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圍棋》幫下棋孩子撐下去──大安國中「圍棋專長」體育班

2015-05-28 07:50

? 人氣

成軍將滿5年的大安國中圍棋專長體育班,校方堅持主導課程安排,學生在棋藝、學業都有不錯表現。

成軍將滿5年的大安國中圍棋專長體育班,校方堅持主導課程安排,學生在棋藝、學業都有不錯表現。

「這些孩子是這樣...你下棋你讀書,就算不下棋,那些時間也不會拿去讀書啦....現在圍棋班家長反而會覺得,讀書讀累了,下下棋也是很好的啊。」

台北市立大安國中學務主任鄭建華

在我國現行教育制度下,圍棋跟棒球、高爾夫球、體操、撐竿跳一樣,屬於一門體育競技。有心好好下圍棋的孩子,進入國高中階段,除了申請在家自學或中斷學業,全台有好幾所中學的體育班,也提供有限名額,給通過甄試的圍棋專長生就讀。

提供圍棋生名額的國中,包括台北市大安國中、桃園大崗國中、高雄壽山國中、彰化陽明國中、台中梧棲國中;高中職則包括南山高中東方工商萬芳高中麗山中學等等,多數學校不是專班性質,不同專長的學生必須併班上課,課程安排則以不干擾專長技能學習為主,情況類似南韓等其他國家 

堅持課程主導性的大安國中

為了讓特殊生擁有較大學習空間,前述學校對於課程安排,多採取配合立場,由校外專業師資主導,僅有大安國中,是當中唯一例外。 

 

圍棋課堂上,棋士指導學生,其他同學圍觀給意見。
圍棋課堂上,棋士指導學生,其他同學圍觀給意見。

大安圍棋班2010年9月開設至今,校方始終堅持學校教育的主體性,主導三年課程安排,目標讓圍棋班學生學業、棋藝、品格三頭併進。

該校學務主任鄭建華受訪表示,台灣孩子才藝專長,小學階段發展得很好,與其他國家並無落差,然而一進國中階段,不論任何才藝,就必須全部都放棄。

均衡適性幫孩子發掘自我價值

純粹以學業為主的現行教育模式,讓孩子原先累積的基礎實力,就這樣不見了。本身高中開始下圍棋的鄭建華認為,讀書跟下棋並不衝突:

「…..規劃得好的圍棋班,孩子的課業跟圍棋可以均衡發展,圍棋或是其他專長發展,其實都是讓更多孩子適性發展,找到自己、發掘自己的價值,有機會被別人看見。圍棋班就是讓孩子,找到自己、發展自己的機會……」

每年5月、6月公開甄試的大安圍棋班,學生報名資格相當於台灣棋院的院生招考資格:男生業餘5段以上,女生業餘2段以上;另需參加術科測驗----與其他考生對奕,最終擇優率取30名,目前在學生來自台北、新北、桃園、基隆、高雄等縣市,今年估計有60人報考

升學指定科目全部保留

圍棋班課程安排有2個原則:一、升學指定科目全部保留,跟普通班一模一樣,不減也不加,進度也跟普通班一樣;二、其他綜合、健體、藝術、人文等領域課程,時數適度降低,像是一學年的課減為一學期,童軍、家政或工藝課取消;關係學生人格與行為發展、生涯規劃、兩性教育的輔導課則完整保留。如此,可挪出每周6小時課內時間。

每個學生都有本紀錄下棋思路的「手談祕笈」。
每個學生都有本紀錄下棋思路的「手談祕笈」。楊芬瑩攝

課後安排方面,每周二、周三、周四加課到6點,讓學生相互對弈;每周一、周五2天,另開選修課到晚間9點,但不強制參加,每周學(下)棋時間總計18小時。國三課業繁重,升學會考結束前,圍棋活動縮減到6小時,也不會參加重要比賽。

