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紅海深潛》背後的真實故事:以色列特務如何從非洲救出數以萬計的猶太人

2019-08-13 11:11

? 人氣

(BBC中文網)

(BBC中文網)

「紅海之濱阿羅斯,與世隔絶桃花源」,這是阿羅斯(Arous)度假村廣告小單張上印著的字眼,還說這裏是「蘇丹沙漠裏的潛水度假中心」。但是這個旅遊勝地其實是以色列特工的一個基地,正在執行一項特殊任務。Netflix從這個鮮為人知的營救行動中獲得靈感,最近推出驚險電影《紅海深潛》——真實事件的曲折情節在很多方面都更加引人入勝。

廣告宣傳單顯示的是陽光燦爛的海灘、排列整齊的白色度假小屋、笑容滿面的一對男女穿著潛水服、各式各樣的熱帶魚等;廣告詞寫道:這裏有「世界上最美好最清澈的海水」,夜幕降臨「遠處的風景漸漸褪色,天穹閃爍數不清的星星,懾人心魄」。

阿羅斯村,被一串漂亮的珊瑚礁環繞,附近還有廢棄的船體,看上去絶對是潛水迷們夢寐以求的地方。

這份廣告宣傳單印刷了成千上萬份,在歐洲各大專業潛水旅行社裏派發。所有的遊客訂單都通過在日內瓦的一個辦公室。隨著名氣越來越大,有數以百計的遊客到阿羅斯村去度假。

應該說,從外地前往度假村的路途很遠。不過一旦到了沙漠裏的這個綠洲,遊客們享受到的設施、水上運動、深海潛水和豐富的美食美酒都是一流的。度假村的訪客留言簿上,全是讚美之詞。

Arous brochure

蘇丹國際旅遊公司也很高興。他們把這個地方租給了一些自稱是來自歐洲的創業人士。這些人的創業闖勁給蘇丹帶來了最早的一批外國遊客。

然而,唯一的問題是,無論是度假村的遊客還是蘇丹當局都被蒙在鼓裏:這個紅海之濱的潛水度假村其實是個幌子。

1980年代初,在長達4年多的時間裏,這個度假村是一個由以色列情報機構摩薩德設立和經營的偽裝公司。

摩薩德利用這裏掩護一次特殊的人道救援任務,營救數以千計被困在蘇丹難民營中的衣索比亞猶太人,將他們送到以色列。而蘇丹是一個敵對的阿拉伯國家,所以行動必須絶對保密,無論是在蘇丹還是在以色列國內都不能被任何人發現。 

蓋德·西姆隆是當時在度假村中工作的一名以色列特工。他說:「行動屬於國家機密,對誰都不能說。即便我的家人也不知道。」

在阿羅斯度假村,以色列特工利用這些小船為遊客提供服務,也利用這些小船營救猶太人。
在阿羅斯度假村,以色列特工利用這些小船為遊客提供服務,也利用這些小船營救猶太人。

衣索比亞猶太人,又被稱為貝塔以色列人,他們的起源撲朔迷離。

幾百年來,有一條重要理論認為,這些人是古代以色列王國其中一個流失部落的後裔,他們的祖先曾陪同示巴女王和所羅門王的兒子大約在公元前950年回到衣索比亞,同時還秘密攜帶去了猶太人的聖物「約櫃」(Ark of the Covenant)。還有人認為,他們是為逃避古以色列發生的內戰而最終流落到衣索比亞的,或者是公元前586年耶路撒冷的猶太神殿被毀後而被迫逃亡的。

1970年代初,以色列宗教領袖首席拉比確認了貝塔以色列人的身份:他們是古代以色列王國流失的10個部落之一,他們在公元前8世紀古以色列王國被侵犯之後就從歷史上消失了。

