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資必學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新新聞》張藝謀《影》、賈樟柯《江湖兒女》競逐金馬

張藝謀的新作品《影》在今年的金馬獎獲得十二項提名。 (新華社)

張藝謀的新作品《影》在今年的金馬獎獲得十二項提名。 (新華社)

在十月一日公布的金馬獎入圍名單裡,導演張藝謀的《影》以十二項提名領跑,成為提名獎項最多的作品,不過這部入圍多倫多、威尼斯等多個國際影展的作品,在大陸的口碑和票房平平:豆瓣評分七.五,上映十天票房四.六九億元人民幣,在大陸的「十一黃金檔」更完敗給影星周潤發和郭富城主演的《無雙》(上映十天七.一九億元人民幣)。

美術、攝影堪比當年《英雄》氣象

《影》沒能成為「爆款」的原因,一方面是大環境變了──今年中國十一黃金周的整體票房,較去年同期跌幅超過二○%;另一方面則是由於武俠題材近年在大陸市場已被邊緣化,即使質量上乘也很難成為票房黑馬。

相比張藝謀上一部在好萊塢體系下拍得慘不忍睹的《長城》,《影》重新回歸他的個人風格,造型、美術、攝影都堪比當年《英雄》時代的氣象,只不過是反其道而行,色彩上不再大開大闔,而使用了水墨畫般的黑白灰。劇作某種意義上也「否定」和消解《英雄》那種刺客「心懷天下」,以大局為重、自願接受利維坦(比喻強勢的國家)的意識形態。時移勢易,在《影》的故事裡,貴為國君與重臣,也不過只求亂世中苟全性命。

《南方周末》此前採訪張藝謀,問他為何會從「國家本位的觀念」轉型到強調個體和草根的命運?他個人倒覺得自己沒有那種所謂的轉變,只是「有什麼題材、故事,就說什麼話」。《影》取材三國故事,改編自朱蘇進的小說《荊州》,卻又架空歷史,重新虛構了一個朝代,以規避擅改歷史的風險。

簡單來說,這是個關於「替身」的故事,因而許多人將《影》與日本知名導演黑澤明的經典之作《影武者》進行比較。但張的版本在價值觀和人物走向上,刻意避開黑澤明的概念──如果說《影武者》探索的是身分與存在,《影》講的則是草根逆襲、底層民眾反壓迫。

該片最值得稱道之處,是視覺質感上的「中國風」。張藝謀試圖展現山水潑墨的風韻,為增加畫面天然的灰度,取景都須在雨天,也算做足工匠精神,只是卻未能收穫全民好評。先有評論指出:「不分君臣穿的都是水墨長袍很詭異。」更有大陸影評人認為,張在畫面上的「團體操」情結依舊──只不過這次格局宏大又拍得唯美養眼。

賈樟柯刻畫社會變革下的小人物

而劇作始終是張氏電影的短板。眾多角色間的計算,甚至被觀眾吐槽為亂得像「一場真人版的三國殺」,最終不知道該同情誰好,君臣間的謀略看起來很蠢。而更深入一層,《影》的外在形式雖然洗盡鉛華,但張藝謀摯愛的主題卻未變過,從《英雄》、《滿城盡帶黃金甲》至今,對權力的愛恨交織一直是他電影的基調。這次用莎士比亞悲劇的宿命感作結,仍與他過去的創作思維一脈相承;而充滿現代性的那些野心和謀略,則與他營造的水墨畫卷裡的氣韻相悖。故而《影》雖絕非爛片,卻也沒有人們期待中那麼好看。

同期上映的另一部陸片《江湖兒女》,則入圍了金馬獎最佳女主角(趙濤),更成為獨立導演出身的賈樟柯迄今為止票房最高的電影。有人戲謔地評價過賈樟柯的所有創作,幾乎都是「現實主義加一點趙濤」──永遠都從山西小城出發,敘述他回不去的故鄉,一次又一次「自我重複」。

某種意義上,賈樟柯這部新作和他上一部《山河故人》區別不大,他的江湖片仍反映社會劇烈變革期的小人物。江湖中人際關係複雜,但他關心的是時代變遷中,命運的雕刻如何改變了具體生命。他更在片中呈現二○○一年、○八年、一七年的三種中國圖景,用一個女性故事映照出劇變下的中國當代。

潛在的審查因素扼殺社會性關照

入圍金馬的趙濤這次飾演一位女俠。她本非江湖中人,卻在義氣消逝的現實裡,生動地建造了屬於自己的江湖。鳳凰電影策畫秦婉認為,賈樟柯這次拍了一部「當下最容易成為加分項的女權主義電影」,並指出:「趙濤在表演上的進步是非常明顯的,她的角色形象完整、豐滿且極具內在力量,擁有堅定的信念和執著果敢的精神。」

不過,亦有電影網站主編指出,曾經犀利揭穿現實的賈樟柯,如今好像變成了一個執迷於逝去江湖的人,從而失去對當下現實的批判力。但這想必大半要歸於潛在的審查因素,畢竟太鋒利的社會性關照,在中國當下的環境,也許只會更難出現在公眾面前。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喜歡這篇文章嗎?

賈選凝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