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搖滾樂難登大台?《樂隊的夏天》逆襲成功

2019-08-03 11:50

? 人氣

今夏中國火紅的音樂綜藝節目《樂隊的夏天》,共集結31支樂隊競逐名次。(翻攝自YouTube)

今夏中國火紅的音樂綜藝節目《樂隊的夏天》,共集結31支樂隊競逐名次。(翻攝自YouTube)

《樂隊的夏天》(《樂夏》)不但是今年夏天中國大陸最受矚目的原創音樂綜藝節目,更憑藉超強口碑(豆瓣八.七分、微博綜藝榜第一名)成為流行文化界盛事。這檔由愛奇藝出品、米未製作的真人秀節目,集結三十一支橫跨龐克、重金屬、爵士、電子、民謠等各種音樂風格的華語樂隊,在不同主題單元中表演展現各自創造力,並爭奪最受大眾喜愛的HOT 5樂隊席位。

以「觀眾投票權」突破侷限受眾

做為一檔聚焦獨立音樂的節目,《樂夏》請來了行業大佬與流量明星加持,目前微博話題累積閱讀量超過二二○億,創下大陸音樂網綜空前紀錄。

三十一支樂團的曲風與地域背景多元,其中包括復古搖滾風的皇后皮箱、小清新風的旺福和五月天師弟宇宙人在內的多支台灣樂團。雖然皇后皮箱早在二○一○年就曾獲得貢寮海洋音樂祭海洋獨立音樂大賞,但因《樂夏》才走進不少大陸聽眾的歌單。他們在第一輪競演中演繹的〈人間惆悵客〉打動不少樂迷,更在微博上收獲大批粉絲。

而在《樂夏》第四期,旺福改編蘇打綠的〈無與倫比的美麗〉,更令嘉賓吳青峰(蘇打綠前主唱)聽了忍不住落淚。豆瓣網友們大為欣賞這支樂團那種「搖滾也可以輕鬆、詼諧、簡單、快樂」的獨特氣質。

《樂夏》走紅的一個重要原因來自「觀眾擁有所有投票權」。現場一百位大眾樂迷人手一票、二十位專業樂迷人手兩票、五位嘉賓(吳青峰、歐陽娜娜、張亞東、喬杉、馬東)做為「超級樂迷」各執十票。此外,還有音樂人高曉松擔任特邀嘉賓,嘉賓們不但觀看表演,也會向樂團提問,讓獨立音樂文化「出圈」觸達更多受眾。

展現憤怒與反抗外的搖滾面貌

節目透過密集的淘汰賽,讓華語音樂圈老中青三代樂團憑藉實力競逐。用《南方週末》記者的話說:「時針倒回十年前,很難有人相信,樂隊和獨立音樂人會想登上一檔綜藝節目。」以往多聚焦於選秀的音樂綜藝節目,在《樂夏》成功逆襲後,讓許多搖滾音樂人從刻板的「小眾」印象,走到主流鎂光燈下打動廣大聽眾。

如果說面孔、痛仰、新褲子這些成立二十年以上的老牌樂隊,觸動了觀眾內心某種「情懷」,那麼中生代樂團如海龜先生、新生代樂團如盤尼西林、鹿先森,則展現出當代樂團文化不拘一格的形貌。「憤怒」、「情緒發洩」從來不是搖滾樂唯一表達方式,再加上《樂夏》試圖呈現的也不只是搖滾,更是構成年輕人文化娛樂生活一部分的「獨立音樂」宏觀肖相,所以這些走入公眾視野的樂團在憤怒與反抗外,也有了明亮的關懷和頗城市化的創作趣味。

《樂夏》如實展現出這種世代差異,更讓觀眾從中看到世代的延續。九連真人主唱阿龍就坦白地表達「藝術作品一定要放到時代背景下去看」的觀點,新樂團從前輩身上繼承了對音樂的堅持,亦有自身對於音樂在新時空中的詮釋。

真人秀節目中,「人」難免處在被觀看的位置上──且「是否好看」直接決定了節目的收視熱度,並伴隨著巨大的名利誘惑,故而也有樂迷會質疑鍾愛的樂團,透過節目火了後,難保不會「變質」,甚至覺得節目本身「太大眾」了。

走向市場未必會埋沒創作初心

但《樂夏》本身承載著推廣獨立音樂的期許,大陸公眾號作者傅踢踢就指出,對樂隊和歌手來說,只有零零星星的觀眾算不上好事,能被更多人知道、喜歡後依然保持自我才最珍貴。用《樂夏》總製片人牟頔的話說:「做音樂的人,誰不想要被更多的人聽到,樂隊為什麼不能成為偶像,披頭四也是時代偶像啊。」

許多樂團成員都不是全職樂人,他們有的是美術老師,有人在做器材設備租賃,也有人教音樂,唯一共通處是在九九六(編按:指每天早上九點上班,晚上九點下班,一周工作六天)生活外依然保持創作熱情。對他們來說,獲得一個更市場化的受眾平台,並不會埋沒創作的赤誠之心。

《樂夏》能獲得如此多好評的原因,歸根究柢在於它是「一群真正懂樂隊的人」在做的節目,所有參與者都秉持著「希望更多出色人才湧現」的心情。幾位嘉賓會以行業從業者的角度給出中肯建議,希望透過交流與發問(比如「什麼是龐克」)碰撞出音樂人群體的更多思考。而這些碰撞的過程就成為「看點」,讓圈外觀眾領略到華語獨立音樂一路走來的心路歷程和箇中魅力。而經過這個有《樂夏》的夏天,樂隊文化已不再是傳統意義上「邊緣」、「小圈子」的存在,更多人的歌單裡自此開始有了獨立音樂的一席之地。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喜歡這篇文章嗎?

賈選凝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