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最血腥的地方,是讓一個人六親不認!他用最痛經歷領悟到:或許你不是小人,但別人是

2020-09-18 09:00

? 人氣

別高估跟任何人的關係,職場最血腥的地方是讓一個人六親不認,或許你不是這種人,但別人是。(圖/取自youtube)

別高估跟任何人的關係,職場最血腥的地方是讓一個人六親不認,或許你不是這種人,但別人是。(圖/取自youtube)

在權力世界裡,每個人都是一座孤島,拼命自全,問題發生的時候,最堅定的盟友是自己,沒有人理當要站在你那邊。靠山山倒,能靠自己最好。別高估跟任何人的關係,職場最血腥的地方是讓一個人六親不認,或許你不是這種人,但別人是。

英國詩人約翰.多恩(John Donne)曾寫下:「沒人是一座孤島,可以自全。」這句話影響我很深,出外的遊子以江湖為家,時常受到別人的恩惠,於是養成積極回饋的習慣,想讓善意變成循環,作為人際上的安全感。

正因為得到太多,每當身邊的人有困難,哪怕僅有幾面之緣,本著相識一場,我都願意傾力相助。經歷幾次被辜負,心裡難受沒說出口,傻傻相信人性本善,但世間的人遠超過千百種,看不下去的朋友提醒我救急不救窮,沒太多交集的人就別鄉愿。

因為租約糾紛,E急著找房子,規劃明年出國唸書,新的住處沒辦法簽一年合約,平時感情不錯,三天兩頭就往我家跑,跟幾個室友都挺聊得來,有好吃好玩總會頭一個叫上他。不忍心見到朋友流離失所,我們幾個討論過後決定開口:「我房間比較大,不嫌棄的話你可以來我們家住,等找到房子再搬。」這一住就是大半年,後來我移居上海,但台北的房間還留著,便讓給他住。

我的命運多舛,離開台灣的頭一份工作就遇人不淑,眼看船就要沉,趕緊四處打聽職缺,既然打定主意要在中國發展,怎麼能說退就退。突然想起E曾在北京待過幾年,在媒體圈有些人脈,收到風聲說有家潮流雜誌社在找編輯,恰好是他曾經待過的公司,我趕緊請他幫忙問到主編信箱,想把履歷送過去。

幾天後,E要我整理好作品集跟簡歷並寄給他,他再轉給主編,無奈這封誠意滿滿的求職信,最終石沉大海。對方選擇另外一位沒相關經驗的新手,恰好是我的老朋友Y,君子要有成人之美,就算面對不如己意的求職結果,也必須大方祝福,猜想公司有其他考量,就算無奈也只能接受。過沒多久,我離開那份不愉快的工作,頹喪地退回原點。

多虧老天眷顧,搬回台北的第二週就到新公司報到,E決定把留學計劃延後,正好中國有不錯的工作機會,這回換他北漂,我們就此分道揚鑣, 偶爾出差或長假才會見上一面。過年前,在外地工作、唸書的人紛紛回到台北,我在一間酒吧巧遇Y,好奇那份無緣的工作做得習不習慣,他的眼神有點閃爍,不像夜場裡的飄忽,再多喝幾杯,Y突然抓起我的手臂認真道歉。

「這件事我壓在心裡好久,一直過意不去,大家都知道你當時急著找工作,但E私下跟我要履歷,我還是給了。」

「沒事沒事,工作本來就是公平競爭,一定是因為我不夠格,你別太內疚。」

「不是這樣的,這件事我一定要說,否則我一輩子都對不起你。E根本沒把你的履歷送出去,只送我的。

聽到這段話,我整個晚上喝的酒都醒了,還得故作大器的說:「沒關係,都過去了。」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