時才赫然發現,擺脫黨國史觀、中國史觀的台灣,原來可以這樣被解讀,也理解了另一個族群,是如何形塑了他們的政治性格與文化觀點。
更重要的,是終於理解更多關於這塊我生長的土地的過去,也因此覺得,其實自己和其他人沒有那麼不同,我只是家族移民來得比較晚的台灣人。歐吉桑的書,絕對是我認同的啟蒙。
到了1991年五月,獨台會案爆發,陳正然學長被抓了,清大學生廖偉程也在學校被逮補(那時哪裡會料到十年後跟這個陌生人成為連襟啊)。同學聚集在社團,帶頭的叫大家回家把書丟掉,筆記都不要留著。聯合晚報超誇張,連忠孝東路機車縱火案都算在史明的帳上,說不排除有第二波逮補,我們會不會成為下一批都很難說。
我回到家,把兩本台灣史和筆記用報紙包好,放在塑膠袋裡,騎車在路上轉了轉,捨不得丟掉,又騎回家到地下室車庫,把塑膠袋塞在角落。
幾天後,氣氛沒那麼風聲鶴唳了,我們膽子稍微大了起來,發動突襲重返中正廟,劃開了那個夏天的序幕。
那一天,在國家劇院的台階上和警察拉扯布條,被抬到牌樓外的廣場,又被抬上警備車載走。那一夜,再重返中山南路,清大學生也北上佔領了火車站。一位同學被警察追趕撞破玻璃滿身是血,我到醫院把他帶回家藏起來。就這樣忙了幾天,被逮捕的四人終於被釋放。
七月中去當兵,我為了獨台會案在中正廟和警察拉扯的照片,收錄在政戰系統的檔案中,讓我正式進入軍中黑名單,整整被修理了一年半,也算是我畢生光榮的印記。
很多年以後,幾度見到史明本人,但終究沒機會跟他說聲:「謝謝,歐吉桑。」

喜歡這篇文章嗎?

顏振凱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