這些衣索比亞猶太人一直遵循猶太教經書《托拉》,信仰猶太教,在猶太教堂裏祈禱。但是他們與其他猶太人隔絶分離了上千年,他們還以為自己是世界上最後剩下的猶太民族。

1977年,一名衣索比亞猶太人弗雷德·阿克倫姆因「反政府活動」(他被懷疑同情反叛武裝並鼓勵猶太人移居以色列)被衣索比亞當局通緝,他與很多衣索比亞難民一起,為了躲避內戰和越來越嚴重的饑荒,越過邊境到了蘇丹。

弗雷德·阿克倫姆(左)和埃塞俄比亞猶太人領袖巴魯齊·特格涅(Baruch Tegegne)在耶路撒冷
弗雷德·阿克倫姆(左)和衣索比亞猶太人領袖巴魯齊·特格涅(Baruch Tegegne)在耶路撒冷

他給各大援助機構寫信,請求幫助他們前往以色列。結果其中一封信輾轉送到了以色列情報機構摩薩德(the Mossad) 。當時的以色列總理貝京(Menachem Begin),曾幾何時也是一個逃出歐洲納粹佔領區的難民,認為以色列之所以存在,就要給受苦受難的猶太人提供安全的庇護。而這樣的庇護對衣索比亞猶太人也不應例外。於是他下令情報機構採取行動。

摩薩德指令一名叫丹尼的特工設法找到弗雷德,並設法偷運這些衣索比亞猶太人到蘇丹,然後前往以色列。

找到弗雷德談何容易,用丹尼的話說「簡直就像在草垛裏找一根針」!但他終於在蘇丹首都喀土穆找到了他,兩人立即聯手行動。弗雷德將以色列的信息傳回在衣索比亞的猶太社區,讓他們跟隨他,通過蘇丹回到耶路撒冷。

可以想像這樣的機會對衣索比亞猶太人有多大的誘惑力:他們終於可以實現一個跨越2700年的古老夢想。在隨後的一段時間直到1985年後期,大約有14000名衣索比亞猶太人參加了這個救援行動,徒步跋涉800公里,抵達蘇丹難民營。

途中,大約1500個猶太難民喪生 ,有的是因為兩個難民營——加達里夫(Gedaref )和卡薩拉(Kassala)難民營條件過於惡劣,有的是在途中被綁架。

由於蘇丹是一個以穆斯林為主體的國家,完全不知道有猶太人的存在,這些衣索比亞猶太人接到指令不要透露自己的宗教信仰,便於融入難民中,不會被蘇丹秘密警察發現。不過儘管有風險,他們還是堅持一些猶太習俗,例如安息日前滅掉營地的篝火(猶太教禁止在安息日期間點火),和只吃符合猶太教規矩的食物等。 

Ethiopian Jews on a ship

營救任務

小規模的營救活動很快就展開了。在丹尼和弗雷德的組織下,一些衣索比亞猶太人利用假身份文件從喀土穆機場飛往歐洲,然後轉向以色列。但隨著人數越來越多,顯然需要其他途徑。

「我想到了海路,」 在我即將出版的有關該行動的書中,丹尼回憶說,「蘇丹跟衣索比亞(那裏的內戰和崇山峻嶺意味著沒法將這些猶太難民通過陸地運往海岸地區)不一樣,在蘇丹我們可以通過紅海疏散這些人,只要有船來接應,大規模的營救行動就有可能。」

1980年後期,丹尼和另一個特工在蘇丹海岸尋找可能的接應船隻靠岸地點時,他們發現了阿羅斯這個被廢棄的海濱度假村,在蘇丹港北邊大約70公里處。

「我們看到似乎像是海市蜃樓的地方,」丹尼說,「我們看到一些覆蓋著紅色瓦片的房屋,這可是在蘇丹呵。」

一個當地管理人員告訴他們,這裏曾經是一個意大利公司經營的度假村,但一兩年前關閉了。他帶他們參觀了一番。

「我們當時立即就感覺到這個度假村對我們行動的意義,」丹尼說,「如果我們能盤下這個村子,這裏就全由我們主宰啦。有了這個幌子,一切都可能發生!」

阿羅斯(Arous)度假村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接下來發生的事已經成為美國Netflix 即將公映的驚險影片《紅海深潛》的情節。這部影片在納米比亞和南非取景,講述的正是營救行動和這個村子的故事。以色列特工丹尼的角色由曾經主演《美國隊長》的好萊塢影星克里斯·埃文斯(Chris Evans)扮演(埃文斯還專門拜訪了丹尼),其他主要角色也都是基於摩薩德參加這場營救行動的特工。

