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反送中首見港警開真槍,香港陷白色恐怖

2019-08-29 17:50

? 人氣

8月25日香港舉行的荃葵青遊行, 警方首次出動水炮車及發射實彈。(美聯社)

8月25日香港舉行的荃葵青遊行, 警方首次出動水炮車及發射實彈。(美聯社)

香港人歷史性抗爭兩個月,八月曾經十天沒有催淚彈,踏入八月二十四日這個周末,警方在觀塘、荃灣發射超過兩百枚催淚彈。看來這場勇武抗爭不會輕易完結。

周日被捕者當中年紀最小的只有十二歲,現場所見抗爭者愈見「中學化」,身材細小單薄、用幼嫩聲音喊著「時代革命」。抗爭至今近千人被捕後,這股「中學力量」看似要衝在浪前。

英籍指揮官水炮、催淚彈暴力清場

未到九月二日的罷課日,兩名香港大學副校長離職,校長張翔未言原因;港龍工會主席因為Facebook的言論被解僱;在西藏旅行的大學生要簽悔改書才能回港;英國領事館的職員在內地被扣查一周……,香港正颳起「以言入罪」的白色恐怖潮。特首林鄭月娥建立對話平台,邀請親政府人士到禮賓府,開始剛柔並用,警察同樣也出現兩套政策來處理示威。

八月二十四日觀塘遊行,香港回歸以來首次以公眾遊行為理由封了觀塘線「九龍灣」、「牛頭角」以及「觀塘」三個站,長達十小時,以致九龍東主要幹道塞滿車,連救護車也到不了。這種「封城」策略輕視市民生命。

二十四、二十五日警方豁出去跟勇武派大打一場。觀塘、荃灣一連兩天的示威日由英籍指揮官、總警司莊定賢(David Jordan)當總指揮,他被懷疑是六月十二日首次使用橡膠子彈的指揮官之一。記者兩個月來的觀察,莊定賢每次的指揮策略均由機場特警、飛虎隊組成「速龍」主導,往往與防暴警各自行動,欠缺默契。

莊定賢處理八月三日黃大仙警民衝突和五日多區民眾破壞警局事件,他不太考慮到居民的安危,帶領防暴警進入平民的生活區,每次都是催淚彈「放題」,二十五日荃灣數小時內放了超過一五○枚催淚彈。莊定賢更親自督師開水炮車向示威者發炮。

香港警隊一軟一硬、按勢出牌

警隊決定用莊定賢當指揮的示威日,必然是「暴力」清場,而且大量拘捕示威者。二十四日觀塘示威區當中,有速龍在記者面前明言:「怎麼樣也要拘捕一、兩個人。」

八月二十一日正是元朗站白衣人打人事件一個月後,市民發起在站內靜默。兩個月的抗爭現場,記者發現警方處理大型示威都派出非該區的警員去處理,直至八月二十一日元朗站的靜坐才回復正常,派出元朗所在的新界北警區警察機動部隊(PTU)處理衝突。

記者當場拍攝到PTU指揮官向下屬說:「只要警員沒危險,不要上車站,留在這裡(一樓)。」原本靜默的「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示威,最終因為防暴警列隊操到元朗站附近的村口,而觸動了勇武示威者的神經。示威者關閉了元朗站的閘口,向閘外射水、噴滅火煙,站內站外的議員無人能勸止。PTU指揮官最後調走了所有警車和防暴警,西鐵載走示威者後,大批警員才回來,事件中只有兩人被捕,沒有發一枚催淚彈。

另一方面,香港警察也有硬的做法,更有散布白色恐怖的策略。例如,八月十八日開始將被捕者送到位於香港深圳邊界的新屋嶺拘留所,被捕者遲遲不能見律師,甚至有人被毆打至腦出血之嫌。
警方手中兩張牌,政府按時勢出牌,再不是鐵板一塊。

二十五日荃灣警察公然向示威者呼喝「蟑螂」,香港市民大聲回敬警員「過街老鼠」。入黑後,眾安街警車被大肆破壞,示威者用長棍、鐵管襲擊軍裝警員,以致六名警員舉槍示警,一名警員向天開了一槍。在大型示威執行任務的警員,一直以來配槍是沒有子槍,這是警隊和傳媒的公開祕密,一是不想出人命,二是不想有人搶槍後襲擊警員。

香港墜入無秩序灰色地帶

示威者在香港國際機場襲擊警員的一幕,其實被襲警員是開了一下空槍,那支點三八槍是沒有子彈。二十五日荃灣轟出第一炮,代表香港警察之後會裝入真彈,勇武派再衝便是人命。

警民關係緊張如箭在弦。令人憂慮的是,有人在幕後破壞法治。荃灣二陂坊手持鐵管的大漢四處招搖,示威者襲警成常態,親政府的「深藍」人士正蠢蠢欲動,香港正墜入一個無秩序的狀態。有親建制「藍絲」的士(計程車)司機告訴我:「的士司機快忍不住,想開車車死班年輕人(開車撞死示威者)。」香港進入無警、無法治、無政府的灰色地帶,各自保衛他們的價值,藥引一燃點,將一發不可收拾。(本文作者為香港獨立記者)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