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美大戰
  • 大車禍!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讀者投書》在「迪士尼學校」,她學會台灣老師不教的事...

創作是一條相當寂寞的路,經過淬煉後的寂寞,足以渲染人們心中最深處的情感。新生代動畫創作者楊子新,台北藝術大學動畫學系畢業後,前往譽有「迪士尼動畫師搖籃」之稱的加州藝術學院(California Institute of the Arts,簡稱CalArts)深造。仍在加州唸書的她,數次發起群眾募資,不僅將在CalArts的生活紀錄出版畫冊。最近的募資上山下海城市間,更是以「紀錄台灣日常的美」為主題,用速寫插畫的方式替台灣人捕捉了日常裡的風景。平時總喜歡在個人平台(cindy yang art)分享創作的子新,是一位觀察到故事才進行創作的感性女孩。

轉了點彎的夢想:從漫畫家到動畫師

從小看著火影忍者長大,特別對佐助和鳴人角色設定著迷的子新,時常會問自己「到底要怎麼做才能創作出經典?」一路從國中持續畫到高中,並加入漫畫社的她,陸續參考了其他不同風格的漫畫,像是飛輪少年、家庭教師。也就是在這個時期,楊子新十分著迷於同人漫畫,常常抽出漫畫中的幾個主角,置換到不同的情境之中。

受漫畫影響,啟發自身對於原創創作興趣的子新,直到進北藝大動畫系前。心中還是以當漫畫家為目標,但隨著涉入動畫越來越深,她發現動畫其實比漫畫複雜許多。至今她仍持續創作漫畫,只是改為久久畫個一次。慢慢地,她將自己更多的熱情移轉到動畫世界裡。

(圖/黃培陞提供)
(圖/黃培陞提供)

迷霧之中前行「當時的我,就是一直畫一直嘗試」

如願進到北藝大第一屆動畫系的子新,卻也看見台灣動畫教育萌芽期最大的缺失——師資兼任。在她的印象中,負責教導學生製作動畫背景的教授,卻又身兼非自身專業的編劇課。於是最後能學到的,往往只是教授自己的經驗分享,沒有辦法學到編劇裡該注意的事項。

「以畫角色來說,需要顧慮到結構體積,也要注重視覺上的美感。以前會覺得為什麼別人畫這麼好看,看起來這麼有體積。那時候不知道畫角色要分兩個不同階段去思考,我就是一直畫一直嘗試、看別人的作品模仿,後來才發現是有根源的!」

那時的子新對於動畫有好多的疑問,卻不知道要去哪裡找答案,只好照自己想像中發展的方向,試著往那邊鑽研。正因為自己在動畫的世界裡迷惘了好一陣子,當時的她選擇在大三到英國交換,想藉此一窺國外發展成熟的動畫系。在那裡她認識到一名從美國CalArts轉學過去的學生,言談之間更加深了她想去加州學習動畫的決心。即使申請過程中稍微有些波折,子新仍舊幸運地進入了CalArts,目前正是她在CalArts的最後一年。

「那時候的我完全不知道動畫分工這麼細,不知道可以用什麼樣的方式去增加這方面的知識。一直到CalArts之後,我才發現可以只專注在某些事物上,你在畫的時候才有一些原則去追尋,這樣子練才會有意義。」

(圖/黃培陞提供)
(圖/黃培陞提供)

畢業後沒有直接進入台灣職場的子新,坦言台灣原創的動畫公司不多,自己則對像是早期迪士尼或宮崎駿等手繪動畫非常熱衷,如果當初選擇留在台灣能提升自己的機會不大,所以才毅然決然隻身跑到了加州。看著前方眼神間充滿自信與肯定的子新,任誰看了都會感受到這女孩是如此清楚自己想去的地方,彷彿她的行李中多了許多夢想與勇氣的重量,陪著她一腳踏入了更廣闊的動畫世界。

遠比你想像中複雜的動畫產業鍊

一般人所熟知的動畫就像是電影,需要經由多個部門合作。大致上可以拆成三個部分來理解,分別為前置、製作、後製。台灣由於技術、資金的關係,職業分工沒有辦法到太細,子新也是到了CalArts後,才深刻認識到這產業龐大而綿密的分工。

前置作業的部分,有劇本(writing)、分鏡(storyboard)、腳本修整(storyboard revision)場景構圖(layout)等環節。大致上可以想像成動畫情節、角色、場景初步產生的階段,這時會依據畫面呈現的美觀,進行場景與角色的擺放,也會有畫面把關者對已完成的分鏡表,畫上更多的細節、調整構圖,及增加顏色等等。子新特別提到她在CalArts有堂令她印象深刻的課,是由迪士尼畫面總監所教的「故事構圖課」。以前的她完成一個畫面,大多憑自己的主觀喜好。如今老師請他們以故事為基礎,去發想要講好一個故事,需要用什麼場景、設計去搭配,也因此完成一個畫面就必須更深入反覆思考、試驗。

「有時候憑直覺畫下去觀眾可能看不懂,那就失去了它的意義。因為故事其實就是要和別人溝通。」

(圖/黃培陞提供)
(圖/黃培陞提供)

