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因為霸凌,我幾近失語:私事遭公審、全班聯合排擠,種種真實經歷讓人不寒而慄

2018-01-23 10:00

? 人氣

要寫關於自己的事情,對任何人來說,某種程度來看,都是一件困難的事情吧,特別是在這種公開的版面上。而我以目前還在學的身分,如此表達自己的事情,希望大家瞭解,我這樣做,是冒著某種風險和危險的。

我在發表自己在社工所遭到霸凌、未經許可的偷拍以及歧視這件事情之後,有些人詢問了有關於發生的事情。

然而,有關於歧視和霸凌這樣的事情,並不是具有特定單一和具體理由的,在多數這樣的經驗當中,通常只要當事人受到關注,有關於當事人的所有行為,都可能被合理當成被汙名化或被霸凌的理由。在被問到究竟發生了甚麼事情,一時間我只感到不知從何說起。

濫用個人隱私訊息

在2015年,我進入東吳大學的時候,發現有關於自己的一切訊息,都遭到關注及刻意擷取。2015年我第一天上課,就發現有人尾隨跟蹤我進入學校。

此之後,在這所我曾經深愛的母校系所內,舉凡我的生活細節、我的一舉一動、有關於我的一切、有關於我的訊息,都以一種極為違反常理的、無法控制的狀態,被某些社工所及相關人士過度關注。

有一次課餘時間,一位學姊問我:「妳都上了哪些課啊?幾學分呢?」她問這句話的時候,是一邊笑、帶有嫌惡的表情,那是一種融合著像是在看一個「異類」的表情,我著看她的頭微微向後傾,好像想與我保持距離般的表情時,心中確實是閃過異樣,但我不疑有他,仍以禮貌的態度,把自己的狀況告訴她。

最主要的,是來自有關於我個人私底下的隱私、在學校內、外的生活,還有關於我家庭的私事,被無預警拿出來祕密的檢視、談論、分析和評價。

這些有關於個人私底下的生活,被以不直接讓我有意識到的方式,在特定團體中,公開的攤開供某些人討論、分析和評價的狀況,發生在教室裡的課堂上、走廊上、中午的餐桌上、私底下與同學的討論裡、老師和學生的交談以及網路上的負面或正面評價、批評當中。甚至,有關於我有沒有去上課、我家裡面的關係如何、我將來是否要結婚、我的私底下親密關係如何,都像是被刻意的窺視般,不斷的以各種方式,被關注和詢問。

而我,在最一開始,沒有對任何人透露有關於自己人生的私事、隱私性議題及私人生活有關的一切訊息。也沒有透露,以下將講到的,這些同學及相關人士口中所討論的有關於我的訊息。

也沒有透露,以下將講到的,這些同學及相關人士口中所討論的有關於我的訊息。

所以剛入學時,不管是直接、間接、有意的或無意的,聽到這些暗示、表示及討論時,我有數度感到驚愕,並且多次處在極大的震驚及自我懷疑(例如:是否是我想太多、搞錯、誤解或會錯意等。)

在我與許多同學的對話當中,這些私毫未經許可所散布在特定團體中的訊息,有些會透過某些人或同學,將他們得知訊息後所產出的評價,以諷刺及暗示性的方式,向我表達出來,也會透過網路上的影射性文章、面對面的交談、以表面上不讓我個人知道、私底下間接的在團體部分人之間談論的方式進行。

有關於在我個人身上發生的事情、我在個人網頁上所發表的文章、我和老師會談的內容、有關於我個人的隱私及其所引發的爭議性議題、我的私生活(並非在學校、並非與同學之間討論)裡說過的話,被在許多課堂上,提出來進行討論,這些訊息,以與我私底下、生活中所發生事件完全相同的脈絡和情節,用不指出姓名的方式,拿來當作公開的上課或私下的師生討論的焦點及素材內容,將個人的隱私事件攤出來討論,而在過程中,包含老師及某部分學生,知悉這些事件的當事人為我本人(在公開上課的過程中,大部分的人不知情)。

這些內容有時候以直接的、輕鬆的、嘲笑式的口氣與態度,被當作討論的焦點事件。想一想,當自己的私事,未經自己許可,被拿出來討論及嘲笑時,全班哄堂大笑的的情景,相信作為當事人,心中所能感受到的心情。

