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新觀點》亞洲矽谷與貂蟬豆腐

2016-06-16 06:40

? 人氣

行政院長林全南下桃園視察亞洲矽谷預定地。(行政院網站)

行政院長林全南下桃園視察亞洲矽谷預定地。(行政院網站)

這兩天台灣電子業事情挺多的,不論是美光收購華亞科生變暫緩,又或者是開放大陸資金入股投資台灣IC設計引發的媒體槓上聯發科風波,更或者是台灣國發會宣布的亞洲矽谷推動方案,都有許多討論。

早上喝咖啡的時候,接到好久不見的朋友來電,這位朋友一向熱心,他打來說:「你不是認得一些年輕的創業家,幫我找找,我來安排一下給一些官員上上課,讓他們知道新經濟該怎麼做。」

在早上的那通電話裏,我跟朋友說:「談是可以談,但這些創業團隊的需求,其實不見得是真的需求,因為他們自己也搞不清楚到底需要什麼,他們會提行銷、人才、資金、專利、法規等等等等,但每個人講的好像一樣,但其實並不一樣」。

這些團隊談的問題,常常被錯誤解讀,不只是因為講的人,也是因為聽的人,兩邊不在同一個頻率上,接收到的訊息,很容易就扭曲變形了,之後的解法走樣走味,自然也就不奇怪。

當然,有談比沒談好,但『找人來談談』式的方法,真的需要進化。

這位朋友是見過世面、做過大事業的人,他自然知道我在說什麼。

掛了電話,我一時百感交集,過去幾年,時不時會接到這樣的電話,來自不同的人,為的是不同的陣營,但講的都是同樣的話:「找些年輕人、創業家,來給這些老傢伙們講講什麼是網路、什麼是大數據、什麼是創新創業、什麼是新經濟」。

談完有沒有用?那要看你對「有用」的定義是什麼。

剛剛宣布的亞洲矽谷推動方案,這兩天被討論很多,也被批評很多,但「人才、資金、場地(場域)、國際合作(行銷&技術)」,這幾個元素,卻也都在這份方案中可以看到。

很多的批評是,這方案中就是什麼都有了,但卻也什麼都沒有,說了很多,但唯一沒說的,就是要怎麼做。

20160528-SMG0045-001-林全南下桃園視察亞洲矽谷預定地-行政院網站.jpg
行政院長林全南下桃園視察亞洲矽谷預定地。(行政院網站)

其實,如果細看,這份方案還是層次分明的,有目標,有策略,也有行動方案。

「亞洲矽谷推動方案,將由環境優化、智慧應用、國際鏈結、基礎建設四大面向來推動,期使台灣成為矽谷潛力企業的成長夥伴、物聯網(IOT)智慧應用的研發中心、亞太青年創新交流樞紐及青年IPO(首次公開募股)中心。

國發會針對亞洲矽谷推動方案規劃,在環境優化面,將透過活絡人才、資金、法規、跨領域合作等措施,打造完善創新生態體系;在智慧應用面,以桃園作為研發中心與試驗場域,推動智慧城市,並應用智慧化服務。

在國際鏈結面,將擴大國外招商,成立單一並整合我國海外網路,鏈結國際資源,同時強化國際行銷;在基礎建設面,將於桃園打造創新交流基地,串接全國創新資源,並吸引國際企業及優秀人才共同加入。」

目標有五項,「成為矽谷潛力企業的成長夥伴、物聯網(IOT)智慧應用的研發中心、亞太青年創新交流樞紐及青年IPO(首次公開募股)中心」。

策略也有四項,就是「由環境優化、智慧應用、國際鏈結、基礎建設四大面向來推動」。

行動計畫的敘述略長一點,但大概有十到十二項,「在環境優化面,將透過活絡人才、資金、法規、跨領域合作等措施,打造完善創新生態體系;在智慧應用面,以桃園作為研發中心與試驗場域,推動智慧城市,並應用智慧化服務。在國際鏈結面,將擴大國外招商,成立單一並整合我國海外網路,鏈結國際資源,同時強化國際行銷;在基礎建設面,將於桃園打造創新交流基地,串接全國創新資源,並吸引國際企業及優秀人才共同加入。」

看起來,該有的好像也都有了,為何還有那麼多批評?

我是覺得,這方案一開始就是錯的,最錯的一點,就是名字取錯了。

這不是開玩笑,但的確是個無奈的玩笑。

有一種類似鬼打牆的毛病,就是自己取了一個自己都不懂意思的題目,然後想破腦袋、無法解開、困在其中,孰不知,從頭到尾都是錯。

「亞洲矽谷」到底要代表什麼意思?這是從來沒有人說清楚的,儘管有很多人討論美國矽谷的源起歷史、發展模式、地理位置等等,但就沒人出來說,為何台灣需要成為「亞洲矽谷」?「亞洲矽谷」代表什麼意義?要做到什麼才是「矽谷」的程度?

同樣的,對於這份方案的批評,都認為這份方案缺乏實際可行的計畫,就是沒有5W1H。

所以會有立法委員的質詢提到:「亞洲矽谷招商招的是什麼企業?」、「亞洲矽谷吸引別人來的誘因是什麼?」、「亞洲矽谷的定位是什麼?」

我想,現在應該有人會覺得委屈吧。

明明就是跟很多年輕人、創業家談過的結果,該有的不就都有了嗎?為什麼大家還不滿意?這跟那「這不是肯德基!這不是肯德基!」的廣告一樣嗎?如果是這樣,也要講清楚,到底要的是肯德基、還是麥當勞的炸雞?

有時提起某個話題,就會有人說:「這就是我們上次在何時何地與何人提到的」,這樣的對話,是一種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飲的執著,只不過,這一瓢水的樣本,不足以代表大局。

於是,我們有了一鍋在還沒出爐之前就被說會很難吃的「亞洲矽谷推動方案」的大菜,端出來之後,還沒人動筷子,光看賣相,就被罵得一文不值。那,還會有人吃嗎?

聯發科會是讚豆腐的泥鰍嗎?(圖為名菜貂蟬豆腐,又名草船借箭。)
聯發科會是鑽豆腐的泥鰍嗎?(圖為名菜貂蟬豆腐,又名草船借箭。)

不知怎的,一整天下來,我想到一道有名的菜「貂蟬豆腐」。

這菜的作法是這樣的:「泥鰍鑽豆腐又名貂蟬豆腐,是一道來自民間的傳統風味名菜,具有濃郁的鄉土氣息,中國除西部、西南部省份外,多地均有製作。燒制方法是先把泥鰍放在容器裡,倒入清水並放入少量食鹽,餵養一夜後,再將泥鰍倒入有嫩豆腐的鍋內加熱,讓它亂鑽,並加蔥花、味精、生薑未等佐料  。」

這道菜是要把活生生的泥鰍放進裝有豆腐的鍋子裏,然後開大火煮滾,讓泥鰍受熱之後鑽進冰冷的豆腐內,然後,然後,然後,就被煮熟了。

亞洲矽谷是那塊豆腐嗎?誰又會是那亂鑽的泥鰍?聯發科是那活生生的泥鰍嗎?能讓他鑽進去的豆腐又是什麼?美光是豆腐還是泥鰍?華亞科呢?

一鍋燴了之後,這菜的味道,可好?

有趣的是,這道菜還有另一個名字叫「草船借箭」,同樣烹煮的工序,意義卻截然不同。

而今晚,給我一碗白飯就行。

*作者群為科技評論人,原刊微信公眾號:TWicic懂灣灣  / FB:TWicic,授權轉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