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大台」但仍團結、靈活、富創造力 楊建利:香港反送中體現人類最高公民素質

2019-09-14 11:00

? 人氣

香港反送中浪潮延燒至澳洲,圖為示威群眾在香港拿觀星用雷射筆抗議(AP)

香港反送中浪潮延燒至澳洲,圖為示威群眾在香港拿觀星用雷射筆抗議(AP)

香港「反送中」運動延續逾3個月,每週都有百萬民眾上街呼告民主訴求,成為香港史上最大規模抗爭。歌手何韻詩、中國異議人士楊建利與香港政治人物楊政賢等9月13日在台北「奧斯陸自由論壇」分享,「反送中」沒有中心組織,仍然可以團結一新,楊建利也稱讚港人展現高度靈活與創造力,「體現人類最高的公民素質」。

20190913-「2019年奧斯陸自由論壇-台灣」13日舉行,圖為演說人楊建利。(蔡親傑攝)
20190913-「2019年奧斯陸自由論壇-台灣」13日舉行,圖為演說人楊建利。(蔡親傑攝)

無大台的抗爭 

反送中運動延續3個月仍未退燒,學生、上班族、中老年族群等持續響應,以獨特的「無大台」(沒有領導組織)形式綿延至今。中國異議人士、人權組織「公民力量」創辦人楊建利表示,「無大台」讓反送中運動沒有明顯目標,中國政府不易採取分化手段,也是運動得以延續的主因。

曾參與1989年「六四」天安門運動的楊建利指出,香港抗爭中的科技影響力不容小覷,港人以高度加密的通訊軟體Telegram組建虛擬論壇,匯集群眾意見,是當年八九民運從未想像過的運動模式。但楊建利也認為,「無大台」模式在政治僵局上可能不容易有效談判。他舉例2011年埃及革命,群眾運動最後就是被組織化的穆斯林兄弟會(Muslim Brotherhood)與軍方收割。香港民主式抗爭如何克服難關達成實際目標,值得拭目以待。

參與群眾多元 創意無限

前民間人權陣線召集人楊政賢也贊同,反送中運動的特色就是去中心化,人們只是基於同樣訴求而被驅使上街,從參與者多元性質就可看出。他舉例,部分上街民眾都自稱為「動漫愛好者」,因為中國近年嚴厲打壓同志相關的「耽美作品」,連動漫社群都看不下去而加入民主抗爭。

楊政賢認為,多元和去中心特性也激發了創意能量,群眾每每能夠快速反駁港府的誤導言論。舉例而言,8月初曾有抗爭民眾用雷射筆引開警察視線,卻遭指控「持有雷射槍」,隔天人們就聚集起來用上千隻雷射筆指向香港政府總部大樓,並高喊「為什麼還沒著火?」以幽默回擊港府謊言。

香港的「反送中」抗爭經常有民眾以雷射筆照射警方。(美聯社)
香港的「反送中」抗爭經常有民眾以雷射筆照射警方。(美聯社)

「雷射筆集會」在場的歌手何韻詩也說,其實那是個放鬆的夜晚,人們就著夜色與霓光唱起歌來,對持續抗爭數個星期的港人而言,集體表達是相當舒壓的活動。

從雨傘到反送中 藝術在香港找到定位

身為音樂創作者,何韻詩盛讚,藝術在這場抗爭裡獲得自己的定位,讓她非常有感觸。

何韻詩說,華人對音樂有種普遍誤解,認為只是娛樂消遣,甚至常說「音樂歸音樂、政治歸政治」;她在2014年參加「雨傘運動」時,也有人告訴她「音樂與藝術沒有用」。但何韻詩強調,音樂、電影等藝術都是人民最基本的表達方式,對生活具有嚮往和追求,才有各種藝術。

20190913-「2019年奧斯陸自由論壇-台灣」13日舉行,何韻詩與現場參與人對談。(蔡親傑攝)
20190913-「2019年奧斯陸自由論壇-台灣」13日舉行,何韻詩與現場參與人對談。(蔡親傑攝)

此次抗爭中,音樂與藝術也明顯成為重要的精神力量,一首由多位匿名人士共同創作的《願榮光歸香港》已經成為港人的「主題曲」(anthem)。何韻詩表示,這也體現每個人都能用自己的創意跟幽默出一份力,不需要認識身旁的人,仍然可以是團結的社群,也希望這份力量可以蔓延到台灣。

抗爭也有代溝 30年前「只會唱共產黨的歌」

楊建利也幽默指出,他在八九民運的經驗對比現在的香港有種「代溝」,因為當時的中國民運人士從未嘗過「自由滋味」,連在天安門廣場唱歌舒緩壓力,唱的也都是「共產黨的歌」。

「我們的主題曲可能是《國際歌》,而且還是為了試著感動士兵而唱!」楊建利說完,在場聽眾不禁哈哈大笑。《國際歌》(L'Internationale)是法國共產主義者狄蓋特(Pierre Degeyter)1888年譜曲,被翻譯多種語言,也是國際共產主義運動最著名的歌曲。

楊建利表示,回首30年前的民主運動,幾乎沒有靈活性可言。但如今的香港抗爭運動,不斷展現極高的靈活度,又結合人民的創造力,可謂體現了「人類最高的公民素質」。

「我覺得非常驕傲,」楊建利說。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穎芝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