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林全集矛盾與荒唐於一身的「重分配靠租稅 騙人的」

2016-06-18 14:13

? 人氣

林全一番「重分配靠租稅 騙人的」話引起不少爭議。(資料照片,顏麟宇攝)

林全一番「重分配靠租稅 騙人的」話引起不少爭議。(資料照片,顏麟宇攝)

行政院長林全接受媒體訪問時,對台灣社會貧富差距擴大問題,說新政府不會把社會重分配工作都交由租稅來承擔,「那是騙人的,做不到的,這是現實問題」。這句話引來相當大的爭議,堪稱集矛盾與荒唐於一身,有負林全身為經濟與財稅學者之身份。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林全說出這句話,顯然是要安企業界之心,因為業界擔心高喊公平正義的新政府,又要再搞大規模的稅改,從企業與富人身上「拔毛」。林全的解釋是台灣是小型開放經濟體,如果租稅重分配功能太強大,勢必讓高所得者和高獲利者,在國際間從事租稅規避;特別是他說,當前經濟情勢並不好,政府不可能有大型的稅制改革,因為會對經濟有衝擊。

這番話不能說錯,也是「向現實低頭」的務實作法,但問題是怎麼樣都不能否定租稅對重分配的重要與意義。如果說林全只是談台灣現實環境問題,認為不可能全靠租稅作好重分配,因此他提出的是「靠社會福利制度,以及就業、產業等政策手段」。

話是說得好,2014年台灣的家庭所得差距(5等分),在計入政府移轉收支前,貧富差距倍數是7.4倍,納入政府移轉收支後差距倍數縮小到6.05,效果是讓差距倍數減少了1.34─所謂的政府移轉收支就是包含社會福利與租稅效果。

但細看數字則是社福效果是減少1.2,租稅減少0.14。正面看是社福支出對拉近所得差距的效果更好,但換個角度看,則根本是台灣的租稅制度高度向企業與富人傾斜,因此租稅在拉近所得差距上發揮的效果只有區區的0.14。林全不檢討租稅對分配效果為何如何低,反而否定其效果,要完全以社福作重分配,實在看不出其合理性。

林全更忽略了一件事:社福靠政府移轉支出,也就是說政府要有錢才能作。現在政府財政窘迫,社福支出也已經是各項政事別中占比最高項目,稅收不增、歲入緊縮,說要靠社福行重分配,豈不荒唐?大概也是口惠而實不至。

至於要靠就業、產業政策手段,其實指的是要有好的經濟表現之意。經濟表現好,確實可視為「最佳社福」。許多落後國家靠經濟轉型成長讓數百萬到上億人民脫貧;即使是先進國家亦可如此。美國在柯林頓任內,從1993到2000年,生活於貧窮家庭的人口從13.6%降到9.6%的歷史新低。原因是在這段時間創造美國歷史上最長的經濟繁榮期,失業率降到1960年之後的最低點。柯林頓因此說:「強勁的經濟成長是最好的社會福利計畫」。

但在台灣,對新政府而言,現實的困難度相當高,因為看起來經濟、就業是走向緊縮,目前尚看不出新政府讓台灣經濟脫困的策略與能力─甚至某些政策有意無意間更讓經濟走向深淵。

經濟要好、增加就業機會,民間投資的高低是指標;但籠照在缺電陰影、兩岸關係風險之下的企業,對擴大投資會有疑慮,「觀望、觀望再觀望」,就業機會要大增也難。搞不定兩岸關係也讓陸客觀光大減,5月的團客少3成、整體少1成多,傳說下半年要進一步緊縮,可能減少5-7成。

不論你如何譴責對岸緊縮的作法,也無論你對陸客觀光的正反觀感,現實影響就是觀光產業下滑緊縮對經濟與就業產生衝擊。那些投資旅館飯店的資本家賺不到錢也罷,但影響到的就業機會才是大問題。

觀光業是服務業,創造的就業機會多,但多屬技術層次較低的工作。即使新政府效率高、能力強的落實什麼5大創新產業、亞洲矽谷計劃,但那些在觀光緊縮中失去工作的民眾,大部份是不可能轉業到這些「高上大」產業中。對比林全在三三會中所說,就業是政府唯一的KPI,創造就業機會越多者,他越會優先協助解決問題的一席話,現實確實是殘酷而諷刺,更顯示與其「以就業作重分配」說法的矛盾。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