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駐廣州武警可能已進香港,北京還可調動哪些武力?

2019-09-04 15:50

? 人氣

2019年8月中旬,中國武警部隊大批裝甲車與卡車集結在鄰近香港的深圳。(AP)

2019年8月中旬,中國武警部隊大批裝甲車與卡車集結在鄰近香港的深圳。(AP)

香港反送中情勢愈演愈烈。盛傳十一中國國慶之前是處理最後紅線,在香港民眾未因時間拖延而疲乏情況下,為免事態擴大影響中國政權,最終可能以武警及軍隊介入香港。

可運用駐港解放軍約四、五千人

香港警力約三萬人,分為六個總區二十四個警區,另有七個機動大隊。緊急情況下,機動大隊擔任後備警力機動支援,另有負責反恐、攻堅的特警隊(綽號飛虎隊);香港街頭出現的鎮暴警察隸屬機動部隊,尚無特警隊整體出動的證據。

從反送中運動來看,香港警察經常出動五千名警力保護政總及中聯辦,又要兼顧其他地區警署安全,需要更多的支援。因此,中國可能會調動鄰近香港的武警部隊甚至軍隊,以擴大威懾作用,防範最壞狀況發生。

回歸後,為了彰顯中國對香港的主權,中國派遣解放軍駐守香港境內。根據香港《駐軍法》,解放軍駐香港部隊承擔防務職責包括:防備和抵抗侵略,保衛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安全;擔負防衛勤務;管理軍事設施;承辦有關的涉外軍事事宜。明顯看出,解放軍駐港任務在防禦外來軍事威脅,無內部維穩任務。

但是在《基本法》第二章第十四條中訂明:香港特區政府必要時,可向中央人民政府請求駐軍協助維持社會治安和救助災害。此條內容較偏重緊急事故與重大災變,但如反送中運動的確造成嚴重社會治安問題,力有未逮下,香港政府可向中央請求駐軍協助。 

從駐港部隊的兵力結構來看,主要任務在防衛香港安全,而非內部社會治安。如果解放軍駐港部隊介入,其可運用部隊約四、五千人。特戰營可結合香港特警執行反恐及鎮壓,裝步營及摩步營則在街頭成立管制區,執行戒嚴任務。

亦軍亦警、非軍非警的武警

如果香港政府啟動《緊急情況規例條例》(《緊急法》),等於宣告香港戒嚴,需要更多軍警武力執行,解放軍駐港部隊介入的可能性增加。如果解放軍駐港部隊需要增援,南部戰區的七十四、七十五集團軍可以派遣所轄特戰旅及輕型合成旅赴港。駐港海軍部隊有四艘登陸艦,可緊急載運南部戰區的部隊執行緊急任務。

一九八九年天安門事件後,鑑於軍隊執行鎮壓破壞解放軍形象,也與軍隊為人民服務的宗旨牴觸,中國遂建立武警編制,解放軍輕裝師轉型武警機動師。

武警原本被賦予多樣性任務,如邊境、黃金、森林、水電等部隊,二○一八年整體移交國務院相關部會,脫離武警及軍隊管轄。香港境內並無武警的編制,媒體報導,中國已經零星派遣武警滲透進入香港,協助執行維穩任務。

中國武警受中共中央及中央軍委的指揮,轄內衛總隊、機動總隊、海警總隊等三大警種,因為其特殊地位,故戲稱武警是「亦軍亦警、非軍非警」,可以執行內部公安維穩任務,也可以執行軍事任務。

中國一旦出動武警赴香港執行任務,必然經過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同意。根據《人民武裝警察法》,武警內衛職責之一是處置暴亂、騷亂、嚴重暴力犯罪事件、恐怖襲擊事件和其他社會安全事件。由武警處置香港反送中事件合乎法定職責。

中共可運用介入香港的軍警兵力
中共可運用介入香港的軍警兵力

雪豹突擊隊應該已進入香港

中國可以運用在香港的武警部隊包括:直屬武警總部駐守廣東的雪豹突擊隊、廣東省區武警總隊。原本已經駐守深圳待命以及八月三十一日進駐深圳的武警部隊,有可能是駐廣州市的武警第二機動總隊第六支隊,以及駐佛山市的第七支隊。此外,福建省的第四、第五支隊也可能進駐廣東增援。

駐守廣州的雪豹突擊隊應該已進入香港,另一支駐守浙江的突擊隊則待命支援。七十四、七十五集團軍所屬特戰旅可能和武警特戰支隊組成聯合部隊,執行攻堅與搜捕的任務。 

根據中共在新疆及西藏經驗,當公安無法執行反暴亂的任務之後,必然會出動武警部隊。武警在新疆及西藏的部隊計有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總隊、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總隊、西藏自治區總隊。

中國情治人員混入人群情蒐

此外,最靠近新疆、西藏的武警機動部隊只有甘肅省第九支隊,明顯地在面對廣袤的新疆、西藏地區,應援兵力不足,邊界部隊因任務需要無法抽調下,必須由解放軍西部戰區的集團軍旅級部隊加以增援。

當中國定位新疆暴動為恐怖主義時,除非恐怖主義已建立組織化武力,否則只能用公安及武警來進行鎮壓及逮捕。兵力不足時,解放軍會採取「偷樑換柱」方式,陸軍部隊換穿武警服裝,使用車輛及裝備號碼也換成武警序列,喬裝武警支援鎮壓及維穩的行動,以避免人民軍隊殺人民的爭議。

不過,執行長期性監控及搜捕,必須要有完整的安全情資,這些都需要公安、街區、村莊組織嚴密監控及調查,解放軍並不適合,仍以防範邊界衝突及外敵為主。

新疆、西藏在中國國境之內尚且如此,面對香港群眾事件,中國軍隊介入會更注意出兵名義及介入時機。中國處理新疆可以將東突厥斯坦恐怖組織與新疆暴動掛鉤,以反恐名義進行鎮壓。但是香港問題只是民眾爭取「一國兩制」應有權益,故香港問題處理與新疆、西藏模式不同。

雖然如香港《基本法》或《駐軍法》都已明載武警及解放軍介入的合法性,但目前仍缺乏正當性。因為香港民眾反送中運動仍然屬於和平理性的街頭運動,既無證據證明外國勢力介入,也沒有進行各種恐怖攻擊行動。

港澳辦公室在記者會中說已經出現恐怖主義的苗頭,其實就是在為武警進入香港境內舖陳合法性與正當性,但後續官方媒體未就此定論。

天安門式掃蕩可能性低

目前被發現混入人群的中國情治人員,主要是在蒐集情資,鎖定特定對象。後續被發出現激進行動,丟擲汽油彈、攜帶槍械或鼓動香港黑道無差別攻擊示威群眾,目的在製造社會治安動亂的態勢,指稱這些激烈行動與恐怖主義有關,進而取得武警堂而皇之介入香港的藉口,主導後續維穩及搜捕工作。

除非香港示威群眾攻擊駐港軍事基地,否則解放軍不會公開介入武力鎮壓。駐港特戰營或集團軍特戰旅可能以駐港軍營為基地,協助監控特定目標、滲透、破壞,以及保衛特定重要目標的任務。

當有足夠武警兵力調動鎮壓,或軍隊混入武警協助維穩下,香港示威行動或可暫解。但如天安門事件一樣,以數個軍級部隊圍城,製造重大事端後,進城掃蕩濫殺的可能性不高。(本文作者為淡江大學國際事務與戰略研究所兼任副教授)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