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人最少要爬15年,他們卻開後門輕鬆當高官…原來這些人都曾靠甲等特考一步登天

2019-01-23 12:34

? 人氣

前總統馬英九曾於1986年通過甲等特考,最近也讓甲等特考成為民眾熱議的話題。(蔡親傑攝)

前總統馬英九曾於1986年通過甲等特考,最近也讓甲等特考成為民眾熱議的話題。(蔡親傑攝)

台灣現在是完全自由開放的社會,只要不違法,大家可以隨心所欲做想做的事。不過在國民黨戒嚴統治時期,很多現在看來理所當然的事,當時統統都不准做。例如現在的公務員想從薦任官晉升為簡任官,都要通過簡任訓,並擊敗眾多競爭者,才能順利佔缺升等。不過曾經有段期間,政府會針對特殊條件者舉辦甲等特考,讓應考人直接具備簡任官資格,阻斷公平升官的機會。

不滿被拿來與駐美代表處政治組長趙怡翔相提並論,前總統馬英九日前不甘示弱地反駁,自己當年回國後以機要人員的身分擔任總統府第一局副局長,隨後就考取甲等特考行政組第一名,「與口譯哥不同」。意外讓甲等特考這個已實際消失30年的特殊制度成為熱門話題。

20190119-前總統馬英九出席「孔德成先生百年紀念會」。(蔡親傑攝)
前總統馬英九曾於1986年通過甲等特考,最近也讓甲等特考成為民眾熱議的話題。(圖為馬英九/蔡親傑攝)

公務員分為14職等,1至5職等為最基層的委任官,6至9職等為中階的薦任官,10至14職等為高階的簡任官。高考及格者以6職等起敘,若想晉升到簡任官,必須升上9職等並任滿3年後,才有資格接受簡任訓;最後還要空出簡任職缺,且能在眾多競爭者脫穎而出,方能擠身簡任官。一般高考及格的公務員,若能用15年升上簡任官,已是相當優異兼幸運;多的是在退休前,仍在9職等「久久的等」,要是在職缺少、職等低的地方政府,終身7職等的公務員也多有人在。

而在戒嚴期間的1968年,政府為了鼓勵高學歷人才,也想進一步掌控高階文官體系,首開甲等特考;讓具有碩、博士學歷者,或教授、副教授資格者,不必參與國家考試,只要審查個人著作,再經口試,就能直接獲得簡任官資格。

錢復(前監察院院長)出席「總統直選與民主台灣」學術研討會。(陳明仁攝)
前監察院院長錢復曾於在1968年參與甲等特考,是首批及格者。(圖為錢復/陳明仁攝)

1980年起,為了幫屆滿的民選縣、市長安排出路,新增任職滿6年以上的縣、市長具甲等特考的應考資格。1983年再放寬條件,曾任公營事業董事長、總經理3年以上,或任公營事業副總經理、協理6年以上,均可參與甲等特考。1985年更放寬為,只要在國、外的公、民營事業擔任專攻學科相關工作4年以上,就具應考資格。

由於用人機關可以依其需要申請開設考科,往往讓甲等特考成為不具資格的現職人員(俗稱黑官),迅速取得正式公務員資格的漂白途徑。因此,每當政府爆出有大批高階文官不具任用資格後,就會舉辦甲等特考為其解套。例如1977年3月放榜的甲等特考,就是行政院清查台灣省政府有多位高官不具任用資格後而辦;時任省政府新聞處長的趙守博,也是錄取者之一。

20181107-前總統府資政趙守博7日出席「警系挺侯團結大會」。(顏麟宇攝)
前總統府資政趙守博在曾於1976年通過甲等特考。(圖為趙守博/顏麟宇攝)

監察院1988年調查,中央政府共有207名簡任官未具任用資格;當年度隨即舉辦第10次甲等特考,錄取的95人多為現任高官。不過這次甲等特考已引發社會高度批判,而成為史上最後一次。

總計政府在1968年至1988年這20年間,共舉辦10次甲等特考,錄取503人。

甲等特考的廢除,來自王作榮的全力反對。王作榮在1984年擔任考試委員後,就力主廢止甲等特考,但遭到考試院長孔德成反對,也未獲多數委員支持。

此時,1986年度的特考及格者、教育部體育司長張至滿遭質疑論文抄襲。經教育部調查後發現,張至滿翻譯外文著作成為個人作品,拿來升等教授,並取得甲等特考資格;教育部、考選部事後火速撤銷其教授及任用資格,成為甲等特考遭取消資格的首例。

王作榮就在張至滿事件火熱的1990年9月轉任考選部長,甫上任就宣示終結甲等特考。不過包括國科會、原能會、研考會馬上提出用人需求,希望舉辦甲等特考錄用67人;考選部與人事行政局為此激辯多時,最後考試院在1992年4月30日的院會動用表決,以10比2的絕對優勢,通過在1993年復辦甲等特考。

代表國民黨主流派的集思會在李登輝總統授意下,與民進黨站在同一陣線,全面支持王作榮。立法院法制委員會更在6月2日決議,暫緩辦理1993年度的甲等特考。獲得李登輝與朝野立委力挺的王作榮,索性不編1993年度的甲等特考預算,讓甲等特考胎死腹中。

時任立委的陳水扁更在1992、93年接連踢爆,1986年甲等特考及格的李慶中,因時任教育部長的父親李煥施壓,使其以不合格的論文通過審查,得以通過甲等特考取得簡任官資格;方從經濟部科技顧問室主任轉任環保署副署長。李慶中雖否認到底,但也主動請辭,避免遭到解職。

陳水扁也質疑,1988年甲等特考及格的李慶珠,抄襲政治大學公共行政研究所陳聰憲的碩士論文,在青輔會研究員任內通過甲等特考。考試院審查後,認定李慶珠以「不當方法」使考試發生不正確結果,撤銷其甲等特考資格。

接連的權貴舞弊案,讓立法院1995年12月底通過修法,正式廢除甲等特考;擁有博士、碩士學歷的考生,則可分別參與高考一、二級,以9、7職等起敘,不再及格就是簡任官。

堅持廢除甲等特考的王作榮就曾多次強調,歷次甲考沒有幾次是不舞弊的,但都難以舉證。且許多奇怪的科目都是為了特定人選而設立,例如曾經有位經濟部長要提拔某教授,特設經濟行政人員海域資源法制組;該教授考取簡任官資格後,就擔任其他部門的司長,而非從事海域資源業務。

在甲等特考消失20餘年後的馬英九執政時期,行政院與司法院曾在考試院反對下,提案修正「司法人員人事條例」,擬開放不具任用資格的學者、研究員,以審查著作、口試方式取得遴選資格後轉任法官;隨遭民進黨立委砲轟是甲等特考復活而不了了之。國民黨立委吳育昇亦曾以高考一級的缺額太少,且僅能以9職等起敘,在立法院倡議恢復甲等特考,但也沒有下文。

作者介紹|根雨屋

半路出家的台灣史研究者,曾任史學研究助理、新聞出版,長期觀察台灣歷史、政治、文化與學術界的發展。希望台灣年輕人能多認識過去台灣的一切。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想想論壇(原標題:【當年不能做的事!】你不能公平升官)

責任編輯/林安儒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