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上次到中國讓劉霞順利脫身,這回又背負著香港與新疆的重擔:梅克爾棘手的第12次中國行

2019-09-06 11:07

? 人氣

德國總理梅克爾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AP)

德國總理梅克爾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AP)

聯邦總理梅克爾第十二次前往中華人民共和國訪問,並將就一系列棘手話題與中方進行磋商。

曾幾何時,一份價值1500億歐元的經濟協議僅被視為政府領導人訪問北京帶回的一份小禮物。一位德國政府首腦能夠在鏡頭前與一位中國神職人員談論其獄中生活。然而,這個時代已經結束。

聯邦總理梅克爾9月5日前往中華人民共和國進行國事訪問時,將再次有一個德國經濟代表團陪同前往。為期兩天的議事日程上,除了與中國政治領導人會面之外,也包括與大學生們的會面。只是德國與中國的關係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復雜,而且列有棘手話題的名單很長。

新疆和香港的人權問題

在梅克爾按計劃啟程前不久,香港抗議活動領導人黃之鋒在一封公開信中向聯邦總理求助。在上次訪華期間,梅克爾成功地讓已故持不同政見者和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遺孀劉霞離開中國。然而,就中國日益肆無忌憚侵犯人權的行為舉行的會談變得越來越艱難和少見。兩國之間的人權對話暫停。聯邦外交部長批評中國對待維吾爾人的做法引起中方的強烈反應。據估計,在中國西部的新疆,有100萬穆斯林維吾爾人被監禁。

面臨經濟衰退的威脅

中國是德國最重要的供應國,同時是繼美國和法國之後德國出口商品最重要的買家。 2018年,兩國貿易額達到1993億歐元。但中國不僅是德國最重要的貿易夥伴,而且也是經濟上的競爭對手。今年年初,德國工業聯合會在一份基本方針文件中發出警告,要提防中國「國家主導」的經濟模式的「系統競爭」。經濟學家認為德國正面臨經濟衰退的威脅。對經濟衰退的擔憂有可能會促使德國繼續努力改善與中國的貿易關係。

新絲綢之路

中國對歐洲的經濟影響不斷走出新路,尤其是在港口和鐵路建設方面。通過全球基礎設施項目,即所謂的一帶一路倡議(BRI),中國希望擴建通往非洲和歐洲的海上和陸地的交通線路。一些歐盟成員國已經同意參加該項目。然而,人們也擔心中國通過這條新的絲綢之路不僅施加經濟影響,而且還可以施加政治影響力。希臘便是一個例子。該國是首批參與一帶一路項目的歐盟成員國之一。2017年,希臘對歐盟譴責中國侵犯人權的一項歐盟聯合人權聲明投了否決票。專家們擔心,可能還會有其他歐盟國家效仿希臘。

美國,伊朗和華為

中美之間持續的貿易爭端也對德國與這兩個國家的關係產生影響。美國總統川普宣布退出與伊朗的核協議之後,也對聯邦政府額外施加了壓力。而中國歡迎伊朗外交部長扎里夫( Zarif Mohammad Javad Zarif) 前來北京舉行會談,目的是幫助伊朗促進經濟,維護核協議。德國因此夾在兩個對立的戰線之間。另一個導致德國與中美兩國關係緊張的因素是德國對華為採取的態度。這家中國電信集團是領先世界市場的5G技術供應商,但安全專家對該公司的技術存在爭議。美國已將華為技術排除在其自身的網絡擴建之外。德國尚未做出決定。

中國- 歐盟協議

梅克爾此次訪華可能會有一個尤其令中國懷疑論者、其歐盟夥伴法國感到高興的收獲,也就是中國在計劃簽署的歐盟和中國貿易協定中做出的承諾。柏林已經發出信號,將在2020年擔任歐盟理事會主席期間利用與北京的良好關係,實現在德國舉行中歐聯合峰會的願望。梅克爾可以借此次訪華的機會為此進行重要的準備工作。

關係地位

歐盟委員會最近宣布中國是「系統的競爭對手」。 而柏林本身與北京保持著良好關係,雙方都稱之為「全面的戰略夥伴關係」。 德國和中國政府代表已經舉行了5次聯合磋商。 今年,兩國衛生兵還在德國進行了首次聯合演習。談到兩國關係, 聯邦總理梅克爾稱「中國即是戰略合作夥伴,也是競爭對手」。 然而這種矛盾心理無論是在德國還是在國外都引起一種不確定感。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