電影製作方明確表示,電影只是源自這次營救行動的靈感,並不是事件的完整記錄。有些情節反映了當時的情景,但有些情節完全是「好萊塢」式的(例如,並沒有衣索比亞猶太人直接從阿羅斯度假村被偷運出去,另外,美國人根本對這個行動一無所知,更別提他們曾空運難民,實際上是以色列空軍乾的。)

這個潛水度假村,1974年由意大利創業人士建成,裏面有15幢紅頂平房,還有廚房和一個大餐廳。餐廳是開放式的,朝向海灘、大海和瀉湖。

但是,這裏既沒有供電,也沒有供水,甚至沒有進村的路。義大利人設置了發電機,從蘇丹港引來淡水,在這裏相當不錯地經營了5年,但由於與蘇丹當局發生爭議,他們就撤走了,一年後這裏徹底關閉。

「如果沒有摩薩德的背後支持,這個地方很難經營。」一個參加該行動不願透露姓名的以色列特工說。

丹尼扮裝成設在瑞士的一個旅遊公司(完全虛構的)的經理,他讓蘇丹當局相信他們將把這個度假村起死回生,再次吸引來外國遊客。蘇丹當局同意他們用25萬美元租下這個地方。

阿羅斯度假村廣告標題

明修棧道

他們用了第一年時間翻新這個地方,跟當地的供應商達成了協議供電供水。

度假村也裝上了以色列製造的其他設備,包括空調、摩托艇、還有先進水上運動裝備等,全部都是走私進來的。

特工蓋德說,「我們向蘇丹引進了帆板運動。第一塊帆板來了之後,我知道怎麼玩,於是我負責教客人玩帆板,其他摩薩德特工則假扮成專業潛水教練。」

他們還在當地僱傭了15名員工,包括清潔工、侍應生、司機和一個從大酒店挖來的大廚。那個匿名的特工說:「我們給他開出高一倍的工資從酒店挖過來。」這些工作人員誰也不知道度假村的真正用途,也不知道這些擔任經理的高加索人其實都是以色列摩薩德特工。

負責每天度假村運營的都是女特工,這樣據信可以減少懷疑。

潛水設備的儲藏室建在稍遠的地方,其中藏了無線電通訊設備,特工們用來跟特拉維夫的總部保持聯絡。

這些特工白天處理遊客的業務,但是每隔一段時間,便會有一支小分隊在夜色的掩護下離開度假村,到加達裏夫(Gedaref )難民營南部10公里以外的一個接頭會合地點。

在那裏,他們去接一些猶太難民,這些人由「委員會成員」(也就是專門指定負責這項任務的衣索比亞猶太人)挑出,然後將他們偷送出難民營。

「開始,我們給要離開的難民24小時通知,雖然不明說,他們都知道是要去以色列。但後來我們不想冒走漏風聲的危險,只是在夜間輕輕叫醒要走的難民,告訴他們該你走了。」丹尼說。

從接頭地點,卡車車隊會拉上幾十個完全摸不著頭腦的難民輾轉兩天,晝伏夜行,行程800公里,一路上要經過好幾個檢查哨卡。為了避免被發現,車隊有時得靠計謀,有時靠行賄,還有的時候只好硬闖過去。

