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婚七年,她跟酗酒的丈夫劃清界線!她:設立界線不是為了控制別人,只在保護自己

2018-02-26 08:30

? 人氣

我從沒想到有一天自己竟然必須與丈夫設立界線。他當然也沒想到。我們結婚的時候,我以為他已不再酗酒,但其實他早在我們認識之前,一直沒改掉這個習慣。等我發現的時候,我們已經有了兩個孩子,而且都還在包尿布的年紀。

有一天,他說想和朋友一起去拉斯維加斯,問我可不可以。我們結婚七年都還沒度蜜月或度假。問我可以去嗎?

「去吧,」我說。「但有個條件。」

「什麼條件?」

「不可以喝酒,」我說。「你要是喝酒,我們之間就完了。」

他答應我,然後出發了。當時要是不相信他的話會很奇怪。

那個禮拜我們正好要辦聚會,在我們家慶祝鄰居的小孩從幼兒園畢業,他說會回來幫忙。他出門沒多久,我突然有種直覺:他去喝酒了。即便別人對我們撒謊,即便我們欺騙自己,我們都知道真相是什麼。聚會在星期日舉辦。他說星期五會回來幫忙。到了星期六他還沒回家。幾天前他已經不再接我電話。我滿腦子都是這件事。星期六下午二點,我開始打電話到他住宿的飯店,電話一直打,把星期日聚會的事丟一旁。我不斷告訴我自己,「只要他接電話,我就可以叫他回家,這樣就沒事了。」

晚上十點,我又開始打電話,然後停了下來。我心想,「他已經完全失控了。但是我明天有八十個人要來參加聚會,我現在不但沒有準備聚會,反而坐在那裡整天打電話,而且電話根本沒有人回應。他是失控了,但是我也失控了。

後來奇蹟出現了,但不是我期待的——我先生會自己清醒過來。這個奇蹟指的是我終於不再把注意力放在別人身上,我開始注意自己當下的事情。即便我最後把他叫回來了,我們的婚姻也不會就這樣沒事了。

這情形和以前一樣——我想要控制一個有酒癮的人。有酒癮的人無法控制想喝酒的欲望,別人又怎麼可能控制得了他們?我能控制的人只有自己,但是我卻沒有這麼做。我反而讓他的酗酒控制了我。

(示意圖/KBS world@facebook)
我能控制的人只有自己,但我反而讓他的酗酒控制了我。(示意圖/KBS world@facebook

就在這一刻,我決定把他放下,開始專注在自己身上。我上床睡覺,早早起床,把家裡準備就緒,好好辦一場聚會。聚會進行了一半,電話響了。

「我現在人在機場,錢都花光了。來機場接我,」我先生說。

「我沒辦法,」我說。「現在聚會還在進行,我不能離開。你能自己跑到拉斯維加斯,就能自己回來。如果你還想回家,我相信你可以自己想辦法回來。」喀啦一聲,我掛了電話。

這是我第一次設立界線。

自此開始我練習設立界線的漫長歲月。有時候我會讓情緒一直累積,直到受不了為止。忍到自己的極限,是一種認識界線的方法,但不見得是最好的方法。

自然地說出自己的界線

很多人起初都會小題大作,正式宣布自己要設立界線了。這樣做想必很煩,但我們都是這樣開始的。沒多久,我們都能自自然然地跟別人說出自己的界線。我們甚至能在別人察覺不到的情況下,很有技巧地說出自己的界線,他們會尊重我們說的話。

但是,我們也用不著設立太多界線,弄得別人不敢接近我們。

我們不想當地毯,但是也不要當山豬。地毯等著給人踏,但是山豬沒有人敢抱

設立界線不是—

1、因為別人叫我們做,我們才做。
2、生氣時撂下無意義的狠話。
3、用來控制他人的權力。
4、設立我們根本無法或者不能執行的界線。

絕不可跨越的界線—

1、不要傷害自己。
2、不要傷害別人。
3、不要讓別人傷害自己。

這是設立界線,還是控制?

界線和我們的行為有關。設立界線不是為了控制或者干涉別人的自由意志,但是別人如果傷害了我們則不在此限。設立界線會引發不同結果。我們可能會說「如果你這樣做,我就會這樣做。」設立界線讓人們多了其他選擇。別人可以做他們想做的事,我們也可以。

這就是界線與控制的不同。我們沒辦法逼別人做什麼、不做什麼,但是我們可以拒絕與對方往來或有求必應。所以,設立界線和我們自己的行為有關,也就是——我們願意做什麼,不願意做什麼。

(示意圖非本人/翻攝自youtube)
設立界線讓人們多了其他選擇。(示意圖非本人/翻攝自youtube

設立界線的態度要明確

所以,沒辦法執行的界線,就不算是界線。

界線要講清楚。不要留下模糊地帶,否則只要逮到機會,人們就會做錯誤解讀。人們只想聽一些自己想聽、最不會感到痛苦的話。如果我們對自己的態度不清楚,對別人也會不清楚。有時候我們不喜歡別人的行為,但又不想失去這段關係,結果就造成我們的界線模模糊糊。我們沒辦法兩者兼顧;如果要設立界線,態度一定要明確。

你能執行自己設立的界線嗎?如果不行,你能用另一種說法表達界線,把界線的重點放在自己的行為,不是控制他人?

作者|梅樂蒂·碧緹(Melody Beattie)

1948年生於明尼蘇達州,曾做過記者、自由撰稿作家,為美國最受歡迎的心理勵志作家之一。1986年她出版成名作《每一天練習照顧自己》,被Newsweek評選為最具代表性的四大心理勵志書之一,銷售超過八百萬本,翻譯成十餘種語言。相隔4年她另一本代表作,《每一天,都是放手的練習》出版後,同樣深深影響廣大讀者,也被視為經典作品。

碧緹之所以受到數百萬讀者的信任,相信她睿智的話語與指引,是因為她曾親身體驗過他們正在經歷的痛苦。她這一生中,遭遇過遺棄、綁架、性虐待、酗酒、嗑藥、離婚、喪子。透過自己的生命經驗和生活的感想,她深入淺出寫下如何勇於突破的信念和哲學,因為她深刻了解被拋棄的感覺,知道怎樣幫助那些還在痛苦中載浮載沉的人。

碧緹已出版18本書,包括本書與《每一天練習照顧自己》、《每一天,都是放手的練習》、《每一天,都是放手的練習2》等,並在報章雜誌發表過數百篇文章,常上「歐普拉秀」等許多電視節目,時代雜誌與People等亦常常專訪她。她還常常在全球各地演講。目前她定居在南加州。

本文經授權轉自遠流出版《練習設立界線》(原標題:對於剛開始設立界線的人)
責任編輯/蔡昀暻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