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制政權倒台後,他們為何開始懷念獨裁者?辛巴威經濟萎靡,民眾苦不堪言

2019-09-02 10:14

? 人氣

(BBC中文網)

(BBC中文網)

2017年,鐵腕執政將近30年的大獨裁者穆加比被「無血政變」逼宮下台。辛巴威人歡欣雀躍、湧上街頭慶祝。他們說,「等待這一刻已經好久了。」

穆加比專制統治時期,國內經濟危機持續惡化,人民貧困程度不斷加深。雖然新政府中,穆加比曾經領導的非洲民族聯盟-愛國陣線(ZANU-PF)仍然佔據主導地位,新舵手姆納加瓦也曾是穆加比忠實的支持者,但他執政伊始立即宣佈,辛巴威掀開了新篇章。

他承諾,新政府將致力建設一個民主、繁榮的辛巴威;他表示,新政府將把經濟復蘇放在最重要的位置,為常年生活窘困的辛巴威人創造更多的就業機會、更美好的生活。

一年多過去了,眼下,辛巴威人卻在發愁,日子怎麼好像越來越難過?食品、汽油短缺,停電成了常態;工資一再被拖欠,領到手的錢含金量天天縮水;養老金眼看著就變成了空頭支票……

BBC記者查坎內薩最近走訪辛巴威首都哈拉雷。她發現,有些人開始帶上玫瑰眼鏡往回看,懷念穆加比時代。

這位穿著打扮酷似嘻哈樂隊成員的老爺爺是誰? 一位朋友給我手機發來一張照片,配文「猜猜這是誰?」我不由仔細端詳。

照片上的老人留著鬍子,一身黑白兩色的阿迪達斯運動套狀,配同色系運動鞋,棒球帽帽檐壓到很低。

朋友後來發信驚呼,這是鮑勃同志啊!(當地人俗稱穆加比鮑勃同志)

我瞇上眼睛聚聚焦,再一打量,臉型很熟,方框眼鏡,確實,這真是辛巴威共和國前總統。

輪椅上的穆加比,和我們從前熟悉的那個版本相比好像大幅度「縮水」。

照片在網上瘋傳,引發各種各樣的情緒:懷疑,吃驚,好笑,漠然……或許,最令人吃驚的是:懷念。

眼下,這種情緒好像正在蔓延,越來越普遍。

津巴布韋
八月初聯合國報告指出,辛巴威超過500萬人(約佔總人口三分之一)需要食品援助,這其中許多人瀕臨饑餓邊緣

我第一次聽說,是出自一位反對派鐵桿粉絲之口。他告訴我,雖然他從來不喜歡穆加比,但至少,穆加比掌權的時候,你清楚自己的處境。至於新總統姆納加瓦?他搖搖頭說,「永遠搞不清楚。」

轉天,在哈拉雷郊外搭乘小轎車,我們忽左忽右地變道,躲避公路上的坑坑窪窪。計程車司機向我們解釋了他認為今不如昔的原因。

他指給我們看加油站,大約有30輛汽車在排隊。計程車司機說,有時候他要早上五點起床排隊—前提還得是:有油可等!接下來,他又調侃,「也不能說糟糕透頂。我弟弟在排隊加油的時候認識了女朋友!」

加油站
 

哈拉雷市中心,又出現一條人龍。這一條,繞著護照辦公室低矮的建築物盤旋。過去幾個月,紙張、油墨短缺讓辛巴威人幾乎無法更換新護照。

帶著必要的文件和滿腹的希望,有人在辦公室外通宵安營,或者,凌晨就來排隊。

我聽有人說,他被告知,2022年再回來申請!但也有人告訴我,有關係、有硬通貨幣,加塞沒問題。

辛巴威流傳著一則笑話:看見有人排隊,必須立刻加入,萬一有東西呢。

人龍還催生一項新產業:給一點錢,有人會替你排隊。

現在在辛巴威,要過生活,必須有開創精神。我認識的幾乎所有的人都有一系列的創業項目。一位朋友白天種鵝莓,晚上寫代碼;另外一位正式工作是銀行出納,周末倒賣二手服裝、兼向通勤者出租迷你巴士。

