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重創德國汽車產業,但這家車商卻用這種做法轉「危」為「機」

2020-02-25 09:00

? 人氣

作為德國經濟的中流砥柱,最受新型冠狀病毒影響的產業當屬德國汽車業。但在危機中,依托互聯網發展的汽車企業既感受到了「危險」,也看到了「機會」。(圖/德國之聲)

作為德國經濟的中流砥柱,最受新型冠狀病毒影響的產業當屬德國汽車業。但在危機中,依托互聯網發展的汽車企業既感受到了「危險」,也看到了「機會」。(圖/德國之聲)

根據諮詢公司安永的最新報告,德國上市企業2019年所公布的營業收入和利潤警告數量創下了歷史記錄。全年範圍內上市企業共發表了171次相關警告,與之前一年同比增加了25%。

 

尤其受到影響的是德國的汽車工業。新的一年裡,中國新冠病毒的疫情加劇更會讓德國汽車行業雪上加霜。

2019年初始,中國社交媒體上曾流行著這樣一句話:「2019年是過去10年裡最差的一年,卻是未來10年裡最好的一年。」這從安永公司最新的報告內容中也可以略窺一斑。該公司上市事務部主管施泰因巴赫(Martin Steinbach)向法新社表示:「對於許多德國企業來說,2019年是非常艱難的一年……本來對未來業務的預期就不太好,但實際上許多企業的業務發展比預期中的還要糟糕。」他指出,去年大部分的營收利潤警告都來自汽車產業:12家上市的汽車類企業中,有10家不得不下調盈收預期。

有「汽車教父」之稱的德國杜伊斯堡─埃森大學汽車研究中心主任杜登霍費爾(Ferdinand Dudenhöffer)教授與2月初也發出警告稱:新冠疫情會重創德國汽車工業。他指出,德國沒有一個產業同中國相聯的程度像汽車產業這樣密切。並推算從中國市場來看,德國各大車商因為冠狀病毒疫情工廠延緩開工每日損失7200萬歐元。與此相對照的是,德國汽車產業每天在中國的營業額為6億歐元,盈利為6000萬歐元。

無法估算的損失

隨著中國各大城市逐漸開始恢復生產,德國各大車商也陸續重啟了生產活動。BMW集團向德國之聲透露,旗下三處中國工廠已經於2020年2月17日恢復生產。目前正在繼續為中國市場生產包括1、3、5系轎車以及X1、X2、X3系列中小型SUV在內的汽車。BMW的採購部門目前正在密切關注供應市場的動態,但到目前為止集團的供應鏈安全性還沒有受到新冠病毒的影響。

同樣是德國車商的Mercedes-Benz公司的表態則不如BMW樂觀。雖然Mercedes-Benz公司2月10日就逐步重啟了生產活動,目前供應鏈也有所保障。但該公司仍坦言稱,已經看到了新冠病毒帶來的一定風險。這些風險不僅會影響供應鏈,也會影響中國市場。

Mercedes-Benz和BMW都拒絕就新冠病毒疫情會給公司的經營狀況具體帶來哪些負面影響進行表態。與許多經濟學者的觀點類似,兩家公司都認為現在還無法量化評估疫情帶來的經濟影響。

供應鏈是關鍵

將全球研發中心設在德國慕尼黑的蔚來汽車,如今也無法估算出新冠疫情帶來的負面經濟影響。該公司歐洲副總裁張暉向德國之聲表示,目前為其代工的江淮汽車雖然已經於2月10日復工,但卻遠遠沒有達到應該有的人員配備和產能的水平。首先因為許多人員目前仍然無法返回。其次生產的供應鏈很大程度上受到了新冠疫情的影響。

張暉指出,作為同樣與長春、上海一樣,具有汽車工業傳統的湖北,是法國標緻雪鐵龍集團(PSA)在中國的大本營。雪鐵龍旗下神龍汽車生產的神龍富康與一汽大眾生產的捷達、上海大眾生產的桑塔納在歷史中被稱做中國汽車界的「老三樣」。如今湖北也已經發展成汽車工業重要的供應商生產基地之一。蔚來汽車電池包應用管理部件的德國生產商偉巴斯特(Webasto)全球最大的工廠就設在武漢。而偉巴斯特也是此次新冠病毒疫情中爆發十餘人感染的德國企業。

變「危」為「機」的例子

雖然眼下要面臨人員不足、供應鏈零件不足、資金不足、物流缺失等四大方面的挑戰。像蔚來汽車這樣的依托互聯網發展的新型車商與傳統車商相比,有一定的發展優勢。一方面,蔚來汽車在疫情嚴重的時期大力發展網路直播,向潛在客戶推廣電動汽車對於中國市場來說的經濟優勢,以及蔚來自身與出行相關的一系列生活理念。

另一方面,蔚來歐洲副總裁張暉認為,與傳統車商相比,像蔚來這樣的新型車商更懂得如何通過線上線下結合(O2O)的方式吸引客戶,變「危」為「機」。他向德國之聲表示,與許多在新冠病毒疫情期間反而業績大增的線上服務商類似,蔚來如今的銷售業績也恢復到了2020年春節新冠病毒爆發前的水平。

文/任琛
責任編輯/柯翎肇

看更多【武漢肺炎疫情】最新報導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