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餐牛排紅酒、出入都有隨扈護送?他出奇招用習近平頭像選公職,力求揭開外交神秘面紗

2019-09-04 17:36

? 人氣

劉仕傑是中華民國史上第一位參選公職的外交官(圖/劉仕傑臉書)

劉仕傑是中華民國史上第一位參選公職的外交官(圖/劉仕傑臉書)

說到外交官這個工作,你會想到什麼呢?是生活光鮮亮麗、養尊處優,出入都有隨扈護送?還是餐餐杯觥交錯、夜夜在牛排與紅酒杯間巡迴遊走?你或許一面回想電影情節,一面猜測外交人員大概常用各種密碼暗號,皮鞋鞋底其實暗藏電話、遇到緊急狀況便得服毒自盡⋯⋯

切忌對外交生活存有瑰麗想像

「在政府組織職掌中,外交部隸屬於行政院。換言之,『外交官』就是公務員的一種,」但在專講外交官工作實錄的《我在外交部工作》中,作者劉仕傑卻這麼狠狠地戳破了你我想像。

先不論外交官工作是不是真如一般人對公務員想像的「無聊瑣碎」,這個劉仕傑是誰?憑什麼他說了就算呢?翻開劉仕傑簡歷,他不只已在外交部任職超過十年,更是中華民國史上第一位參選公職外交官。他先是在2018年年底代表社民黨參選台北市士林、北投區市議員;選舉結束後,更數次以個人名義在臉書上發表評論,他的名字頻繁出現於媒體刊頭,逼得外交部不斷出面聲明,將劉仕傑的發言與外交部立場劃清關係。

(圖/劉仕傑臉書)
(圖/劉仕傑臉書)

這本戳破你我幻想的《我在外交部工作》是劉仕傑的第一本書。出書原因無他,劉仕傑說,他只想讓社會大眾對外交官生活的想像別再那麼霧裡看花,他希望用文字吹散大眾與外交工作間的厚重迷霧,讓有志於成為外交官的年輕學子更清楚自己目標,也讓社會大眾更能理解所謂「外交」究竟何物。

而透過本書認識劉仕傑的人,可能會為他在書中並陳的兩種聲線感到驚異。他偶爾表現的極為「老成」,行文間滿滿「公務員氣息」:字句講究、用詞精煉,介紹概念時不忘句句引述、留下憑據,偶爾更會為求語意完整,不忘在一旁細心留下英文註解。但說起外交見聞及個人雜感,他又跳脫如野兔,常語帶詼諧地幽上一默。而這大概就是劉仕傑在書中所說的、外交官所必須具備的「專業合宜挑逗」(professional and appropriate flirting)的能力。

揭開外交生活的神秘面紗

英文好的人滿街跑,外掛流利法文、西文、德文的語言奇才也大有人在,每年(外交特考)考生不乏國外名校如美國長春藤盟校或英國倫敦政經學院畢業的優秀人才⋯⋯英文能力是外交工作必備但絕非唯一條件,曾經在國外求學或生活不必然是加分。

說起來,「專業合宜挑逗」的確是外交官工作相當重要的能力。外交官工作往往需要在與對方初次見面時,便讓對方留下深刻印象。試想,一場酒會中,你繞了一圈換了三十張名片,別人同樣也換了三十張名片。隔天輪到你與對方連繫時,你要如何確定對方還記得自己?這時,你們前一晚那兩分鐘的談話,便顯得格外重要了。

擔任基層科員時,劉仕傑曾陪同美國堪薩斯州長帕金森(Mark Parkinson)去總統府晉見。要進入總統府時,兩人在凱達格蘭大道上看見抗議民眾。台灣人見慣了凱道上時不時出現的抗議示威,但當時帕金森州長看了劉仕傑一眼,問他那是什麼?「喔!有人在抗議,這也是你在中南海不會看到的畫面。」劉仕傑用短短的一句話告訴州長:台灣有高度言論自由,而中國沒有。簡短一句話中,兩岸高低,當下就被他小小比較了一番。

「外交人員,一言以蔽之,站出來,起碼在那短短三分鐘內,就代表霸氣自信、代表國家。是榮譽,也是責任。」

外交工作其實與商管界著名的「電梯簡報」有著異曲同工之妙,都需要在極短的時間內讓人留下深刻且良好的印象。而對外交官而言,不只要能讓人在短時間內留下良好印象,還要能夠作為一個國家的「代表」:要表現專業合宜,要讓人容易喜歡與你交談,也要讓人有種一見如故、相見恨晚的感覺;此外也要熟悉國家政策外交方針,要懂得在政策的骨架之間填上血肉,更要了解在地特色、風俗民情。畢竟,當一個人必須「代表」一個國家時,國家榮譽與形象就成了外交官肩上所擔負責任。

