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習近平就怕美帝輸出顏色革命到香港

2019-09-04 15:22

? 人氣

武勇派抗爭者以燃燒彈火攻政總。(AP)

武勇派抗爭者以燃燒彈火攻政總。(AP)

香港已經沒有合法的集會及遊行示威,進入了準戒嚴狀態,警方反對八月三十一日周六、九月一日周日的集會及遊行。群眾在周六以各種理由在港島街頭現身,而警察的暴力程度進一步升級。

特區政府已經傀儡化

周六當天下午,金鐘附近只有少數示威者聚集,警方立即出動水砲車噴射有色水柱;晚上太子站地鐵內出現群眾衝突,特種部隊進入另一條行車線的車廂進行無差別攻擊,而搞事揮舞鐵鎚的藍衣人早就離開現場,只剩下哀鴻遍野的車廂,平民受傷達數十人。

當晚在銅鑼灣出動了手持槍械警察喬裝示威者,被發現後發射兩槍實彈,市民在維多利亞公園水池旁拾獲九釐米口徑子彈殼,相信是從喬裝示威者的特種警察手槍發射。

市民的憤怒反映在翌日的堵塞機場行動,因機場鐵路及巴士停駛,示威者坐巴士進入東涌,再徒步走到機場做堵塞,然後徒步走五、六小時,以「大長征」方式離開。

按照目前警察暴力升級程度,香港出現人命傷亡只是時間問題,但整個政府、商界、宗教及社會菁英彷彿人間蒸發,袖手旁觀等待悲劇發生。大家不禁會問:為何香港這個國際金融中心,其危機處理水平猶如非洲第三世界的軍事獨裁政權,而菁英之無能同樣令人震驚。

這一切源於今天的特區政府已成為傀儡,香港正由共產黨進行直接管治。這從處理示威手法演變已見端倪。

六月初至七月底,可以見到管制遊行示威手法與過去相同,大抵盡量維持人權、自由及國際城市良好管理的形象。七月一日示威者攻入立法會之後,官員口頭譴責升級,但實際行動沒有太大改變。真正開始準戒嚴狀態是八月五日三罷之後,中國國務院新聞辦記者會先後定性為顏色革命及港獨,林鄭月娥做呼應。

中央插手止暴制亂,港警武力升級

此時中央開始出手了,先以停飛來脅迫國泰解僱支持反送中員工,然後黨媒高調指責港鐵接載暴徒。

自中央插手「止暴制亂」開始,警察武力持續升級,大舉搜捕,進入車站、社區,肆無忌憚在彌敦道購物區發射催淚彈,在車站內攻擊示威者,地鐵封站,機場禁制一般市民進入,警察不再批准集會遊行,以準戒嚴狀態來進行維穩。

這種不惜一切代價拘捕示威者的方式,目標已經不是控制群眾示威,而是鎮壓顏色革命或港獨運動的手法,包括大量拘捕及虐打示威者以達到震懾效果。

八月三十日《路透社》(Reuters)引用中港官員消息,指林鄭曾提出撤回修例、設獨立調查委員會,但遭北京拒絕,下令不能答允示威者五大訴求。

《路透社》表示,有三位知情人士向記者證實,中國政府確實在幕後操控港府決策。三位接受《路透社》訪問的人士,分別是一名香港政府高級官員、一名與高級官員有緊密關係的人士,以及一名中共高級官員。

報導指出八月七日在深圳有一個關於香港的會議,由超過五百名高級中國政府官員、親建制人士及商界人討論示威者提出的五大訴求。在此會議前,林鄭向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提交報告,習近平亦知情。知情人士對《路透社》表示:「是中共向五大訴求說不。形勢比許多人認為更加複雜。」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美聯社)
外媒報導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曾提議撤回送中修法,但遭北京拒絕。達志影像。(美聯社)

「中國夢」遇上「美帝介入」

中共對港強硬,有習近平個人因素,也有國際大環境因素,《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訪問了歐巴馬(Barack Obama)時期擔任國家安全委員會(NSC)中國事務主任何瑞恩(Ryan Hass) 。

