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克爾即將訪問北京,她會為香港開口嗎?德媒呼籲:梅克爾該到香港看看,歐盟也該跟台灣建交

2019-09-04 19:12

? 人氣

應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之邀,德國總理梅克爾6日將飛抵北京訪問,7日再轉赴武漢參訪企業,並在華中大學發表演說。由於目前的德國經濟表現不佳,一般認為梅克爾此行主要著眼經貿合作,但她會不會為香港發聲,也是各方關注的焦點。德媒《世界報》3日呼籲梅克爾應替香港說話、甚至到香港看看。如果中國依然故我,《世界報》更建議歐盟考慮跟台灣建交。

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AP)
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AP)

德國經濟表現慘

受到中美貿易戰與英國脫歐的影響,德國經濟今年的表現持續下修。包括德國工商聯會與德國央行,今年5月都將德國2019年經濟成長預估從0.9%下調為0.6%,對海外業務的預期更降至10年來最低水準。《路透》甚至說,德國多年來都是歐洲經濟成長引擎,如今卻成為歐元區成長的最大拖累。

在此等逆境之下,梅克爾(Angela Merkel)7月也不得不承認「德國正處於稍微困難的階段」。去年宣布不在追求連任、下一屆(2021年)聯邦選舉甚至也不會競選議員的梅克爾說,德國經濟放緩的主因是全球貿易的不確定性。不過她的刺激經濟政策並沒有太大效果,德國工商聯會8月初表示,德國今年出口接近停滯,連小幅增長都幾乎沒有任何希望;德國央行8月19日更警告「德國經濟已瀕臨衰退邊緣」。

在此等逆境之下,梅克爾的中國之行當然被期待雙方能在經貿關係上有所進展,梅克爾更肩負開拓更多中國市場的重任。

問題是,梅克爾來的不是時候。

走鋼索的梅克爾

梅克爾的行程本身沒有問題,她6日在北京見李克強與中國的企業領袖,7日到武漢主要也是參訪企業與大學。尤其中國與德國都因為美國的貿易戰遭遇逆風,經濟上的困境也讓這兩個東西方的大國都期待彼此合作。問題在於包括新疆的維吾爾人、香港的「反送中」抗爭、華為後門爭議等敏感問題,都讓中德之間的經貿合作出現變數。

2019年3月26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巴黎會見出席中法全球治理論壇閉幕式的德國總理梅克爾。(新華社)
2019年3月26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巴黎會見出席中法全球治理論壇閉幕式的德國總理梅克爾。(新華社)

柏林智庫墨卡托(Mercator)中國研究中心副總裁胡謐空(Mikko Huotari)對《南華早報》表示,梅克爾這次的訪中時機,恰好碰上德國政治圈對中國的觀點轉趨保守之際。胡謐空認為,梅克爾應該主動對中國官員提起香港問題,並且強調香港如果不能保有自由與自治,那麼北京就無法被視為一個可靠的夥伴。

黃之鋒:梅克爾請救救我們!

胡謐空的這番看法,恰好與黃之鋒等人3日在德國媒體《圖片報》(Bild)的投書相互呼應。黃之鋒呼籲梅克爾要想想她在東德生活的那些過往,因為這位出身東德的德國總理,當初也曾經歷獨裁政權的恐怖。黃之鋒等人在投書中呼籲梅克爾「救救我們」,也提醒她「德國跟中國做生意應該保持警惕,因為中國不遵守國際法,也經常違背承諾」。

黃之鋒等香港民主派人士投書德國媒體,希望梅克爾「救救我們」。
黃之鋒等香港民主派人士投書德國媒體,希望梅克爾「救救我們」。

《美國之音》分析,由於德國國內多半支持香港的「反送中」抗爭,梅克爾想要跟中國這個貿易夥伴保持密切關係,就勢必要在鋼絲上努力保持平衡。事實上,梅克爾還沒登上飛往北京的班機,德國媒體已經開始對她喊話:心裡不要只是盤算經濟利益,香港人更值得她關注。

香港人比不上巴西雨林嗎?

德媒《世界報》(Die Welt)的總主筆舒斯特(Jacques Schuster)在3日的社論中,一開頭就酸了自家總理:我們似乎更關心地球另一端的每一顆樹(巴西的亞馬遜大火),而不是香港人。為什麼當世界上最具權勢的女總理訪問中國,卻不願意到香港去看一看?答案顯而易見:商業利益。數以億計的龐大利潤,讓德國官員們只願意說出「各方都該克制」的「標準答案」,但在舒斯特看來,這根本是一種可恥的行徑。

2019年9月1日,香港反送中示威活動中,在香港機場附近的示威者阻止警察逮捕。(美聯社)
2019年9月1日,香港反送中示威活動中,在香港機場附近的示威者阻止警察逮捕。(美聯社)

舒斯特說,香港每天都有人被拖上警車,只因為這些人勇於提醒北京,他們當初與英國在1984年所談定的並不是現在這樣。今年是天安門大屠殺30周年,中國的宣傳機器卻在傳播解放軍部署香港的照片。中國共產黨想告訴世人的,不外乎只要他們覺得需要,他們能在任何地方再次複製「1989年的天安門廣場」。

歐盟也中槍—你們不該只是束手旁觀

砲火四射的舒斯特,除了痛責自家政府,他也對歐盟官員表達高度不滿。像是相當於「歐盟外長」的歐盟外交與安全政策高級代表(High Representative of the Union for Foreign Affairs and Security Policy)墨格里尼(Federica Mogherini),在面對美國的伊朗政策時尚能據理力爭,但舒斯特說,當她面對中國時,卻又顯的圓滑起來—幾乎沒人聽過她對北京說過一句重話。

香港反送中:中國港澳辦直批是港獨(AP)
香港反送中:中國港澳辦直批是港獨(AP)

舒斯特承認,歐盟或許連在中國外海部署一艘軍艦的能力都沒有,但是他認為歐盟依舊該讓極權中國知道,他們對香港的每個不當作為都必須承受一定的後果。當做為世界第三大經濟體的歐盟,開始對作為第二大經濟體的中國實施經濟制裁,北京的紅色統治者在處理香港問題時,也必須考慮再三—何況他們與美國的貿易戰正打得不可開交。

舒斯特認為,歐盟面對中國時習慣自我矮化,使得中國領導人根本不把歐洲放在眼裡。其實除了經濟制裁之外,歐盟手上也有「政治武器」。舒斯特建議,中國要是無法容許香港保有自治,歐盟可以跟台灣建交,並且承認達賴喇嘛是西藏的國家元首。歐盟應該像上個世紀對待俄羅斯猶太人那樣,讓香港人獲得難民地位與公民身份,因為香港人在爭取自由所展現的渴望和勇氣,讓人毫不懷疑,他們對德國、歐洲與西方世界來說都是資產。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忠謙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