在上述的各種場所當中,這些人有意識的、無意識的、私底下的、公開的譏笑我的信念、政治抉擇和喜好、創造了一種極為不平衡的權力關系,使我沒有表達意見的機會、利用我的弱點來當作笑柄和操控的工具等,是我在兩年多來深刻感受到的。

模仿、複製及學習

然後,有關於我個人的習慣、喜好、論述方式、說話方式、寫文章的方式和習慣用詞、正在進行的生活、閱讀的書籍以及關注的知識領域,也同樣的被高度的關注、窺探,這些具有我個人風格的特質、風格和生活習慣,有時被特定相關人士模仿、複製或者學習。

這些特定人士,透過細緻即密切的觀察,複製我的行為、追蹤我的愛好以及模仿我的生活風格。

其中的模仿、複製和學習行為的情節,細緻到我平常穿衣服的習慣、我習慣吃的泡麵、我平常穿甚麼牌子的服裝、我習慣吃的店家、我穿戴首飾的習慣、我在研究室吃飯時習慣坐的特定坐位、我在特定時間使用電腦教室的習慣,被刻意選擇和模仿;另外,我關注的人權領域知識、我正在看的書籍,被追蹤、關注、閱讀和學習;我在他校所修習的課程以及所認識的老師或業界人士,也被詳細、清楚的追蹤、關注,有些被刻意的進行關係上的聯繫。

語言暴力

我在這些場域裡的所有一切,有關於我的日常生活和一舉一動,大部分都遭到類似的關注,有些個人訊息被進行強加的負面評價,在團體當中傳遞。我曾經親眼目睹,這些特定人士刻意的,透過間接的引起旁人的懷疑,針對有關於我,對團體其他人拋出:「她為什麼會這樣……」的疑問句,然後再利用影射和暗示,形成合理的言論,進而引起其他人的質疑、誤解,以產生對我個人形象上負面的攻擊。

這些過程中,言語作為一個暴力的工具,在某些特定的同學和相關人士裡,字句都隱含著對於一個人的貶低和羞辱。這些暗中的攻擊讓我根本無從反駁,利用在非言語的架構下,間接表達,例如戲謔、輕蔑的表情、影射性的、惡意的、令人不安的暗示或者不直接指出姓名的評價和嘲笑,產生了攻擊的效果。

而這些行為內容,都是私底下進行。除了當事人和這些加害方的特定人士之外,他人無從發現。  

在2017年,這些同學或其他相關特定人士,在我與某些人的關係上,刻意挑起我與其他人之間的衝突,包含迂迴的引起他人對我觀感的懷疑,製造不實及扭曲的訊息給他人;其次,把我個人曾經和其他同學說的話,將這個訊息,刻意的改變場景及情境,然後經過扭曲等手法的加工、利用謊言來煽動我與老師、朋友間的敵對。而因此創造出傷人於無形的謠言,而使得當事人難以找出謠言的出處。

而這些精神暴力,被用一種汙名化當事人的方式,並且企圖讓我因為受不了這些精神暴力和壓迫,讓我做出與他們一樣的「壞事」。

從此,指責我做出與他們同樣的事情,顯得如此合情合理。

這些同學或相關人,從責備我開始,以及私底下一連串非語言的攻擊及影射,到最後,把我試圖看到的真相說出來的這些訊息,以非法的、不道德的或者違反倫理的方式取得,然後透過不斷否認我所指出的他們私底下的施暴行為,佐以我長期受到這些精神壓迫所產生的行為,將我這個當事人講成「她有問題」、「她還不是一樣在老師面前說我們的壞話」等。

例如,這是真實發生的事情,當我直接對同學說:「妳傷害了我。」對方則回答:「妳也一樣,關係是共構的。」(這句話聽起來好像很有道理,但是扣緊整起事件,在一連串私底下的行為所造成的霸凌行為結果中,是相當扭曲的說法。有關於當事人個人的隱私,本就不牽涉其他人。當我作為當事人,而不願意將個人隱私訊息告訴同學,而他們卻以不道德的、違法的或者違反倫理的方式,取得這些隱私訊息,並從中進行與我意見相反的負面評價,並針對我提出來的時候,我作為當事人,除了做最基本的抵抗,以何名義傷害他人?)

