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好但矮化主權的外交好嗎?年輕外交人員:讓世界知道台灣與中國差別才是重點

2019-06-29 09:10

? 人氣

外交專題(風傳媒製圖)

外交專題(風傳媒製圖)

我國參與國際組織的空間受限於中國,2300萬人民被剝奪與其他國家共同享有的權利,對於「兩岸關係好,外交關係就好」的說法,受訪的我國年輕世代外交人員直言,這句話很有問題,儘管中國有時願意讓我國獲得國際會議重要資訊,但都會趁機矮化我國國家主權地位,以中央提供地方資訊的姿態給予資料,而在這種條件下參與國際會議發言,「這樣外交關係算好嗎?」

【外交工作者們】甩不掉「一中」框架,台灣外交如何走出去?

「兩岸關係好的方向只有一個,那就是中國爽,中國爽的結論只有一個,那就是台灣屬於中國」,戴楊(化名)強調,「假設為了要能夠進去國際組織,你就是要讓中國爽,他們就會有各種降低主權的做法,那即便進去了,發個言,這樣外交關係算好嗎?我還蠻懷疑的。現在兩岸關係不好,但是外交有受阻嗎?你看美國法案一個一個過,挺台灣的聲音一個一個來。這樣有比以前差?」

戴楊還說:「頂多就是中國挖邦交國而已。挖多了美國還會出面阻止,這樣好像也沒太壞吧。兩岸關係好,外交關係就好,那是一個嚇唬自己人的命題。台灣外交人員的工作就是抵擋中國的壓力,這個起跑點上本來就沒有什麼好與不好了,能不能讓世界知道中國與台灣的分別,才是外交關係好壞的考量點。兩岸關係愈差,反而愈能凸顯這個事實。」

外交專題(風傳媒製圖)
外交專題(風傳媒製圖)

我國在2009年重新獲得世界衛生大會(WHA)邀請,以「中華台北」為名的觀察員身分與會,而在2016年的邀請函中,則首度在開頭強調依據《聯合國大會第2758號決議案》與《世界衛生大會第25.1號決議案》的「一個中國」原則,邀請我國參加WHA,而因2016年上任的新政府不承認「九二共識」,我國自2017年開始連續3年未獲邀請。

不過依據《世界衛生大會議事規則》第3條第2項規定,世界衛生組織(WHO)總幹事可以邀請「已提出會籍申請的國家」、「已代為申請為副會員的領地」或「雖經簽署但尚未接受組織法的國家」這3類身分的政治實體參加WHA,由於我國並不符合第1、3類別,因此在一中原則下符合第2類身分與會,被質疑可能落入台灣為中國一省的圈套。

江謝(化名)指出,中國有時候願意讓台灣得到重要資訊,「但是用『吃台灣豆腐』的方式,它會宣稱台灣是中國的一省,或是像香港一樣,屬於中國的一部份,所以要求國際組織若要提供台灣資訊,必須通過它,再由它傳給台灣。而台灣當然不接受這種矮化我們的方式。」江謝表示,中國更多時候是打壓我國人民的基本衛生權,拒絕傳遞防疫資料給我國。

聯合國紐約總部:秘書處大樓(簡恒宇攝)
聯合國紐約總部:秘書處大樓(簡恒宇攝)

「我們必須透過其他國家的雙邊管道尋求資訊,理念相近國家明白台灣需要疫情資訊,就會傳給我們」,江謝強調,「要求其他國家轉情資,是我們最不願意做的下策,因為外交部最大目標是爭取加入國際組織,直接以會員國的身分拿到資料,除非爆發疫情等不得已的狀況下,我們才只好向別國交涉......親身參與的組織比較能交流資訊......而只要沒有加入,就會很難得到防疫資訊。」

由於我國被隔離在國際組織之外太久,缺乏在國際組織開會經驗、熟悉國際社會設定議題和串聯相同意見人士的人才,「能不能把外交人員送到各種國際組織中、或者利用邦交國顧問的身分一同去學習,瞭解目前國際上個議題的脈絡,我覺得會是我們外交能不能在策略上轉型的核心」,戴楊表示,「目前做了太多表面的事情......能不能跳脫目前的框架,會影響到未來的外交處境」。

阮呂(化名)認為,我國外交應採取彈性,經濟多元發展,減少對中國依賴。翁林(化名)則稱,「中華民國英文名稱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幾乎一樣,沒有人注意有無加上『People’s』這個字」,因此建議在國際場合盡量使用台灣稱呼我國。「我國外交策略應明確定調外交關係位階『絕對』高於兩岸關係」,郭洪(化名)直言,「若無外交關係,兩岸關係將僅為中國內政關係」。

外交專題:「青年外交官」劉仕傑(簡恒宇攝)
外交專題:「青年外交官」劉仕傑(簡恒宇攝)

「護台胖犬」劉仕傑則說,「球不在我國手上,唯一能制衡中國的是美國」,並指出中國當前處境也是內外交迫,因為中國在貿易戰處於弱勢,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力推的經濟倡議「一帶一路」,目的在於控制關鍵基礎設施,但隨著債務陷阱一一曝光,中國官方提到「一帶一路」自2018年開始減少,加上各國對孔子學院加以限制,中國外交情況並不如想像中的好。

另外,儘管我國行政院下設僑務委員會(僑委會),專責海外僑胞事務,但我國外交人員經常需要包辦僑務,先前我國2012年推動政府組織改造,曾討論僑委會併入外交部,遭到僑胞反彈,對此劉仕傑解釋,「這是感受問題,部分僑胞會覺得被政府遺棄」,而他認為,僑胞在僑居國有選舉權,又有投資能力,對僑居國政府具有實質影響力,也較能替我國發聲。

江謝則提到,曾派駐美國的同仁說,「他們必須兼顧中華人民共和國(PRC)與中華民國(ROC)的僑社,不能讓任一邊的僑民感到被忽視。畢竟對我們來說,在外頭的重要服務對象就是僑胞,所以當然不能因為僑胞的意識形態比較偏向中國,或較為偏向我國,我們就給予差別對待。」

外交專題(風傳媒製圖)
外交專題(風傳媒製圖)

其他受訪的年輕世代外交人員也認為,只要對我國推動外交有助益,爭取僑社認同仍具重要性,但無與中國競爭的必要。「已經沒有要跟中國在國際場域競爭誰是中國唯一代表權,但很多長輩不懂這一點」,翁林表示,「新僑居的台灣人都沒有認同問題,他們可能比台灣人更愛台灣,因為出國後比較有機會接觸中國人,更能感受到民主台灣和極權中國的不同」。

戴楊認為,僑社是移民第1代用來協助彼此的同鄉會組織,當他們融入當地社會後,僑社必然走向高齡化和萎縮情況,而爭取僑社支持本來就有在做,鞏固老牌僑社也被視為外交重大戰場,但爭取支持的主要目標應為移民第2、3代,我國可以透過設立台灣學校、輸出中文教師,甚至幼兒園老師,讓海外移民子女面臨的「如何與台灣接軌、如何教導中文」等問題,能夠獲得解決。

徐辜(化名)則認為,僑胞是我國重要的資源,加上我國外交處境的困難,有些僑胞已經在當地深耕多年,具有一定影響力,在我國文化、經濟的交流上都能發揮作用。鞏固僑社是外交人員一項重要工作,「畢竟在民主國家,一個外國的官員跟自己的選民相比,當然是選民比較重要,這時就是僑社影響力發揮作用的時候。」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