走完前置步驟,接著才真正來到了畫動畫的階段。這時需要注意動畫角色本身動作有沒有清楚、動作是否連貫。通常又依據畫面的不同,粗略分為關鍵影格、中間補張、特效等三種動畫師。關鍵影格,指的是把畫面中比較關鍵的動作,由開始到結束全都呈現出來;至於補張則是替關鍵影格做細部處理,使得整體畫面更為順暢。

由於動畫師創作完的草圖,大多時候局部細節仍須再修正、人物五官不會太清楚,這時就得請清稿人員把草圖轉為更為吸引人的畫面,以及上色、背景人員的協助,最後才是後製人員將所有的畫面統合。除了上述創作流程之外,一部創作通常牽涉到與外部人員的合作,好比說音效與配音。子新說她在CalArts曾上過一學期的聲音課,課堂中教授指導學生在尋找外部聲音演員時,最好能鉅細靡遺地告訴演員們場景的年代、情境、角色的情緒等線索。而這套流程對子新最新的作品《月圓時刻》幫上了大忙,進而請自己的叔叔阿姨在配音時,想像兩人在中秋節無人的菜市場,盼望著孩子回家的情景。CalArts扎實的訓練及高手雲集的同儕,促使子新不斷創作出更加成熟的作品。

月圓時刻 When the raven comes from Cindy Yang on Vimeo.

「你可以很孤僻,但要去看外面」

一個好的作品必須讓觀眾看得見它的靈魂,而創作的靈魂正源自於生活裡的養分。多年前的子新,幾乎不太習慣從真實世界裡取材,反倒借用不少原本就已經存在的經典角色。但,畢竟不是自己的作品,很難引起觀看者的共鳴。直到開始製作畢業製作時,她才首次意識到生活中累積養分的重要性,轉而從生活經驗中尋找創作靈感。

子新收藏靈感的方式,很實際卻也有些藝術家的浪漫。數年前她買了一台簡便的數位相機,摸著摸著竟也照出了額外的興趣。一開始並不知道攝影對畫動畫有什麼幫助,漸漸的子新嘗試把情緒融入畫面的呈現中,用物件來象徵某種氛圍;她偶爾也會在創作短片找靈感時,找找過去拍下的場景有沒有符合的。最近一次的群眾募資《上山下海城市間》一百張台灣風景速寫,其中的一部分正是用相機記錄下當下的感受,等到回美國再慢慢完成的。

(圖/黃培陞提供)
(圖/黃培陞提供)

「我覺得滿欣慰的是,不同地區的台灣人因為工作、唸書出國,但因為看到我的畫很感動。會跟我說『天呀!你真的把台灣畫出來了,好想台灣。』」能和許多觀眾的生命片段產生共鳴,同時也意味著子新的創作越來越有靈魂了。

不設限的未來 一如台灣動畫產業那麼無拘無束

轉眼間來到子新在CalArts的最後一年,談起畢業後想前去的方向。子新對於台灣動畫產業的「無拘無束」還算樂觀,她表示台灣在原創動畫上正蓬勃發展,大家都有自己想說的故事。今年度掀起不少話題的國產動畫《幸福路上》,子新就有許多同學參與這次的製作,台灣各地也有一些像是台南大貓工作室的小團隊,持續招攬3D動畫的專業人才。至於找不到合適工作環境的人,也有不少人跑去廣告業工作。

「直到可以理解這個行業在做什麼,可以掌握這行業裡的細節時,我才會覺得滿足。」

提到自己,子新認為她在動畫世界裡還有非常多想看想學的地方。她說自己的個性,一但發現值得研究的事物,就有股衝動想把所有的時間投入在內。正因如此,她向我們分享畢業後打算在美國待個幾年,想辦法提升自己再回台灣。對於能做好的事,她就一定會盡全力把它做好做滿,不在乎他人眼光只專注在眼前熱愛的志業,這就是子新有些叛逆的「職人精神」,也是她替自己未來發展畫下的草圖。

最後,談起創作初衷的子新。思考片刻卻又十分堅定地講了這些話「我希望看了我作品的觀眾,可以去回味從中學到些什麼?有沒有受到它的啟發想去做某些事?或許人生並不處處完美,但這是ok的。」

(圖/黃培陞提供)
(圖/黃培陞提供)

作者/黃培陞 

聽到別人問以後要考公務人員,還是當政治人物時,都會忍不住翻白眼。沈浸在政治系課程數年後,決定叛逃。
左一跨踏入行銷,右一跨走入服務業,持續在探索中拼湊自己。唯一不變的是對於文字的熱愛。

責任編輯/郭丹穎

對職涯或未來出路有些疑問,需要過來人的建議?快來提問,讓學長姐幫助你!

請關注風傳媒特別企劃「學長姐說」,也歡迎加入FB社團進行討論!

請看 FB社團-學長姐說 !

學長姐說也歡迎讀者分享您的經驗,意者請將基本資料及文章寄至opinion@storm.mg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