這些在同學和整個環境之間,散播有關於個人汙名化的、未經許可便擅自使用的隱私性訊息的行為,導致在社工所,任何同學,即使跟我的關係並不相熟,在學期中也都沒有和我見過面,都能任意的指涉我「有病」、「該看醫生了」、「骯髒」。

在此,任何一個不相關的人,都可以對我個人及與我有關的隱私,進行評價、批判、標籤化及歧視性的批評。在霸凌及歧視的事件結果中,我相信有些人根本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但也確實有些人對我進行暗中祕密的、惡意的攻擊。

關係排除和孤立

這些相關人士,透過這種方式,讓己方看起來像無辜受害的一方。並且透過這種遊戲,不斷的拉攏新的成員,包含新入學的學弟妹、已畢業並且與某些相關同學保持聯繫的校友,成為與己方秘密的聯盟者。到目前為止,在社工所這些同學和相關人裡面,還不斷的把不相關的人牽扯進入他們的行列,導致某些不知情的人對我個人的隱私,進行了基於違反事實的批判和攻擊。

在很多情況下,這些被拉攏進來的不相關的人,將某些有關於我的、沒有發生過的事情和訊息信以為真,並據此在團體中討論和傳播訊息,此時,一個被扭曲的當事人形象,於焉形成;而根據違反物理事實的事件,對當事人進行攻擊和批判,根本讓我作為當事人無法反駁(因為不是事實,所以很難找脈絡反駁)。

最為明顯的,便是從頭到尾,我都處在被孤立的狀態,面對這些事情,多年來,幾乎所有相熟的同學、關係好的朋友,都已經被拉攏成為相對方的人,僅有少數的人不參與。

而完全不知情的人,若想要瞭解狀況,通常也不會來問我這個當事人,他們會詢問在社工所裡面的相熟朋友,或者是在大部分人的形象裡,相較為受到人們歡迎或喜愛的人(這就是在團體中,階級所造成的影響力)。然而並非出自當事人,僅透過對當事人表意識的外顯性觀察或者某施暴方的說詞,所透露出來的事件樣貌,又怎麼可能呈現當事人自己所理解的真相呢。

然而,一個被標籤的、被歧視的主體,即使作為當事人,也不可能被詢問,到底發生了甚麼。到目前為止,並沒有任何一個隸屬於社工系或社工所的人來詢問我,究竟發生了甚麼事情。

是的,沒有一個人。

從頭到尾,有關於我自己的一切和隱私,不管是如何的在團體裡面被討論、分析、解釋或者觀察,都由不得我參與,而以一種非經我所同意的方式,在檯面下進行。

所有的這些同學、朋友和老師,在被我詢問的時候,不是含混其詞不願說明和明顯的肢體語言中看到遮遮掩掩、否認有上述事件的行為,就是直接用挑釁的眼神和動作,否認或不回答;更甚者,直接強硬否認有上述情事或完全沉默。

在某些情況下,有些人,在完全沉默的當下,時常令我感受到一種詭異和明顯的氛圍,我有幾次,恍然之間就覺察:這些人,我知道,他們知悉有上述的事情發生。但是,因為一直以來,屬於檯面下的、不讓我當事人知道的行動,他們不能說,也不可以說。

而我,從始自終,為了我自己的事情,成為了無法說話的人。一個人,沒有辦法為了自己說話、沒有辦法為自己表達,該是一件多麼難堪的事情。而這也揭示著,我這幾年來的痛苦,將沒有人可以回答。

再者,在某些時候,我和老師說過的話,也作為一種訊息,被長期的、不受尊重的、利用非法或違反道德或倫理的方式取得,然後進行評價、在群體裡傳播及進行討論。當然,參與這些討論的成員,從未包含我個人在內。

本文為原文上集,繼續閱讀下集:【讀者投書】因為霸凌,我幾近失語:遭同班同學跟蹤、屢近身偷拍,她顫抖寫下何謂最狠欺侮

*作者簡介:我是東吳大學社會工作學研究所碩士班學生。我只是我,僅此而已。

責任編輯/鐘敏瑜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