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新觀點》下一個「蔡明介」會是誰?

2016-06-18 06:50

? 人氣

總統當選人蔡英文參觀聯發科,蔡明介親自介紹自家創新產品。(中評社黃文杰攝)

總統當選人蔡英文參觀聯發科,蔡明介親自介紹自家創新產品。(中評社黃文杰攝)

對於台灣政府到底能不能、要不要、該不該開放大陸資金投資入股甚至是收購合併台灣IC設計公司,這幾天,台灣電子業的天空,烏雲密布、山雨欲來。

特別是,看完這幾天媒體、學者老師、聯發科蔡明介的對話論戰,更覺得是如此。

這場論戰,有些說不清楚的牽扯,看似有許多議題,但其實只有一題:國安問題。

國安問題,是兩岸問題,是政治問題,用產業發展、公司經營的角度去談這題目,怎麼說,都說不清,也說不通。

但偏偏,這幾天的討論,就都是如此,兩邊陣營看似你來我往,其實全無交集。

國安問題,是不是需要重視?兩邊的答案都是肯定的。

但這兩邊的答案出發點是不一樣的。

一邊是堅定不移的信仰,另一邊是普世價值的認同。

國家安全雖是共識,但解法不同:一個要關,一個要管。

一邊說,全部不准,另一邊說,允許申請、專業審查。

從這裏開始,兩邊陣營的看法,看似背離,卻是糾纏。

反對開放的一方說,「開放陸資,大陸業者會登堂入室的搬台灣IC設計的技術」,「開放陸資,就是讓大陸廠商得以用台灣的技術完成進口替代,而台灣廠商就變成了出口被替代,到最後,技術被拿走了,台灣廠商就會被踢開」,「一旦開放,就連原本不想賣的台灣廠商,都會被逼著坐上談判桌,被逼著賣股權、賣公司」。

因為這樣,所以,全部不准開放,大陸資金一股一毛都不行。

贊成開放的一方說,「建議限制陸資不具控制力、不徵求委託書、設陸資董監上限、不指派經理人等四原則。若母公司不行,也可以子公司先行,避免陸資成為最大單一股東。」,「任何股東持有股權,也不能把公司IP打包帶走,只能有權參加股東大會;即使進了董事會,也不能要走IP,這是商業機制。」,「不用擔心台灣廠商會被逼上談判桌,台灣是自由社會,誰能叫誰走上談判桌?」

因為這樣,不是不能開放,只是需要管理,需要規則。

兩邊對話看似有來有往,一方提出的問題,另一方都有回應,但,不論是正反方的回應,卻全沒能卸力,反而是借了更多力量出去。

能量沒有消耗完畢,運動自然不會停止。

於是,可以看到正反雙方開始尋找,尋找一個可以吸收力道能量的說法,就像是避震墊一樣。

贊成開放的一方說,「我們做的這一切,都是希望繼續在台灣生存和發展,只是大陸市場大,我們希望有養份,才能繼續在台投資,創造高薪的工作機會。如果全面禁止,可能使台灣IC設計產業錯失機會,反而對台灣經濟發展不利」,「台灣的交大這些學校培養出那麼多專業的工程師,這些人才如果想做科技的工作就只能遠渡重洋去美國唸書,最後竟然只能留在美國的IBM、英特爾、惠普做事,所以我們應該要打造一家公司,是可以讓技術、研發在台灣深耕的公司,讓台灣的年輕人畢業之後,能在台灣就可以有MediaTek(聯發科)這樣的公司上班、發揮RD(研發)的長才,然後貢獻台灣經濟,還可以留在台灣成家立業。」

反對開放的一方說:「IC設計業只要技術相對領先,就足以造成市場絕對領先,在沒有人覺得中國能追上台灣的可見未來中,除非主動離開台灣或加入中國,否則為何我們要如此悲觀,台灣IC廠商應努力分散市場與創造新興產業題材,才能儘快擺脫把頭塞在中國的窘境」,「當下在台灣的現實是,一旦政府開放申請,就形同全面開放。半導體產業是國家長期發展的命脈,這項賭注,台灣輸不起,不能配合中國成為其進口替代政策下的祭品。」

平心而論,在卸力借力這件事上,贊成開放的一方,似乎是做的比較到位的,動之以情、說之以理、轉移焦點;而反對的一方,強調台灣IC設計產業仍有領先優勢,但繞了一圈,還是回到國安問題的著力點上,實在可惜

