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反送中」,返國「被失蹤」的中國律師:陳秋實對外媒證實「律師牌還在,但被全面禁聲」

2019-09-04 16:30

? 人氣

陳秋實:面對香港此次「反送中」運動,大陸人經常會想什麼事情都是錢的問題,都是經濟性的問題。

陳秋實:面對香港此次「反送中」運動,大陸人經常會想什麼事情都是錢的問題,都是經濟性的問題。

一位曾經在中國演說類電視節目中斬獲佳績的年輕法律人——陳秋實看到了大陸媒體在此次香港」反送中「民主運動中的缺席,自己主動承擔起了向大陸民眾理性解讀香港民運的任務。如今他在中國大陸被全面禁聲,但人身自由和律師從業資格尚在。

「香港夠嗆能再去了。接下來我自己其實思路也很亂的,我也不知道究竟做什麼是適合的…… 」,說這番話的是曾經北京衛視《我是演說家》節目的第二名—陳秋實律師。在接通電話時,他向《德國之聲》表示,現在不方便接受海外媒體的採訪。

綜合中國媒體的訊息,陳秋實1985年9月出生於黑龍江省大興安嶺地區,法學學士學位。2013年通過國家司法考試,2014年獲得法律職業資格證。曾先後就職於黑龍江電視台北京節目製作中心等單位。有演員助理、配音員、記者、電視編導、電視主持人、舞台劇、影視劇演員等多種行業的工作經驗,目前就職於北京隆安律師事務所,主要執業方向為影視娛樂、傳媒、網路領域的法律業務,被稱作「文藝律師」。

2014年末,陳秋實參加北京衛視《我是演說家》節目,在節目中的五篇演講作品《大東北》、《法治中國》、《男女中國》、《大國風範》、《語言的力量》得到廣泛傳播,網路總點擊量超過1億5千萬,獲得當季亞軍。

穿上黃馬甲的自媒體

今年8月,隨著香港「反送中」事件愈演愈烈,暴力不斷升級。陳秋實通過他錄製的各種短片,正式進入了公眾的視野。8月中旬,他帶著手機和一件代表媒體記者身份的黃馬甲隻身一人前往香港,想以個人視角探究香港「反送中」示威的原因和本質。

剛剛抵達香港時,觀察到香港社會生活「小日子仍在繼續」,依然「其樂融融」的陳秋實在視訊中直接指出:針對香港的事情,內地和香港的媒體報導有著「天壤之別」,差異巨大。陳秋實觀察到比如那位眼睛被打傷的女孩,香港媒體說她是被警察的橡皮子彈打傷的。而大陸的媒體說她是被自己的豬隊友打傷的。那位在機場被搭計程車付國豪,大陸媒體說他是《環球時報》的記者,而香港媒體說他是國保特工。元朗車站那些穿著白衣服拿棍子打人的那些人,大陸媒體說他們是愛國青年,香港的媒體懷疑他們是黑社會收了錢。

兼聽則明,偏聽則暗

陳秋實認為,在如此亂雜的大環境下,就更加需要學習「兼聽則明,偏聽則暗」的道理,要收集足夠多的訊息進行交叉比對,才能夠盡可能的還原事情的真相。

在香港幾天的時間裡, 陳秋實參加了建制派和民主派各自舉行的示威遊行活動,和參加遊行示威的香港民眾進行直接交流。他發現,香港民主派和建制派在觀念上雖然存在著巨大的衝突,但他們似乎也又一些共識。視訊中,陳秋實觀察到,兩派的絕大多數人認為香港其實依舊是一個安定繁榮的幸福城市。香港仍然是投資大陸經濟的主力軍,民眾的醫療教育養老成本依然比較低。每年依舊有很多大陸的富豪或是中產階級申請移民香港,或來香港生孩子、打疫苗、買保險。

在視訊中,他指出,面對香港此次「反送中」運動,大陸人經常會想什麼事情都是錢的問題,都是經濟性的問題。但他也分析稱,其實經濟型的因素在香港的街頭民主政治當中確實佔據一定的比例,但並不是絕對。許多大陸網友說香港是吃飽了撐的才要搞民主,對此陳秋實表示:「這麼理解也可以,因為香港確實已經不存在吃不上飯的窮人。」

向大陸民眾解釋「和理非」、「勇武」和「不割席」

陳秋實在香港期間發出的視訊中,向大陸民眾解釋了「和理非」、「勇武」和「不割席」這三個此次香港民主運動中的關鍵詞。親身體驗了8月18日、香港民主派「流水席」式示威活動的他,也嘗試瞭解建制派示威活動的人員規模和組成結構。本來打算在香港停留更長時間,在當時大陸媒體幾乎集體缺席香港「反送中」示威活動現場的情況下,向大陸民眾以理性態度解釋香港此輪民主運動的陳秋實,8月20日晚間在香港機場錄制了此次出行的最後一個視訊,指出「當前壓力真的很大」,中國大陸公安局、司法局、律師協會以及他就職的北京隆安律師事務所都在給他打電話,要求他離開香港這個「敏感的地方」,稱「你再不回來誰也保不了你」。而且他的同事和領導也可能要受牽連,承擔「管理不力」的責任。

陳秋實在視訊中表示,此次來香港的初心,就是如此重大的歷史時刻,普通話的媒體是不應該缺席的。在沒有採訪到林鄭月娥本人以及黑衣人、白衣人的情況下,他走的太匆忙,「太多的題都沒有做」。律師事務所的同事曾勸誡他,律師就應該好好做業務。陳秋實在視訊中回應稱:香港事件的本身是因為一部法律到底該不該通過。香港人糾纏的始終是警察的執法是否合乎規範,立委的選舉是否符合法定的程序,香港基本法是否得到了貫徹執行,中英聯合聲明這樣法律的規範性的條文是否得到了貫徹實施。所有的問題都集中在法律上。所以說香港的問題本質上不是一個政治問題,而是一個法律問題。他在離開香港時錄製視訊問道:「作為一個法律人,面對現在全世界最大規模的法律性衝突和糾紛,我們不到前線來調查一下,研究一下。我們能指望誰來研究?指望抖音網紅和快手大哥來研究?」

陳秋實:如此重大的歷史時刻,普通話媒體不應該缺席。
陳秋實:如此重大的歷史時刻,普通話媒體不應該缺席。

自己去香港的後果

而從之後發生的事情來看,中國當局並不喜歡他作為公民記者的研究結果。9月3日,陳秋實向《德國之聲》表示,他的微博、抖音、公眾號、快手等所有自媒體以及社群網站的賬號已經全部被消號。目前從中國大陸的公開渠道已經看不到他發布的任何視訊。離開香港前,他曾經擔心回到大陸後自己辛苦3年考下的律師證就不屬於他了。

然而從目前的情況來看,他的律師證沒有被扣押或取消。他就職的背景隆安律師事務所專業人員編制內也仍然有他的名字。陳求實律師向《德國之聲》表示:「目前律師證保住了,還是可以從事律師職業的。但其它後面的事情就不知道怎麼樣了。也許要等到國慶之後,誰也不知道會怎麼樣」。大多時間在北京生活的陳秋實如今能做的就是繼續工作和陪伴家人。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