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媽祖不是次氯酸,消滅不了新冠病毒

2020-02-25 07:20

? 人氣

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三月瘋媽祖還要不要續辦,多有疑慮。圖為大甲鎮瀾宮。(資料照,方仁楷攝)

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三月瘋媽祖還要不要續辦,多有疑慮。圖為大甲鎮瀾宮。(資料照,方仁楷攝)

防疫急急如律令,政府的「強制作為」一波接一波,從口罩政府統購徵收民眾限購、部份地方政府強制公務員禁止請假出國、限制醫護人員出國…,種種作為於法不乏爭議,但於情於理合乎當前全民防疫的情境與情緒,政府控管公部門人員屬公務員與政府的權利義務關係,更尷尬的是,政府的手能伸進民間宗教活動,強制停辦年度盛事─媽祖遶境嗎?

口罩徵收有爭議,然防疫視同作戰,一旦把口罩列為「防疫物資」,全民只能照章排隊,沒有人能先驗地判斷如果不徵收,口罩是否就不缺貨或更缺貨;強制公務員不得請假出國有爭議,因為公務員的行動自由依舊受憲法保障,公務員的休假權益同樣受公務員相關法規保障,各級政府依止一切「因公」的出國考察計畫,沒有問題,但若公務員「私(休)假」出國,能強制嗎?

就法論法,當然不能,因此,澎湖縣全面禁止出國,確有問題,公務員可以打官司;但台中、台南、雲林以要求公務員不得請假前往「須隔離或旅遊警示國家」,相對合宜,第一,上述國家和地區因為發布警示,已預訂的旅遊行程可以在不損害消費權益或損害最小的情況下取消;第二,前往風險太高且返國至少要自主隔離兩周,當然影響公務運作。

2020年2月8日,穿著防護服的台灣檢疫人員準備登上「寶瓶星號」郵輪。(美聯社)
政府防疫限制醫護人員出國有爭議。圖為穿著防護服的台灣檢疫人員準備登上「寶瓶星號」郵輪。(美聯社)

從這個角度看,禁止醫護人員出國援引的是《醫療法》、《醫師法》和《傳染病防治法》,即重大災害發生時,包括天災、事變及法定傳染病之預防事項,醫療機構(醫師)應遵從主管機關指揮派遣、提供醫療服務及協助辦理,不得規避、妨礙或拒絕;但所有的規定都未明定可以限制醫事人員出國,換言之,出國「禁令」只能道德勸說或廣為宣導,至少在立法院三讀通過《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防治及紓困振興特別條例》,並納入禁止條款前,很難一聲令下就取得強制禁止的合法合憲性。

但即使要以「特別條例」之法律明定禁止,也不能不考量禁止範圍到底有多大?若全面禁止出國,豈不是「防堵醫事人員於境內」?比較合理的作法,當然還是以政府公告「須隔離與旅遊警示國家」為標準,未列疫區的國家,就沒有禁止之理,就如醫事司長石祟良所言,「想去夏威夷衝浪還是可以。」醫事人員比一般公務員要嚴,因為涉及醫療照護人力調配,但也要衡酌疫情是否已達「徵召全國醫護人員」的地步?未受徵召却被限制出國,這比口罩小廠未被徵收却不得生產更悲催。

政府以防疫之由限制公務員和醫事人員出國,能以防疫之名限制媽祖遶境嗎?南韓新天地宗教聚會引爆重大疫情,或許是這一波疑慮媽祖遶境之由,三月瘋媽祖的參與人數動輒數十萬起跳,確實是相當驚人的「聚眾」,的確存在感染風險;但是,政府強制作為可以及於公部門,比方農曆春節過後,各級政府紛紛取消春節團拜;緊接著文化部決定台北國際書展延期舉行,都屬政府「可控」也無疑義;但參與人次更多的台灣燈會,累計人次達一千一百八十二萬,閉幕單日入園就達八十五萬人次,政府並未因防疫而取消,蔡英文總統、交通部長林佳龍、台中市長盧秀燕開幕甚至連口罩都不戴,政府如何說服燈會可辦而媽祖不能遶境?莫怪鎮瀾宮會說,「如果封城就不遶境。」

20170923-湄洲媽祖台北港登岸,大甲鎮瀾宮董事長顏清標出席。(盧逸峰攝)
網友擔心媽祖遶境成防疫破口,大甲鎮瀾宮董事長顏清標(中)表示,「媽祖會保佑」。(資料照,盧逸峰攝)

防疫若達「封城」地步,不是媽祖要不要遶境的問題,而是國人連出國門都難的問題,政府也不必限制公務員或醫事人員出國,根本出不了國,因為各國也不會接受台灣人入境。

但媽祖遶境和台灣燈會不同處在於,燈會戶外舉辦,人聚人散;遶境在戶外,但起轎在宮門,人擠人的程度比「密閉空間」更壓縮;遶境九天八夜長達三百八十公里的路程中,不乏同宿共食,相對風險當然更高,連地方宮廟都有疑慮,就不是顏清標一句「媽祖會和天公伯合作,將台灣和全世界疫情撲滅」,可以釋懷。

距離遶境活動還有一個月不到的時間,停辦無法強制但還有溝通時間,續辦則必須配合中央防疫指揮中心,嚴守每一個防疫環節,參與宮廟必須嚴格檢驗自己的防疫能量,宗教信仰但求「心誠」,非必要信眾減少參與,既保媽祖的尊嚴也是自保之道,媽祖不是酒精不是次氯酸也不是口罩,殺不了菌滅不了也擋不了病毒,防疫靠自己,上帝做不到的事,別為難媽祖了。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