當一些難民在一片河谷下車時,有些人俯身親吻土地,以為已經到了聖城耶路撒冷。

他們把這些難民送到度假村北部的海灘上,那裏以色列海豹突擊隊會開著充氣快艇接上難民,再在海上開行一個半小時,送到在那裏等待的一艘軍艦上,然後駛向以色列。

埃塞俄比亞猶太人被船從海灘運送到軍艦上。
衣索比亞猶太人被船從海灘運送到軍艦上。

一位匿名高級特工說:「危險隨時都有。我們都知道,如果任何一個人被發現了,我們所有人都會被吊死在喀土穆的市中心。」

1982年3月,危險曾經一度逼近他們。在第三次出動時,行動小分隊正在海灘上轉運難民,蘇丹士兵發現了他們。或許是對方只是懷疑他們在走私,因此只是開槍示警,好在充氣快艇載著難民最後還是安全離開。

埃塞俄比亞難民在以色列軍艦上就餐
衣索比亞難民在以色列軍艦上就餐

這次事件之後,營救行動部門決定,這樣的海上撤退太容易被發現,於是有了一個新的計劃。特工們接到新的任務,在沙漠中找到一個合適的地點,適合大力神C130運輸機。難民們應該被秘密空運出蘇丹。

度假村的特工們執行秘密任務的同時,還在繼續經營潛水度假村,力爭讓遊客們高興而來,滿意而歸。當時,阿羅斯度假村已經有了相當的名氣,口碑很好。

「 阿羅斯非常美麗,」一位當時的美國遊客跟我說,「他們有極可愛的度假小屋,你可以出海,潛水或浮潛。水下景色美極了!我記得那些『歐洲』工作人員都很年輕,非常健壯。晚餐時,有人會問,為什麼在這個地方建度假村呢?當然了,答案是這裏有天然美景, 沒有任何污染,人們希望他們的業務蒸蒸日上。「

來到這裏的客人有埃及軍官,一群英國特種兵軍人,喀土穆的外交官,和一些蘇丹官員。當然他們都不知道這個度假村的內幕。

阿羅斯度假村的生意越做越好,結果還有了盈利,財政上做到了收支平衡,應該讓摩薩德總部的會計們大鬆了一口氣。從度假村的生意上賺來的錢,部分被用來購買或者租用接難民的卡車。

暗度陳倉

與此同時,空運難民的行動開始了。他們發現了在海邊不遠處有一個二戰後被棄用的英國空軍機場。1982年5月,在一個死一般寂靜的夜晚,第一架大力神運輸機載著一支以色利小分隊,降落在這個機場上。

「很多衣索比亞猶太人甚至從來沒見過卡車,當他們看到以色列小分隊的士兵揮舞著發光的電筒,簡直就像外星人,他們根本不敢上到飛機上去。」丹尼回憶說。

一架以色列大力神C130運輸機
一架以色列大力神C130運輸機

兩次空運行動後,摩薩德發現蘇丹當局好像有了一些察覺,準備伏擊他們。行動隊之後接到指示尋找更多不引人注意的降落地點。

他們找到了更靠近加達裏夫的合適地點,縮短了路途時間。「但缺點是那裏沒有飛行跑道,只是一片荒漠之地。」那位不透露姓名的特工說。

他說,降落跑道基本上沒有照明設備,「我們只有10個小小的紅外線燈,C130的駕駛員在茫茫的長途飛行之後,必須在完全沒有導航幫助的情況下在一片漆黑中找到我們。」

「從飛行難度來說, 恩德培人質救援行動與這裏相比簡直就是小菜一碟。」他所說的恩德培行動,指的是1976年,以色列派出大力神運輸機採取突然行動在烏干達恩德培機場運走了100多名從劫機事件中被解救的乘客。

面對複雜情況,一旦失手後果不堪設想的壓力,這些在紅海潛水度假村的特工們,一共協調參與過17次秘密空運行動。

到1984年年底,蘇丹宣佈全國大饑荒,以色列方面決定加大撤僑行動的規模。

由於美國的干預,又收到大筆付款,蘇丹時任總統加法爾·尼邁里(Gen Jaafa Nimeiri)將軍同意讓猶太難民直接從首都喀土穆空運出去前往歐洲。他要求的條件是秘密進行,以避免在其他阿拉伯國家中引起反響。

