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圍棋》「馭棋而勿馭於棋」:放棄本行的職業棋士、決心以圍棋謀生的業餘冠軍

2015-05-18 16:34

? 人氣

李奎漢(左)愛圍棋也不放棄人生其他的可能性,詹宜典(右上)決心一輩子推廣圍棋,簡立宸得看看上大學以後的變化,再決定圍棋的路怎麼走下去。

李奎漢(左)愛圍棋也不放棄人生其他的可能性,詹宜典(右上)決心一輩子推廣圍棋,簡立宸得看看上大學以後的變化,再決定圍棋的路怎麼走下去。

每年只有4名左右的青少年,有機會取得職業棋士資格,多數愛圍棋、有天分、也願意努力的孩子,無法如願晉升職業棋士。順利取得職業資格的,則是面對競爭更加激烈的生存戰。那些無緣當上職業棋士、或無法以職棋為生的人,又會有怎樣的故事呢?

職業棋士的柴米油鹽醬醋茶

台灣業餘圍棋比賽很多,平均每周都有好幾場,最高冠軍獎金多達10萬元。職業圍棋賽的數量卻遠遠落後,規模較大(獎金較高)的只有7個,台灣職業棋士總數接近100人,總獎金不超過台幣1000萬,棋士若想靠獎金維生——不教棋、全心準備比賽,推估個人戰績必須排名前4位。

一旦成績不夠理想,成年棋士必須兼課教圍棋,除了分散注意力、消耗體力,長年面對棋力相差一大截的學生,比較難精進棋技,職業棋士自我突破的難度更高,畢竟棋要下得好,「心」、「體」、「技」缺一不可。

李奎漢說自己想保留更多人生的選擇權。
13歲考上職業棋士資格的李奎漢非常喜歡圍棋,但仍繼續尋找能夠真正觸動他全心投入的人生志業。

生存現實 李奎漢積極面對

這種生活現實,讓多數少年棋士自然而然地選擇繼續學業,幫自己多留一條後路,外人看了也許覺得可惜,他們並不覺得悲情,只是務實面對屬於自己的圍棋人生。

目前在台積電服研發替代役李奎漢(右),7歲學棋、13歲考上台灣棋院第一屆院生,當年(升國二暑假)就通過職業棋士選拔,創下當時年紀最輕的職業棋士紀錄。

他國小、國中讀的都是資優班,課後他的同學可能去參加數理等學科競賽或科展,李奎漢選擇下棋,父母親並不干涉。

3個決定,職棋人生回不去了

對於圍棋,李奎漢自己做了3個重大決定:不去日本、不放棄學業與其他人生探索、放棄圍棋替代役。

高中、大學、研究所必須好好讀書的時候;想學國標舞、德文,或想藉著申請研發替代役提早進入職場的時候,李奎漢就放下圍棋。

因為他心裡清楚,除非中了大樂透,不太可能全心下棋,他另也不想侷限自己其他選擇性,如果只下圍棋,未來轉其他行業比較困難,按照自己的個性「只做一件事才會後悔」。

「業餘」職業棋士:輸棋仍有無比收穫

除了現實原因,李奎漢不太喜歡目前蔚為主流的攻殺快棋,他更享受慢慢思考佈局的過程。圍棋雖然不是李奎漢的唯一,仍然是人生很重要一部分,讓他擁有很好的耐力與專注力,有機會出賽仍然覺得很快樂,也不會放棄職棋改下業餘圍棋。

李奎漢說:「職業棋賽輸了不會不開心,之後復盤可以得到很多東西,比下業餘比賽收穫多很多,也讓我有機會進入那個跟現實生活完全不一樣的世界。」

五段簡立宸:從來沒想過放棄學業

就讀武陵高中三年級的簡立宸,7歲學棋、9歲考上院生、12歲拿下南韓總理盃世界業餘圍棋大賽冠軍,同年取得職棋資格,隔年就拿下一個職業賽冠軍,不到3年就晉升職業5段,不過國三以後課業繁重,出賽次數大幅減少,他很喜歡很喜歡圍棋,但從不考慮放棄學業。

年僅13歲7個月的簡立宸2010年打敗棋王周俊勳,拿下第17屆台灣中環盃冠軍
年僅13歲7個月的簡立宸2010年打敗棋王周俊勳,拿下第17屆台灣中環盃冠軍。

當課業逐漸繁重,放棄的比賽越來越多,棋力逐漸跟不上其他專心下棋的職業棋士。那「兼顧學業」不就是「不顧圍棋」的意思嗎?他有點尷尬地笑著說:「啊就也沒辦法,高中就是課業比較重。」他讀的是理工組,目前沒有特別想讀哪個科系,問他未來如何看待圍棋?簡立宸說,自己會一直去比賽,但就是比較偏興趣、而非事業經營。他說:

「圍棋是一種很放鬆的東西,壓力很大的時候去比賽,一進到那個環境很自然投入,就不會再想一些有的沒的。比賽本身的壓力,只是輸或贏、能不能進入下一輪,但對於職業棋士或業餘人士來說,整個過程都是樂在其中,輸贏只是一小部分而已。」

大器太晚成?詹宜典一輩子不跟圍棋分離

相較於不把「職業棋士」當職業的職業棋士,也有人雖無緣當上職業棋士,仍抱定決心一生奉獻給圍棋,2014年為我國拿下第一座世界業餘圍棋大賽冠軍的中興大學應用經濟系大四生詹宜典,就是很好的例子。

詹宜典從小喜歡下圍棋,也想當職業棋士,不過一直到18、19歲,上大學以後跟同好切磋,提升佈局能力,才有自信去嘗試,以社會人士身分參加職棋選拔賽二次,可惜最後一年輸掉攸關能否晉級職業的加賽權,無緣走上職棋之路。 

 

詹宜典拿下在韓國慶州舉辦的第35屆世界業餘圍棋大賽冠軍,由南韓「圍棋皇帝」曹薰鉉頒獎。
詹宜典拿下在韓國慶州舉辦的第35屆世界業餘圍棋大賽冠軍,由南韓「圍棋皇帝」曹薰鉉頒獎,真是羨煞圍棋同好。

「落日紅雲」在棋城

父母知道詹宜典愛下棋,卻不希望他「把所有雞蛋放在同個籃子裡」,覺得風險太高了,怕他以後不能經濟獨立,要求他維持正常學生生活。過去很沒信心的詹宜典,於是在課餘時間勤勞蒐集圍棋資訊、看棋譜,跟大學棋友切磋,有空就去下網路圍棋,他在棋城網站的身分是「落日紅雲」。

後來拿到世界業餘賽冠軍,本來應該有資格參加職業棋士選拔的「社會組」本賽,無奈年紀剛剛超過一點點。詹宜典能體諒現行制度,也感謝中華棋協提供的密集賽前訓練,但真的希望有關單位能考慮,跟南韓一樣制定特殊獎勵制度,讓他這種比較晚熟的人,也有走職棋之路的管道。

 

圍棋教他的事:負面情緒很多壞、沒有好

跟多數愛圍棋的棋士一樣,詹宜典很能應付比賽輸贏壓力:「如果輸棋,當下會覺得鬱悶,不過,我會安慰自己,心情調適很快,因為知道如果縱容情緒一直糟下去,對自己沒有幫助,對其他人不會有好臉色,可能會連敗,很多壞但沒有好。」

雖然沒機會當職業棋士,詹宜典下定決心,大學畢業後能夠從事圍棋的推廣工作,一輩子以圍棋為業,這就是他認定最幸福的人生。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