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就往中國跑,菜鳥設計師到北京的第一個月,差點就活不下去

2018-08-17 16:14

? 人氣

編按:到中國工作是現在很多年輕人畢業之後的選項,越來越多人對「北漂」的生活有著憧憬。但是到中國去打拼的壓力到底有多大?一起聽聽這段年輕人北京生活的故事。

大學一畢業,就到大陸就業的台灣高材生愈來愈多。

24歲的張家豪就是例子。深夜11點,來到距離北京市中心近一小時的五環附近,販賣大江南北小吃的小販正忙著收攤,空氣中混雜著各地家鄉味。此時,擔任EICO設計諮詢數位產品設計師的張家豪才剛下班。

「真的很抱歉,讓你們等那麼久,」剛到北京不滿半年,張家豪舉手投足仍帶有濃厚台式人情味。這天原本預計晚上8點下班,臨時被老闆留下來開會到10點,再回到住處已近11點,《遠見》記者等到深夜。

受學長姐啟發 積極申請赴陸實習

就讀台大生物產業傳播暨發展學系的他,大學時對數位產品設計充滿興趣,不僅先到台灣Yahoo!實習,更決定延畢一年,到台科大設計研究所參與專案,那時他受到震撼,「同個研究室的學長姐,大部分一畢業全往大陸跑。」

這讓他意識到大陸互聯網數位產品的市場潛力,大五下學期就申請到上海交大交換,並爭取在當地實習。

2017年2月,張家豪前進上海,並經由Yahoo!實習時認識的Oath亞太區設計部主管郭藺瑩推薦,前往EICO上海分公司實習。

EICO是提供客戶數位產品設計與諮詢的服務公司,在北京、上海、廈門都有分公司,服務各種類型的企業,三地員工數共50人。

之後他又申請到騰訊深圳總部實習兩個月,再回台灣服兵役。2017年底退伍時,騰訊與EICO都錄取他,但他卻放棄知名的騰訊,選擇到台灣人沒有聽過的EICO上班。他認為在EICO可以接觸到各種客戶,從醫院到食品,從大企業到小企業,比在騰訊可以學到更多東西。

生活成本超高 要想辦法活下來

今年3月到北京赴任時,他的第一個考驗,是生活成本超高。

「剛來北京的第一個月,快要死在這裡,」張家豪選擇住在北京奧運媒體村整修成的雅房,離市中心車程約50分鐘,但每月租金仍高達人民幣2760元。

當地租屋一開始得先付三個月房租,加上一個月押金、一個月服務費,等於一次得付清人民幣1萬3800元。他先跟家人借錢,活在那緊繃的邊緣,「但還是活過來了,」他笑說。

正式上工後,他得洗掉渾身台味,儘速融入。北京的互聯網公司多如繁星、廝殺激烈,「他們要的就是『活下來』、賺錢、搶到更多用戶,」張家豪體會北京工作,必須非常快節奏。

比張家豪先到北京工作的好友林宜蓁觀察,張家豪剛進公司時,手上沒有案子,只能放低身段,讓大家信任他、派工作給他,想盡辦法被看見。

5月中旬,當團隊在討論一個大陸基層醫療服務的案子時,由於牽涉到太多單位,公司內的設計師都不知道怎麼把各個角色的關係以簡易圖表呈現出來。張家豪當場拿出紙筆,手繪了一張圖,同事看見這張圖,眼睛直發亮,彷彿看見救星。

週一到週五經常加班到晚上10點過後,假日得經常在家或咖啡廳持續工作的他,已習慣高壓工作。儘管想念台灣的一切,但他暫時會在北京闖蕩下去。

文/陳育晟
原文、圖經授權轉載自遠見雜誌(原標題:24歲菜鳥設計師 張家豪:來第一個月快死掉)
責任編輯/陳秉弘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