在28次秘密空運行動中,共有6380名衣索比亞猶太人搭乘從一個比利時航空公司猶太老闆那裏借來的波音707飛機,從喀土穆飛到布魯塞爾,然後再直接前往以色列。這次救援行動代號是「摩西行動」。

埃塞俄比亞猶太人登上一架從亞的斯亞貝巴起飛的以色列空軍波音707飛機
1991年,衣索比亞猶太人登上一架從阿迪斯阿貝巴起飛的以色列空軍波音707飛機,飛機被撤掉座位,讓載客量最大化。

在以色列國內,則對這一消息實行新聞封鎖,不過,據這位不願透露姓名的高級特工所說,「這個事情還是被非政府組織猶太社的某個白癡透露給了媒體。」

新聞洩露

1985年1月5日,全世界的報紙都報導了這一消息,蘇丹方面的配合也突然終止。蘇丹公開否認參與了以色列撤僑行動,更不承認它勾結以色列制訂了猶太--衣索比亞撤僑陰謀。

兩個月後,由於當時美國副總統喬治·布希的直接干預,蘇丹總統尼邁里同意最後一次秘密撤僑飛行,492名滯留的衣索比亞猶太人被允許飛離該國。雖然尼邁里堅持飛機飛往歐洲,但實際上這次飛行的直接目的地是以色列。

在度假村這邊,摩薩德則繼續經營著,讓它隨時可以啟動,作為秘密救援行動可考慮方案的一部分。儘管救援行動暫時被終止,特工們仍然要接待絡繹不絶的遊客們。

度假村外面的氣氛也在發生著變化。3月份抗議尼邁里的遊行加劇了,到1985年4月6號,尼邁里總統被軍方推翻下台。這是一個轉折點,影響到度假村裏的秘密行動。

尼邁裏將軍
曾經擔任蘇丹總統的尼邁里將軍

為了在阿拉伯世界裏為自己賺得名聲,蘇丹軍政府將注意力瞄準了真真假假的摩薩德特工。

摩薩德負責人下令特工們撤出度假村。他們對工作人員說,要去開發新的潛水度假地點,就離開了。

其中一個特工回憶說:「我們一行六人在天亮前開兩輛車離開了潛水度假村。一架C130降落在度假村的北邊,那是一個我們從來沒用過的降落點。我們開著車上了飛機就回家了。」

他說:「當時村子裏還有遊客。他們一覺醒來發現被孤零零留在了沙漠裏。當地的工作人員還在那,其他人都走了:潛水教練,女經理,等等,所有的白人都消失了。」

特工們突然離開後,潛水度假村也就關門停業了。

耶路撒冷的一個浮雕上顯示埃塞俄比亞猶太人前往蘇丹的途中。
耶路撒冷的一個浮雕上顯示衣索比亞猶太人前往蘇丹的途中。

在隨後的6年時間裏,以色列進行了更多的撤僑行動,總共將大約18000個貝塔以色列人帶回祖國,在這個猶太國家開始他們的新生活。弗萊德·阿克倫姆就是其中的一個。他的身份暴露後於1980年前往以色列。2009年他去世時,摩薩德的歷屆領導人和成千上萬的衣索比亞猶太移民出席了他的葬禮。對他們來說,阿克倫姆是民族英雄。

「他猶如我的一個兄弟,」丹尼說,「如果沒有他,沒有這些衣索比亞猶太人,這一切都不會發生。就像兩個輪子的聚合,一面是渴望回到耶路撒冷的衣索比亞猶太人,一面是以色列猶太人幫助他們實現夢想,正是兩者的結合奠定了這場救援行動的力量。沒人願意放棄。」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