心中的小警總讓你「不能有自己的想法」

但也正因這樣深切的責任感,許多外交人員身上不免會出現一些「特徵」。對劉仕傑來說,最令他難以釋懷的,就屬外交官們心中的「小警總」。心中小警總,顧名思義便是外交人員心中長久存在「鎮壓、控制意見表達的機括」。如果說每個工作都有著一兩個「可見卻不可言談」的問題,那對外交官而言,大概就是公務員的言論自由及行政中立。

「解嚴迄今超過三十年了,當年的警總仍然安安穩穩地住在許多小公務員心中,叫人不勝唏噓。」

「周遭許多公務員朋友都有類似的經驗—不敢在臉書上發表意見⋯⋯因為怕被『點作記號』。遇到公共議題,不敢講;談到政治問題,不敢說;提到政黨,更是躲得遠遠的⋯⋯」劉仕傑納悶說道。對許多外交官來說,社群媒體不是自我展演、意見表達的平台,充其量只能拿來曬美食曬娃。為了避免被貼標籤,外交官們時時惦念著「管好手指」。謹小慎微的程度,有時連替貼文點讚、留言都要考慮再三;許多人甚至直接對外宣稱自己不用臉書,只想免去多餘麻煩。

劉仕傑說,全台灣有超過三十萬公務員。三十萬,這個可觀數字代表著一大群禁錮的心靈。無論是公務員的言論自由或行政中立,都需要以現代思維,大刀闊斧地重新審視。

「劉仕傑,我想跟你談」

(圖/翻攝自廖千瑤臉書)
(圖/翻攝自廖千瑤臉書)

雖然沒有明說,但這位端坐人人心中的小警總,大概便是推動著劉仕傑出來帶職參選決定的主因之一。許多人可能都對去年年底的一張競選廣告頗有印象:北投市場旁,一張習近平大頭照大剌剌地掛在廣告看板上,大頭照旁邊寫著劉仕傑選區、姓名、候選人號碼,還有以簡體字寫下的「我想跟你談」。這是劉仕傑2018年代表社民黨參選台北市市議員時所作的競選海報,大膽作風一時之間引起不小話題。

作為中華民國史上第一位參選公職的外交官,劉仕傑不只不畏於說出政治立場,甚至採取了有點挑釁意味的作法。他在受訪時表示,這張看板是想傳達「劉仕傑,我想跟你談」的意思。他認為他須要表明自己的立場,公開反對市議員在兩岸議題上隱晦遊走的作法,更希望藉此清楚表達自己的國家認同。他選擇放上習近平大頭照,而非自己的臉,就是希望藉由這面看板,表達出「在對等及尊重的前提下,『與中國進行對話』是一件重要且必要的事」。

「紙飛機計畫」乘風航行

(圖/劉仕傑臉書)
(圖/劉仕傑臉書)

在宣布參選後的那段日子裡,許多和劉仕傑有私交的同僚紛紛表達關切:公務員可以加入政黨嗎?小心被貼標籤阿!這些關心的字句雖是出於好意,卻也促使劉仕傑去思考,是不是該做些什麼,讓更多人了解外交官這份工作的職責與義務,即便做不到包山包海,至少也能藉著某個管道窺知一二,由此入手、深入挖掘。

從去年三月開始,劉仕傑開啟了「紙飛機計畫」,在各間大專院校進行青年外交官職涯分享。一方面讓青年學子得以了解外交這一行到底在做什麼;另一方面也為他建立知名度,搭配著臉書粉專的針砭評論,讓他逐漸長成大眾所熟悉的時事評論者。整個計畫從他的母校台大啟程,一路飛過清大、政大、台北大學、台南大學、東吳大學、東海大學,也飛進高中校園,虎尾高中、台南女中、台中二中、彰化高中、板橋高中都曾有過他的身影。

他曾說過:「我應該用我的文字去感動人,而不是去寫公文。」紙飛機計畫開辦至今超過一年,劉仕傑走訪數十間學校,他發現許多有志於這行的學生,對外交工作都有非常、非常大的誤解。因此,就在紙飛機繼續航行之際,劉仕傑將數十場演講中累積的文字編纂成書,期待以這數十場演講的內容精華,透過書本的形式傳遞下去。

本文部分內容經授權取材自時報出版《我在外交部工作》

責任編輯/潘渝霈

外交實務講座 劉仕傑 謝佩芬 郭家佑
 

外交官到底都在做什麼?做外交對台灣到底有什麼幫助?這些我們不知道的事,除了報導,我們更透過三場講座,讓劉仕傑、謝佩芬、郭家佑等三位年輕世代外交工作者跟我們分享!

立即前往購票》https://www.accupass.com/go/stormglobal2019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