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未在自然界看過如此美麗的顏色,第一次航行:《庫克船長與太平洋》選摘(1)

2019-09-14 05:10

? 人氣

在庫克航行之前,南太平洋對歐洲人而言是個想像空間。(左岸文化提供)

在庫克航行之前,南太平洋對歐洲人而言是個想像空間。(左岸文化提供)

在庫克航行之前,南太平洋對歐洲人而言主要是個想像空間。從古希臘時代以來,人們一直相信有個南方大陸存在,其大小足以與廣大的北方陸塊相比。托勒密(Ptolemy),人稱西方地圖學的創立者,在二世紀時指出南方大陸的存在,之後南方大陸便一直出現在許多歐洲地圖中。曾經有個理論提到,當地球繞著軸線旋轉時,為了讓世界保持平衡,南方必定有一塊面積與亞洲相當的陸塊。早期繪製的美洲地圖似乎支持這項說法,因為南北兩方各有一塊看似相等的陸塊。

庫克船長第一次航行路線圖(左岸文化提供)
庫克船長第一次航行路線圖(左岸文化提供)

1767年,英國製圖師亞歷山大.達林普爾(Alexander Dalrymple)出版了《南太平洋發現史》(An Account of the Discoveries made in the South Pacifick Ocean),他在書中表示,從航海者瞥見的陸地可以得知,在太平洋肯定有廣大的陸塊等待我們去發現。他寫道:「我們擁有古代留下的紀錄,加上後人經驗的指證,可知在南方大陸上有著物阜民豐的國家;對從事商業的國家來說,沒有任何事比發現新的國家與人民更令人感興趣,不僅能激勵產業,也能為製造業開啟新的出路。」他也提到,「考慮陸地與水的相對重量,赤道南方還需要一塊大陸與北方的陸地抗衡,以維持地球運行所需的均衡。」

1768年4月,庫克奉命率領海軍部-皇家學會聯合探險隊前往太平洋觀測金星凌日。身為製圖師與天文學家,庫克擁有的技術是他獲選的關鍵,或許同樣深富意義的是選來航行的船隻原本是惠特比的運煤船,最近才剛改名為奮進號。海軍部與皇家學會共同同意指令內容,他們要求庫克經由合恩角(Cape Horn)航行到大溪地,「盡一切努力,至少提早一個月或六個星期抵達當地」,如此才有時間準備觀測。大溪地是最後一刻才選定的地點,這是根據1768年4月,薩繆爾.沃利斯率領的英國探險隊返航,帶回了歐洲人第一次登陸大溪地的消息之後所做的考量。

詹姆斯.庫克繪製的紐西蘭海圖。(左岸文化提供)
詹姆斯.庫克繪製的紐西蘭海圖。(左岸文化提供)

離開大溪地之後,庫克還有第二批指令要執行,這些指令裝在密封的袋子裡,由海軍部單獨下令。這些指令要求庫克尋找新的土地,包括南方大陸,發現這些土地「將可大大增添國家做為海上強權的榮譽,提升大不列顛君主的尊嚴,並且讓國家的貿易與航海更往前邁進」。若能發現土地,庫克將測量海岸線與「觀察土壤的性質與土地的產物;居住或出沒在該地的野獸與禽鳥,以及發現的各種魚類」。指令中也提到,「如果你發現任何礦藏、礦物或珍貴石頭,每一種你都要採集樣本返國,此外還有各種樹木、果實與穀物的種子,都必須盡可能收集。」

海軍部也指示如何與奮進號造訪地的居民建立關係。這些指令可能是基於沃利斯在大溪地的行動而起。根據沃利斯的說法,他的船下錨停泊時,遭到獨木舟船隊猛烈攻擊,為了驅散這些船隻,他只好下令舷側大砲開火,殺死許多攻擊者。他還將大砲對準在岸邊觀看的群眾,殺死的人不計其數,之後他登陸並且宣稱這座島已被征服,歸英國所有。當時衝突的詳細過程,與其他許多這類事件一樣,大溪地人這一方的說詞完全沒有留存下來。

海軍部指示庫克:

「如果有原住民,要觀察他們的天資、脾氣、性格與人數,並努力以一切適當的方法與他們培養友好關係與訂立盟約,選擇能讓他們珍視的小東西為贈禮,邀請他們進行貿易,在各方面都以禮貌與尊重的態度對待他們;然而,要留意對方偷襲,小心提防各種意外。」

至於之前從未有歐洲人造訪過的土地,海軍部則指示,「你也要在原住民同意下,以大不列顛國王之名在該國取得便利地點」。

庫克也收到皇家學會會長兼經度委員會(Board of Longitude)專員莫頓勳爵(Lord Morton)的書面建議。莫頓敦促庫克「避免濫用火器」,而且要牢記:

「讓那些人流血是最嚴重的罪行……在他們居住的幾個地區,他們是自然的擁有者,而且從最嚴格的意義來說,他們是合法的所有者。除非他們自願同意,否則歐洲民族沒有權利占領他們國家的任何部分,也沒有權利與他們一同居住。征服這些人並無正當性,因為他們絕不是侵略者。」

