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若請求擦屁股的不是白人男性?

2019-01-23 05:30

? 人氣

長榮受害空姐出席空服員職業工會呼籲正視服務業工人的尊嚴記者會。(簡必丞攝)

長榮受害空姐出席空服員職業工會呼籲正視服務業工人的尊嚴記者會。(簡必丞攝)

看到這幾天長榮空姐遇到白人乘客的鳥事,因為事實還不夠清楚,我不敢妄作評論,但想來說一個小故事,提供不同的思考角度。

有一位懷孕7個月的孕婦必須上飛機,這是第四胎,另外三個小孩在座位上扭來扭去,忍了好久孕婦去上廁所,要起身突然一陣低血壓,肚子太大導致沒有辦法自己擦屁股,正好這次機上清一色非常溫柔的生理男性空服員,趕時間的她低聲地問: 不好意思,請問您可以來幫我擦屁股嗎?

(這位男性空服員會欣然同意還是拒絕呢?門外的他沒有馬上回答)

他想了幾秒就說: 如果我幫你擦屁股,我可能是對你不懷好意,如果我不幫你擦屁股,你有辦法自己走出廁所嗎?還是需要醫護協助?

孕婦說: 我想我沒有辦法自己走出廁所,因為我沒有辦法自己擦屁股也沒有辦法自己穿褲子。

他又答: 工作手冊上有教,我得馬上請求協助。

於是他廣播,想要找到同為女性的機上志願者,偏偏這是紅眼航班,女性乘客皆已入睡。沒人當打手的狀況下,只剩他們幾位男性空服員值勤。

他們討論了大約10秒,決定直接請機位上年紀最大的小孩(4歲)來幫他媽媽擦屁股,可惜的是小孩沒有辦法幫媽媽把褲子穿好,孕婦媽媽就這樣光著一半沒擦乾淨的屁股,被男性空服員扶著走回位子上。

若真的發生此事,不會上社會新聞,結案。

以上杜撰的小故事,試圖以男女性別與角色轉換來思考長榮空姐擦屁股事件。孕婦某程度等同於殘障者,車可以停殘障車位,可以大喇喇坐博愛座(笑)。但你們覺得男性空服員會幫這位孕婦嗎?我想根本不會發生的,因為這位孕婦可能連要求都不敢,就忍著不能擦屁股、穿不好褲子、可能還會被敲門說快一點。

搭長榮班機的白人男性敢放肆的做出不合理甚而可能違法的要求,就是因為他是白人男性,飛機上正好多是女性亞裔空服員,就算有足夠的教育說遇到這種狀況空服員要說不,還是會在當下那種很尷尬的情況下忍讓!我覺得老、胖、什麼右手開刀不能動,都不足以構成這個行為與事件結果。

為什麼女性主義重要,因為就是要有個足以說服人與社會改變的說法與做法,找到一個反制的機制,來避免這類事情發生,可惜的是,這類事情就是常常發生,在進步的社會裡還是有創新的性騷擾方法,觀覽#MeToo多麼精彩。

身為一位女性剛好又讀法律的,看到這種事情快要氣到七竅生煙,但當下也只能敲鍵盤,然後感嘆這個社會有多麼的不平等,期待喚起女性主義意識,長榮也能更重視女性並且具備女性主義的意識,這不只關乎聲譽,而是應有的尊重與道德倫理。

在這個社會上不平等的建構產生不公平的對待,就算講人生而平等也不會平等,這多份歧視來自種族、膚色、社經地位、還有種種原因。

而在改變之前,就當作回到原始、回到叢林,要怎麼自我保護,才有辦法救己救人。

*作者為美國西雅圖華盛頓大學法學博士候選人,攻讀女性健康法律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