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婚七年,她跟酗酒的丈夫劃清界線!她:設立界線不是為了控制別人,只在保護自己

2018-02-26 08:30

? 人氣

我從沒想到有一天自己竟然必須與丈夫設立界線。他當然也沒想到。我們結婚的時候,我以為他已不再酗酒,但其實他早在我們認識之前,一直沒改掉這個習慣。等我發現的時候,我們已經有了兩個孩子,而且都還在包尿布的年紀。

有一天,他說想和朋友一起去拉斯維加斯,問我可不可以。我們結婚七年都還沒度蜜月或度假。問我可以去嗎?

「去吧,」我說。「但有個條件。」

「什麼條件?」

「不可以喝酒,」我說。「你要是喝酒,我們之間就完了。」

他答應我,然後出發了。當時要是不相信他的話會很奇怪。

那個禮拜我們正好要辦聚會,在我們家慶祝鄰居的小孩從幼兒園畢業,他說會回來幫忙。他出門沒多久,我突然有種直覺:他去喝酒了。即便別人對我們撒謊,即便我們欺騙自己,我們都知道真相是什麼。聚會在星期日舉辦。他說星期五會回來幫忙。到了星期六他還沒回家。幾天前他已經不再接我電話。我滿腦子都是這件事。星期六下午二點,我開始打電話到他住宿的飯店,電話一直打,把星期日聚會的事丟一旁。我不斷告訴我自己,「只要他接電話,我就可以叫他回家,這樣就沒事了。」

晚上十點,我又開始打電話,然後停了下來。我心想,「他已經完全失控了。但是我明天有八十個人要來參加聚會,我現在不但沒有準備聚會,反而坐在那裡整天打電話,而且電話根本沒有人回應。他是失控了,但是我也失控了。

後來奇蹟出現了,但不是我期待的——我先生會自己清醒過來。這個奇蹟指的是我終於不再把注意力放在別人身上,我開始注意自己當下的事情。即便我最後把他叫回來了,我們的婚姻也不會就這樣沒事了。

這情形和以前一樣——我想要控制一個有酒癮的人。有酒癮的人無法控制想喝酒的欲望,別人又怎麼可能控制得了他們?我能控制的人只有自己,但是我卻沒有這麼做。我反而讓他的酗酒控制了我。

(示意圖/KBS world@facebook)
我能控制的人只有自己,但我反而讓他的酗酒控制了我。(示意圖/KBS world@facebook

就在這一刻,我決定把他放下,開始專注在自己身上。我上床睡覺,早早起床,把家裡準備就緒,好好辦一場聚會。聚會進行了一半,電話響了。

「我現在人在機場,錢都花光了。來機場接我,」我先生說。

「我沒辦法,」我說。「現在聚會還在進行,我不能離開。你能自己跑到拉斯維加斯,就能自己回來。如果你還想回家,我相信你可以自己想辦法回來。」喀啦一聲,我掛了電話。

這是我第一次設立界線。

自此開始我練習設立界線的漫長歲月。有時候我會讓情緒一直累積,直到受不了為止。忍到自己的極限,是一種認識界線的方法,但不見得是最好的方法。

自然地說出自己的界線

很多人起初都會小題大作,正式宣布自己要設立界線了。這樣做想必很煩,但我們都是這樣開始的。沒多久,我們都能自自然然地跟別人說出自己的界線。我們甚至能在別人察覺不到的情況下,很有技巧地說出自己的界線,他們會尊重我們說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