津巴布韋卡裏巴水壩
長期乾旱,卡里巴湖水位降低,發電量銳減

在其他國家,創業精神更加高大上,和發明、創新緊密相連,但在辛巴威,創業完全是被生活所迫。因為,有工作也不一定保證你領到工資。在傳統的採礦業城市奎奎(Kwe Kew),一家煉鋼公司的工人將近一年沒有領到薪水了。

問問所有的辛巴威人現在日子怎麼樣,他們的回答可能都會是一個字:zvakapressa,這是英語和邵納語(shona)的融合字,意思是「太難」。

在一家酒店的吧台,年輕的侍應生向我解釋了他的日子到底有多難過,「我幾乎付不起通勤上班的車錢。我們只能禱告,不會變到像2008年那樣。」

啊,2008年,那是辛巴威人衡量糟糕程度的尺碼。

2008年是我們辛巴威創紀錄的一年,通貨膨脹一度飆升到百分之2億3千1百萬。那一年,我們都是億萬富豪,不過大把鈔票毫無用處,因為商店裏貨架空空;那一年,人還沒下公車呢,車票可能就又漲價了。

人們擔心,我們正在朝那個方向滑落。(鈔票上數字後面)加零的遊戲已經開始了。

津巴布韋
 

過去兩個星期內,電費飛漲300%。就是這樣,有些地方每天可能還停電長達18個小時。

一位家傭告訴我,在她做工的那一帶,每天晚上10點來電、凌晨4點停電,她只能半夜起來熨衣服。除此之外,還能怎麼辦?

但是,如果穆加比沒下台,日子真的會比現在好過些嗎?歸根結底,2008年時也是穆加比執政。

或許,時間沖淡了記憶,人們開始懷念那位穿著運動套裝坐輪椅的耄耋老人?

 

津巴布韋
 

事實核查

那麼,辛巴威人現在的日子真的要比穆加比執政期間更難過嗎?BBC事實核查團隊分析了幾項關鍵經濟指標。

最新數據顯示,過去一年,以人均GDP衡量,辛巴威經濟有所收縮。

津巴布韋經濟產出. 美元.  2013年以後數據為IMF估算.

辛巴威人或許會感覺就業機會、工資受擠壓。但是,2019年的經濟預期僅是約略低於2017年—穆加比執政的最後一年。所以,儘管辛巴威人可能感受到了近期經濟收縮的衝擊波,從數據來看,現在的狀況應該很難說比前政府執政期間有明顯惡化。

津巴布韋物價上漲趨勢. .  消費物價指數.

物價通脹可能會對辛巴威人的日常生活衝擊更大。2017年末穆加比下台時,年度通貨膨脹率大約為5%。直到2018年年底,通脹都保持在較低水凖,但是2019年上半年急速飆升,6月份年化通脹率高達176%

食品價格漲勢. .  .

單看食品價格,現狀顯得更加糟糕。聯合國說,2019年6月公布的數字顯示,年度食品通脹率超過250%。聯合國糧食計劃署已經呼籲建立食品援助基金,稱辛巴威在颶風、乾旱、經濟微米的衝擊下遭遇「最嚴重的饑餓危機」。

回顧過去,辛巴威有過更加糟糕的時期嗎?

儘管眼下經濟慘淡,穆加比統治期間,辛巴威經歷過更加嚴峻的局面。

2007-2009年間出現超級通脹,貨幣嚴重貶值。聯合國說,2008年,通脹一度高達百分之5000億。而且,失業率也相當之高。

BBC在哈拉雷的記者恩沃卡(Shingai Nvoka)說,2008年,食品貨架幾乎是空空蕩蕩,比現在的形勢要糟糕許多。

記者說,穆加比接手的是穩定運作的經濟,執政前15年,他以此為基礎推動發展,辛巴威黑人中產階層持續壯大,但後20年他摧毀了辛巴威經濟。現政府執政將近兩年,仍在試圖解決穆加比時期的遺留問題。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