而這幾天看到的一些反方立場的報導,讓人搖頭嘆息。

「何以說蔡明介不比張忠謀?聯發科絕大部分的營收在中國,因此成為人治國家的俎上肉,台積電的訂單來自全世界,基本上是個外資公司,或者說是一個美國公司,如此的迴旋空間,蔡明介明知,卻努力不夠。甚至,不少圈內人認為蔡明介這些年是不是已經耽於兩岸政商特權喬事的方便,因而忘了愛拚才會贏、往技術創新領域提升的道理?」

在此其中,謬誤或可暫且不提,蔡明介、聯發科是否真是如此,也自有公論。

幾天的激烈論戰,真理有沒有越辯越明,沒人知道,但某些當局者迷的邏輯因果,卻是有的。

懂灣灣說:有些說法看似有理,其實,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卻是XX不通。

「一旦失去政府全面禁止的保護傘,台灣的IC設計業者,只要被中國點名,可能都很難拒絕其入股提議。中國提出優厚條件,再曉以「中國人的民族大義」,被相中的業者要如何拒絕?紫光的趙偉國已經揚言,台灣不開放,就要抵制台灣晶片。如果台灣政府開放了,有個別業主還抵死不從,這種業者還能不被中國抵制嗎?」

懂灣灣:有保護傘就可以不用被強迫?可是也得這保護傘對方會怕才行,人家又不怕你,拿這保護傘的藉口是沒有用的啊;想要用這當藉口以拖待變,也行,但,你不做,人家就去找別人做,那你還是沒得做,然後就做不下去。有沒有保護傘不都是一樣的嗎?最後的結果不都是做不下去嗎?做不下去的廠商,只能離開,所以,最終目的,就是離開大陸市場嗎?

「中國從來不隱瞞其在全世界收購半導體(或其他)技術的背後意圖,那就是將技術移植到中國去落地生根,進而達到進口替代的目標。在正常的市場經濟國家,如此的收購,通常是業者自發的商業行為;但在中國,卻清一色是由政府所主導的投資公司來發動。這些投資公司帶著政策任務而來,他們不會滿足於單純的財務回報;他們一再開出遠高於市場行情的收購價格,這可不是來讓利的,他們所圖的是被收購方的技術。」

懂灣灣:啊不是要技術,要不然拿那麼多錢來買什麼?當大爺嗎?是當人家傻的嗎?

「以美國為例,雖與大陸競爭激烈,也未全面禁止。如果美商跟陸資合作,在美國合資要由CFIUS審查,在大陸合資則是開放,只要不輸出管制科技即可,像英特爾是用在超級電腦上技術就有管制。」

「過去CFIUS審查中,否決比例只有0.3%,且其中並沒有半導體業的否決案;另外自行撤案占11%,快九成是通過的,像是紫光投資WD就是自行撤案,而陸資收購NXP RF、OmniVision 、ISSI則是通過的。」

「南韓也沒有全面禁止,大陸東芯半導體就收購韓國Fidelix 25.3%股權,成為第一大股東和實際控制人;紫光原說要投資海力士被拒,是因為海力士不缺錢,而不是南韓政府禁止。」

懂灣灣:就跟你說不要拿別人來跟自己比,你看那美國政府多威,他說不准買,華為再有錢還不是買不了。

「他大可讓聯發科下市、跟台灣說再見。不過,記者這麼問蔡明介時,他則訝異地回答說:『我還有著當年創業的精神在,我們是在這塊土地上長大的,如果我還能為這塊土地做任何事,我還是很想努力看看,我對這裡還有責任、有使命感。』」

懂灣灣:這世界上的事,沒什麼是絕對不可能的。不要哪天聯發科宣布他要被100%收購Buyout下市,別說這不可能,買的人也不用是大陸公司,可以是美國公司,可以是私募基金,收購完成之後,人家愛賣誰賣誰,誰管得了?前些日子的美光買華亞科(之後還買不買就不知道),不是也有人猜美光買了之後,搞不好還轉手賣去大陸嗎?

群聯董事長潘健成講話一向直率,但最近的一段訪問內容,讓人心驚。

中國是看到正在起飛的市場,台灣IC設計業能否生存卻在這三年。」他無奈的說,「預估大陸2017年就會成為最大的固態硬碟市場,我如果2018年無法把市場拿下來,公司二、三年沒有成長性,我真的會考慮做一件事──把公司賣掉。」

懂灣灣問我:到底是誰在打蔡明介? 說:我比較關心下一個「蔡明介」會是誰?

*作者群為科技評論人,原刊微信公眾號:TWicic懂灣灣  / FB:TWicic,授權轉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