何瑞恩指出,二○一一年北非和中東爆發推翻威權政府的大規模抗議活動時,恰逢習近平成為國家主席,這些抗議「深深烙入他的腦海」。

習近平路線的中國夢,帶著向西方雪恥的極端民族主義氣息,而反送中獲西方國家支持,香港示威者得到西方媒體極大同情,亦因此迫使中央暫緩了立法進程,這是戰略性退卻。

何瑞恩認為優勢曾在習近平這一邊,其中包括時間和影響力,中共有能力動員香港商界、公務員反攻,孤立激進示威者,逐步收拾他們,一如兩年前的魚蛋革命旺角騷亂。

但這次情況有變,反送中的立法工作劇然終止,市民仍堅持要徹查警察暴力,前線示威者的衝擊行動得到主流中產民眾支持。

其實中共並非一味強硬鐵板一塊,○三年二十三條立法引發大規模示威,北京是以務實而靈活的手法去平息風波。如果從原則性角度而言,二十三條立法是特區憲制責任,不能退讓,更遑論撒回;反之,送中修例乃特區愚蠢決策,撥亂反正是理所當然,應有更大迴旋折衷空間。

但對習近平而言,一再讓步會嚴重影響個人權威及挫敗其偉大民族復興夢,因為反送中背後是中美新冷戰角力,習的考量是黨內政敵會否伺機而起,用中美貿易戰及香港問題向他問責。這就是知情人士向《路透社》指出「形勢比許多人認為更加複雜」的原因。

一切責任由習負的「高級黑」

從中美貿易戰所見,由於習的強硬及強勢,中共內部不存在溫和鴿派路線,大家的辦事方式是按照習核心指示,層層加碼,寧左勿右,令貿易戰拖延下去。

習治理方式是仿後期江澤民時代,權力集於一身,「止暴制亂」動員令下達後,各涉港部門立即上馬,由民航局、黨媒、僑務、統戰到邊防、國安,紛紛拿出對策,結果亂上加亂。

林鄭一邊搞對話平台吹和風,另一邊國泰航空正在清算員工、港鐵在中央要求下配合封站,自行癱瘓香港公共交通及機場,以便軍警走遍各區,展開拘捕行動,與平民百姓衝突。

如此全方位撲殺示威,正中遊擊戰術「攬炒」(玉石俱焚之意)陷阱。軍警被「野貓式行動」帶入社區,變成準戒嚴白色恐怖狀態,於是大家目睹在九月二日開學當天,防暴警察在校門截查中學生的「恐怖」場面,警民衝突戰場蔓延全港。

政圈流傳另一詮釋角度:「權鬥論」,矛頭直指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領導韓正,名義上要求特區軍警不惜一切去止暴制亂,實際最終是令香港進入緊急狀態,宣布戒嚴,出動解放軍,最後一切責任就由習近平負上──因為出動武警或軍隊,都由中央軍委主席拍板,這就是所謂的「高級黑」。

由於中共決策封閉,「權鬥論」一直是外界觀察一九四九年後中共政治的主流模式,但也由於放諸四海皆準,所以欠缺解釋力。

要分析香港當前政局,需從二○一二年習上台後的治港政策開始,七年下來,反西方的強硬路線一直占主導地位。這次林鄭月娥搞反送中捅了馬蜂窩,西方因在港利益受損而出現大反彈,特首及涉港部門只是錯判形勢,屬執行錯誤,但不代表路線有問題,所以不能「撤回」。

各部門全力維穩,但避免出動軍隊

獲北京信任的前律政司梁愛詩在深圳八月七日會議後,曾經公開表示香港示威屬社會秩序治安問題,不屬國家安全問題,香港政府可以自行處理。這應該是習近平畫下的指導原則,一方面不容許升級至出動解放軍,但可以動用內地各部門權力在香港維穩。

習時代的治理方式,在政治上是黨的絕對領導,社會上則強調全方位監控維穩。在這新冷戰大氣候下,因香港問題牽一髮而動全身,香港現時進入北京主導的維穩模式,全方位收緊對公民社會的控制,不惜犧牲香港做為國際城市的制度,維穩將變成日後香港新常態。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