圍棋課程開放給實力相當的外校生陪讀,且年齡不限國小、國中或高中,除了分享教育資源,更多對手相互切磋,有助於棋藝精進,因此校方樂觀其成。

學校放學後到6點的加課時間,學生集中到大教室下循環賽,不分年級、按實力高低相互對奕,循環賽規則(下圖左)類似台灣棋院的院生排名賽。

不斷操練專注力、抗壓性

圍棋是競爭性極強的活動,學生必須磨練抗壓性,課後循環賽的安排,刻意呈現相當程度的輸贏差別。首先,學生按實力高低入坐,實力最強的學生(右下圖皇冠標示處)坐在教室右前方,最弱的坐在左後角。

每天課後時間,圍棋班學生按實力高低相互對奕,循環賽規則(左)類似台灣棋院的院生排名賽。實力最強的學生(皇冠標事處)坐在教室右前方,最弱的坐在左後角。。
楊芬瑩攝

連贏、連輸兩場的人,必須調整位置,分別跟更強、更弱的人比賽,個人實力如何一目了然。學生一邊下棋,老師還抽空發考試卷,考試分數、圍棋輸贏,人人都得平靜面對。圍棋課安排同樣按能力分5組,女生普遍表現較弱,會集中加強訓練。

學生包括台灣棋院院生,週六、週日另外到台灣期院參加循環賽、上課,圍棋班開辦至今,已經有3人國三畢業前便考上職業棋士。

大安國中圍棋班女生集中訓練,但循環賽跟男生一起下。
下圍棋的女生比較少,棋力落後男生一些,學校會集中加強訓練,但課業表現剛好相反,班上前幾名大多是女孩子。楊芬瑩攝

相當吃重紮實的圍棋課,並不會影響課業成績,反而因為群聚激勵現象,孩子表現優於一般水準,國三畢業後基本上都能上公立高中,乍看之下反而像資優班。

國ㄧ、國二像猴子,國三蛻變成熟穩重

圍棋班的孩子意見多,教室總是靜不下來,不過個個都能在非常吵雜的環境專注下棋。
圍棋班的孩子意見多,教室總是靜不下來,不過個個都能在非常吵雜的環境專注下棋,右立為鄭建華主任。楊芬瑩攝

品格教育方面,下圍棋的孩子通常比較以自我為中心,沒有團隊概念,學校安排圍棋班參加團隊比賽,讓他們自然而然產生團隊榮譽感、與互助合作概念。

學校也安排棋院交流、到公園陪老人家下棋、國內外圍棋教育交流等活動,讓圍棋班學生主動承擔圍棋推廣責任。

大家讀到這裡也許會覺得,圍棋班的孩子都是聰明、用功、頭上頂著天使光環般的乖孩子。不過,在現實世界裡,他們其實是挺吵鬧的一群。

除了幾個過動特殊生,學生個個很有自己的想法、意見很多,課堂上總是七嘴八舌鬧哄哄,負責導師必須要很有耐性,其他班學生並不會羨慕。

「個個都像猴子一樣!」鄭主任形容,圍棋能學得好的孩子,一定程度來說,都是個性幼稚的媽寶。神奇的是,圍棋給他們的安定力量,增進他們的思考能力,一進入國三階段,他們會自然出現超越同年齡的成熟穩重。

學校經費三來源:家長自費、教育部補助、企業合作贊助

大安國中聘僱7名優秀圍棋老師,其中包括好幾位職業棋士,圍棋老師每周5節課(7.5小時),月薪約4萬5000元,只要在教學認真,表現達到預期目標,就能保障穩定收入。

由於經費支出龐大,每個家長每個月負擔3000元台幣,3個年級加總恰能支付基本開銷,其他雜項花費,則由教育部預算補助、學校主辦或協辦圍棋賽事的收入、企業合作贊助與捐款支應。

期待更多中學加入,幫助有專長的孩子撐過國高中6年

由於高度認同圍棋對於學生的幫助,大安國中主動承擔圍棋教育的「中繼」角色,也以推廣圍棋教育為己任,其他學校申請參觀、活動支援、相關規劃建議,校方都樂意提供協助。

以台灣教育環境來看,從小學習發展的能力,如果能夠撐過國中、高中階段6年,大學以後應該就會繼續下去,圍棋發展也是如此,如果能幫助學生撐過這6年,圍棋就有機會昇華,相關能力會擴散到其他領域。因此大安國中積極接觸建中、附中等學校,希望有更多學校加入,支持這些特殊專長學生。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