莫頓的關注反映出兩種觀點,首先是啟蒙運動反對過去歐洲進行海外征服與殖民的做法,其次是愛國的觀點,認為在英國自由價值影響下進行的探索與促進貿易,兩者可以不同的方式進行。西班牙「征服者」(conquistadors)在南美的所做所為經常被援引為無情對待其他民族的明證。博物學家約翰.佛斯特曾參與庫克的第二次航行,他表示,「在一個較為粗鄙的時代裡,西班牙人是殘酷的;我們應該帶著更多光明與原則,努力不讓自己重蹈西班牙人的覆轍而受後世指責。」

儘管不乏這些善意,海軍部與莫頓勳爵給予庫克的指令依然有許多曖昧不明之處。什麼是與不熟悉歐洲法律與風俗的民族培養友好關係與訂定盟約的「適當方法」,什麼是不適當的方法?登陸陌生之地,若不知道當地的權力結構或社會風俗,區別「自衛」與「濫用火器」是否真有那麼簡單?在缺乏共同語言、法律與經濟制度的狀況下,是否可能在當地居民「自願同意」下取得土地?

庫克船長(James Cook)(Wikipedia / Public Domain)
庫克船長(James Cook)(Wikipedia / Public Domain)

大西洋

1768年8月26日,奮進號從普利茅斯出發。英國船員熟悉北大西洋水域,庫克日誌的前幾頁因此相當平淡。相較之下,約瑟夫.班克斯的日誌就充滿了興奮之情。庫克熟悉而且覺得無足稱述的海域,對班克斯來說是許多生物的家園,許多尚未被科學界分類或描述。9月4日,班克斯提到當天抓到的一隻昆蟲:

「我從未在自然界看過如此美麗的顏色,大概只有寶石才能比擬……這種蟲子我們稱之為opalinum,牠在水裡顯現出各種光澤與顏色,我們彷彿看到一枚真正的蛋白石;我們把牠放在裝了鹹水的玻璃杯裡,仔細檢視數小時;牠在水中敏捷地四處衝刺,每個動作都顯示出變化無窮的色彩。」

在整趟航行中,海洋生物的收集持續進行,其中一些標本至今仍收藏在博物館中。有個大烏賊顎部標本據信是班克斯於1769年3月3日,也就是奮進號進入太平洋不久後收集到的。他在日誌裡寫著:「這天我也發現一隻剛死的大烏賊漂浮在水面,軀體已被鳥啃成碎片,種類難以辨識;我只知道用這隻烏賊煮的湯是我喝過最好喝的湯。」

大烏賊的口器標本。(左岸文化提供)
大烏賊的口器標本。(左岸文化提供)

九月中,奮進號在葡萄牙島嶼馬德拉(Madeira)停泊五天,班克斯與索蘭德首次有機會在陸地上收集樣本。他們獲得島上英國主任醫師湯瑪斯.赫伯登(Thomas Heberden)的協助,赫伯登同時也是一名熱心的自然哲學家。班克斯以批判的眼光審視島上「簡單而未改良」的工業,然後帶著十八世紀海外英國人的優越感,貶低葡萄牙人「遠遠落後歐洲其他國家,大概只有西班牙人比他們還差」。儘管如此,班克斯承認「這裡的氣候非常好,任何人都希望住在這裡,享有英國法律與自由帶來的好處」。

10月26日,奮進號越過赤道。依照海軍傳統,船員們會舉行儀式,將從未到過南半球的人丟進海裡。班克斯寫道:「庫克船長與索蘭德博士都在黑名單上,我、我的僕人與狗也在上面,我不得不用一定數量的白蘭地向負責把人丟入海中的船員討饒,如此他們才願意放過我們。」

里約熱內盧(Rio de Janeiro)是葡萄牙帝國在南美洲的中心,探險隊到了此地,希望上岸卻遭到拒絕,對方要求除非有軍隊陪同,否則不准採買補給品。庫克提到他與總督見面時的狀況:「他顯然不相信我們要到南方觀測金星凌日的說法,他認為這只是我們編出來的說詞,用來隱藏我們從事的其他任務。」班克斯偷偷上岸一天,發現自己深受這個國家吸引,「這裡充滿種類多樣的動植物,絕大多數是博物學家從未描述過的」。他把葡萄牙人的守口如瓶歸因於他們想隱瞞黃金與鑽石富礦的地點,儘管如此,他還是想找出這些礦脈。他記錄這些礦脈「位於內陸,實際上沒有人知道要走多遠……因為只要被發現沒有充分的理由走在路上,就會立刻被絞死。」

*作者威廉.弗萊姆(William Frame)是大英圖書館現代檔案與手稿組組長。蘿拉.沃克(Laura Walker)是大英圖書館現代檔案與手稿組1850-1950年部門負責人。本文選自作者著作《庫克船長與太平洋:第一位測繪太平洋的航海家,1768-1780》(左岸文化)

《庫克船長與太平洋》立體書封。(左岸文化提供)
庫克船長與太平洋》立體書封。(左岸文化提供)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